看准数字医疗,一家新生代VC的弯道超车

看准数字医疗,一家新生代VC的弯道超车
2021年01月22日 10:52 投中网

2020年,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觉得远毅资本弯道超车的机会来了。

在此之前,这位前外交官对政策的研究力透纸背,在医疗投资领域深耕10年,又带领远毅资本围绕医保支付、精准医疗、技术驱动、医疗器械等方向进行布局,历史上投出了华大基因中科创达、燃石医疗、奕瑞影像等多家市值超500亿的上市公司,亦是炙手可热的医疗项目数坤科技、镁信健康、明医众禾的最早期投资人。身处医疗行业嗅觉最敏感的位置,杨瑞荣越来越觉得医疗行业的边界正在重构。

得出这个论断的直接导火索有三点:

第一,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国内第一版健康码研发3日立即正式上线,上线首日申请量破130万,并迅速推广至全国。用户的移动数据前所未有的线上化、数据化,这在杨瑞荣看来是极大的突破;

第二,在国家医保局大力推动之下,2020年,第二批、第三批国家带量采购中选药品落地执行,涉及高血压、糖尿病、恶性肿瘤等药品品种,平均降价53%。人们多能看到药品价格的变化,但杨瑞荣却渗透药品流通领域去探索,“如果把产业链的上下游药厂和患者掐头去尾,从产业链中段来看,药价降低的部分切实推动的是医疗保险行业的发展”;

第三,2020年全国各地都在推广“惠民保”,用于衔接社会基本医保,将可保障的人群范围大大扩展,不限年龄,带病可保,涵盖特药,百万保额,这对医疗行业的服务能力是极大的提升。

疫情之下的医疗行业,改革与技术同步发力,医疗行业基础设施建设前所未有的获得战略型突破,杨瑞荣越来越感知到,数字医疗的元年已经来了。

2020,数字医疗大爆发

变化无孔不入。没人能够想到,2020年的一场疫情,能让用户基数本身就大的平安好医生一个月的新增用户量达到900%;互联网医疗用户数量迅速渗透到6.2亿;一个季度之内通过3.1万场网络会议触达了90万的医疗从业者。医生与患者、医疗行业从业者的交互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没有任何时刻,医疗行业里大家对数字化、对医疗变革有这么深刻的认知。这么多人想去知道、想抓住数字化变革的最起端。”在11月27日的远·见2020数字健康高峰论坛上,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激动的讲道。“如果我们可以用数字化的手段提高医疗效率,有可能复制中国在电子商务、O2O、移动支付等方面出来一些爆发式增长的机会。”

讲这话时,正是备受关注的京东健康上市前夜,业界普遍认为,京东健康的市值或为2000亿港元。2020年12月10日,京东健康在港上市,上市首日大涨55.58%,总市值冲破3400亿港元,这远超医疗产业从业者的预期。当前,京东健康市值已经逼近5000亿港元。这个成绩几乎是给数字医疗行业打了头阵,发展之快令人咋舌。如果将时间轴拉长,京东健康会是数字医疗行业的一个缩影。

杨瑞荣将任何用数字化的方式、用数字化的技术,来为医疗健康行业基础设施建设中所存在的问题的提供解决方案方式称之为“数字医疗”。这一概念并不限于以往人们所熟知的医药电商、线上问诊,而是更深入肌理。“保险背后的精算离不开数字;基因测序把原本神秘的生命进行数字化呈现。这些行业无一不是数字医疗”。

一面是行业快速奔跑。另一面,一个既定的事实是,中国的医疗行业的发展依然有巨大的供需不平和效率损失。有数据表明,中国每年有400万新发癌症病人,但相关病理医生却仅有1万名;中国每年皮肤病病人大概1.2亿,但是中国皮肤病医生只有2.8万名。此外,IBM的数据亦表明,全世界医疗健康行业中,无效率达到40%。这些数字背后是巨大的供需的缺口以及对精准化的巨大需求。如果不为未来思考,必然会被未来所淘汰。

三个核心命题:触达、支付、效率

新医改推行11年,带量采购彻底改变了药品的销售格局、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医生及病人获取信息的方式、以DRG为核心的医疗支付制度改革将改变医疗服务格局。

但这个行业依然有巨大填补空间。医疗资源不均、医疗服务场景禁锢在医院、看病问诊依赖经验的地方比比皆是。这些问题汇集起来,杨瑞荣认为,当务之急一定要解决医疗的可及性。而数字医疗,可以大大提高这些问题的改革发展进程。在杨瑞荣看来,数字医疗最核心的问题有三个,分别是触达、支付和效率。它们是能够改变中国医疗健康整体基础设施的三个核心环节,也是远毅资本围绕数字医疗投资布局的基本框架。

1:1000-2000,是中国的医患比例。对比在医疗行业投入大量资金的希腊,希腊的医患比为1:200左右,中间的差距令人绝望。既然医学生的培养不能加速,那么就只能提高医生的治疗效率。为此,远毅资本天使轮投资的数坤科技推出了具备独占性的心血管人工智能影像平台,将心血管疾病的大夫的看片诊断时间及手术前方案规划时间从90分钟缩短至几秒钟,大大提高大夫的诊断效率。

“原来一个心血管大夫一天只能做5台手术,配备我们最先进的技术之后,可以一天做10台手术。这对于患者、医生、医院、社会都是多方共赢的结果。”数坤科技对行业的效率推动让杨瑞荣感到自豪。

为触达更多患者,解决医疗资源不均的现状,医生多点执业亦是新医改的重点之一。为造福更多的患者,远毅资本投资的明医众禾以信息化平台“医德帮”为载体,向基层医疗机构提供覆盖医教、医疗信息化、医保数据服务、医药供应链、医疗合作的综合赋能解决方案。这是中国目前基层医疗机构最全面赋能型生态体系,已经覆盖11个省、80个地市、13万家基层诊所及村卫生室,惠及村民超1.5亿人。

杨瑞荣表示:“将来医疗行业的一切不再是以供应方为核心,而是以需求方为核心;不是以产品为主导,而是以一体化的解决方案主导,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患者。”运用数字化技术,将高高在上的三甲医院的医疗技术搬到基层、农村、社区,或者用MDT(多学科诊疗模式)一站式解决病人的问题,而不是让病人一个个科室的跑,亦是新医改的政策之下,惠及人民的要义。

在支付环节,中国一方面有全世界最高水平的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另一方面中国人自费看病的比例又是全世界最高的,两个现象并存意味着机会:老百姓当下对先进医疗资源有迫切需求,但往往支付能力有限。因此中国迫切需要能够解决支付问题的商业保险,作为对社保的补充。

杨瑞荣认为,医疗保险的核心在于通过数据创造产品,然后再通过服务抵达理赔。这个过程里要用到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底层技术。而中国大部分的医疗保险公司还没有完全具备这个能力。因此,帮助保险公司实现数据和服务的两方面结合,亦有很大的探索空间。

为医疗行业构筑“新基建”

远毅资本成立于2016年,彼时中国早期风险投资行业正是娱乐行业突飞猛进,O2O大潮风起云涌,消费升级大潮冲上云端的时刻。这些风口行业短时间内竞速融资,凭借一份PPT拿到数额不菲融资的创业者甚至会在一瞬间自我怀疑,“我们值这么多钱么?”这种情况下诞生的远毅资本将赛道锁定在医疗行业,犹如在热闹的市场景象中找了一个“冷板凳”来坐。

4年时间过去,最早选择的“冷板凳”已经成了当下滚烫的“香饽饽”。那些曾经在“风口”行业中拼的头破血流的投资机构掉头转向看向医疗行业之时,远毅资本对行业的理解已经走在了市场前列。2017年独家天使投资的数坤科技,估值已从彼时的8000万元涨到40亿元,3年翻了50倍;2018年4月独家投资的镁信健康,帮助保险公司创造新的险种,帮助患者解决支付的问题,又为药厂与患者之间精准搭建桥梁,极大减少行业浪费,成立三年时间内销售流水已经超过几十亿元,市场上最火的惠民保的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远毅资本亦是其最早的机构投资者。

这样的故事在远毅的投资历程中比比皆是,过往的投资也验证了杨瑞荣数字医疗投资逻辑的正确与可行性。当前,远毅资本已经投资了42家企业,1家完全退出,6家企业正在推进IPO进程,其中80%的企业远毅资本都为第一轮机构投资人。

10年医疗产业研究,杨瑞荣对的投资嗅觉越来越敏感。远毅资本一期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共管理着10亿元的资金,一期投资中,尚且穿插了零星金融、技术相关的项目,在接下来的投资方向上,杨瑞荣将逐渐将这些金融、技术相关的项目调试为与医疗行业相结合的赛道上来,搭建成一条100%聚焦数字医疗的投资机构。

在这个行业,还有太多的金矿有待挖掘。

伴随着新冠疫情,2020年中国医疗卫生费用在GDP中的占比大大提高,从2017年的3%~5%提高至2020年的GDP6.5%-7%,但这依然与发达国家有极大差距。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医疗卫生支出飙升至3.2万亿,占经济总量的18%。另一个背景是,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要比中国完备的多。参照这一数据,杨瑞荣认为,中国医疗行业的发展尚属早期,医疗产业的投资更是一支幼苗。

未来10年,远毅资本希望能够为中国医疗行业的“新基建”织布结网。在他们的基本框架内,触达病人是凿河开井、解决支付是铺设电缆、效率是高速公路,这些是远毅资本协助完善中国医疗行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手段。“这是一个结构性变革带来的机会,企业的上升空间和投资的回报空间都非常大。”杨瑞荣告诉投中网。

往前多看一步,多投一步,杨瑞荣认为,在数字医疗领域这一巨大的蓝图里,远毅资本能够弯道超车,存在成为一家顶级机构的可能性。他将之看作类似于17年前电子商务的爆发使得中国在世界互联网浪潮中迅速翻身的伟大机遇。

当前,杨瑞荣和他的团队日复一日的挖掘新的项目,进行行业研究,同时远毅二期人民币与美元基金也在紧锣密鼓的募集当中。过往的投资项目正在迅速成长,“如果我们基金规模更大,可以不断追加投资,我们对行业的贡献就能更进一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