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笔24亿,这个赛道国外深陷“破产潮”,国内则刷新融资纪录

单笔24亿,这个赛道国外深陷“破产潮”,国内则刷新融资纪录
2021年10月15日 10:42 投中网

很短的时间里面,商业卫星赛道陆续披露了几家大额的融资消息: 

商业卫星测控企业“航天驭星”近日对外宣布完成近2亿元A++轮融资;民营商业卫星公司“千乘探索”已完成过亿元A轮融资;商业航天卫星应用企业——四象科技完成 Pre-A+轮融资;定位微小卫星的研发设计与制造商的微纳星空完成近3亿元Pre-B轮融资,乃至于吉利科技宣布商业卫星步入批量化生产阶段。 

商业卫星赛道中大额资本投融不断,政府基金、投资机构、科技巨头等主体争相涌入,业内人士口中动辄千亿的蓝海市场——卫星,其市场前景是否真的有这么诱人? 

国外2020年商业卫星公司经历了破产潮,而国内却很火热,长光卫星在2020年底完成了24.64亿元Pre-IPO轮融资,刷新了中国商业航天领域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为什么国内外市场有如此大的反差? 

有谁下注了商业卫星?

国家航天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自身具备一定局限性,这就给发射策略上更具灵活性的商业卫星提供了发展空间。但处在发展早期的商业卫星,商业运营还未达成闭环,企业盈利模式也非常模糊。

对此,千乘探索创始人兼CEO苗建全曾在2019年接受采访时称:“卫星就是一个To G的产品,中国商业航天的定位是百分之百要做国家航天的补充和延伸。”论断的正确性虽有待时间检验,但不可否认的是,政府的确是推进商业卫星发展的重要主体。

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中航产投、以及河北、四川的政府基金先后投资了“九天微星”;吉林省政府引导基金增资民营卫星公司“长光卫星”。央企集团、地方政府的加码无疑向市场发送了重要的利好信号。 

比如前文所述,这个赛道中的标杆,长光卫星就刷新了中国商业航天领域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 

该轮的投资方则包括海南骞语、海通创新私募、深创投、辰韬资本、中金资本、裕智资本、海南金凯叶、海南凯星、娄底亿鼎、朱雀股权、经纬中国、鲲鹏一创、科大讯飞、上海善达投资、中科创星、吉林中科创投、金砖一创、长春新投、太昊(深圳)基金、普华昱辰等,原股东吉林省政府引导基金、深圳宸睿及公司核心骨干等继续增资。 

再比如,今年年初,九天微星宣布完成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亿级战略投资的交割。九天微星方面还表述,这是中网投首次布局民营航天领域,也是九天微星完成的第七轮融资。 

九天微星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谢涛也指出,卫星互联网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内容,是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新兴产业,市场前景明确且已进入放量增长阶段。 

这也不难看出,政府基金加入商业卫星的原因,除了积极响应“新基建”外,通过产业竞争,率先形成产业集群,对于拉动地方经济有着重要意义。“航空航天”一词在各地商业园区规划中高频出现也印证了这一事实。 

当然,从长期发展来看,商业卫星的确需要政府层面的支持,但最主要的主体依旧是先知先觉的投资机构。顶级的VC机构纷纷布局商业卫星,其背后的投资逻辑指向了卫星互联网。

商业卫星融资情况概览,数据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比如,中科创星合伙人米磊在今年接受采访时就指出,5G网络应用作为下一个互联网应用的大爆发点需要6G的加持。6G是由地面网+卫星网组成的强协同,建立同样面积网络覆盖的卫星成本远低于地面5G基站,因此卫星互联网是大势所趋。

如果说投资机构看准的是商业卫星互联网的“势”,那么吉利科技投资发射低轨卫星的原因就更加落地:为其汽车业务提供高速互联网连接,精确导航和云计算功能。这两项业务结合能够形成互利互助的良性促进,而基于卫星的功能开发也具备想象力的空间。  

商业卫星价值几何?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家耀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及,“商业卫星是卫星运维模式的重要变化,多颗卫星在天上飞起来时候,把它们组成网,保证卫星覆盖到每个地方都看得见,这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比如来自华经产业研究院的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发射386颗商业采购卫星,2018年全球发射314颗商业采购卫星,2019年发射的商业采购卫星数量比2018年多72颗。2019年对比2018年主要是商业通信卫星发射数量增长迅速。 

另一方面,创想天使管理合伙人牛旼也曾做出过这样的评价:“如果商业航天产业链下游买单的都是政府,就不是真正的商业航天。”这也侧面反应了商业卫星发展的痛点:下游的需求不足,没有得到有效的刺激。 

以国外2020年商业卫星公司破产潮为鉴,卫星公司如果对于资本依赖过高,有产品没市场,一直没能建立自我造血的功能。随着时间推移,倘若得不到后续资金支持,就要淘汰的结局。 

而想要获得有效的需求,商业卫星除了要解决航天上的技术突破,还要懂得商业运营的真正意义——寻找自身的盈利模式。如果技术创新没有落地的场景,也不能发挥公司的价值。难点在于作为新兴产业,投资方和创业者对商业模式的探索没有可供参考的成功案例。 

目前商业卫星的主要有三大应用场景:定位、通讯和遥感。定位卫星已有GPS、北斗,商业卫星基于此可以作处一定的补充。通讯卫星吸引力在于更全面、更高效的移动通信覆盖,成为引导通讯行业变革的潜在因素。这两个应用方向最容易通过先发优势,形成行业垄断的格局。 

遥感卫星的应用行业非常广泛,可以在农林、水利、环保、交通、自然资源、城市建设等多个领域开展作业。可以通过深耕细分市场,做成小而美的卫星公司。在明确自身定位后,也更容易向To B、To C的模式发展,提供标准化的服务。

只是,当下,从投资方的角度来看,商业卫星具有投资周期长的特点,目前的融资轮次集中在A、B轮。但由于行业属于重资本,持续的前期资金投入至关重要。

(文/魏巍,来源/投中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