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张绪穆:得原料药者得“万亿”天下

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张绪穆:得原料药者得“万亿”天下
2022年08月15日 10:49 投中网

仿制药市场在国内增长迅猛。谁拥有颠覆性技术,或将可拿下 “万亿”天下。

在“第16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南科大生物医药研究院院长张绪穆发表演讲提出,以后的“仿制药”应该叫做“学名药”或“通用名药”。无论是做新药还是做已经过期的药,需要做的是原料药一体化、全球化,而不能停留在微创新、伪创新。得原料药者得天下,生产制造是关键。

张绪穆分析,短期内仿制药市场高度内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我国医药创新水平将在全球处于什么地位?我国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以下为现场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中国的生物医药常常讲的是仿制药。虽然仿制药创新不够,但仿制药的颠覆创新在中国却很重要。

我是南方科技大学生物医药研究院的院长。我是科学院院长卢嘉锡的研究生,在斯坦福大学读博士。我们组很厉害,两个师兄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斯坦福毕业后在美国工作20多年。斯坦福对硅谷的影响很大,创新创业刻已在我们的基因里。2015年我回到南方科技大学,是化学系的创系主任,现在是南方科技大学坪山生物医药研究院院长。

我自己创建了三家公司,第一家创建在苏州,近几年要在科创板上市;2015年到南方科技大学,创建了一个平台公司——深圳凯特立斯,这对中国的生物医药会有很大贡献;2021年创立了一个抗病毒的新药公司——深圳安泰维。

要颠覆性创新,得原料药者得天下

对于仿制药的颠覆性创新,结合我自己所做的案例,分享一些行业判断。

现在有很多新药投不出来。一个是CAR—T大分子药、K药、O药、重复靶点的投资有时候是回不来的。另外是基因治疗或者合成生物学。

很多投资人陷入这个盲区,越不懂越投。但是全世界的药物里面,小分子药是主流。5300个医药,有5000个是小分子。大家口服的药物一般都是小分子,它是一个主流的市场,是个非常大的领域。中国老龄化社会对药品需求量是很大的。美国的生物医药贡献了20%—30%的GDP,而中国仅有6%。

因为要照顾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西药不能搞那么贵。原来一个药上百家药厂生产,现在是三四家药厂在生产,绝大部分是3家药厂生产,所以价钱掉很厉害。

面对环保、安全的压力,药厂开始高度内卷,但这对中国老百姓,对医保是有好处的。当时25个省市集采,为医保省近650亿。在第三次集采后,齐鲁制药降了96.6%。原来2块钱的药能卖到100块,现在2块钱的药只能卖3块钱。

只有前五家或前三家公司参加集采时,什么最重要?技术最重要。这就涉及到原料药——得原料药者得天下。

恒瑞是中国制药一哥,以前涨170倍没问题,但最近恒瑞市值蒸发了4500亿。因为在集采中很多药品没有中标,所以不能靠销售,只能做新药,新药不能国际化。

这是个万亿市场,中国还要增长。就像芯片,也许芯片最后会变成白菜价,医药也完全有可能一样,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   

所以,我请大家改一个名词,不要再叫“仿制药”,应该叫做“学名药”或者是“通用名药”。无论是做新药还是做已经过期的药,要做原料药一体化,全球化。要做到全球化,不能停留在微创新,伪创新。学名药集采,得原料药者得天下,生产制造是关键。

我分析市场短期内会高度内卷,但一旦谁有颠覆性技术,那这个万亿级行业就是谁的天下。

原料药制剂一体化全球化,出海很重要

小分子仿制药,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印度。结合中国的人力、物力和化工实力,我们只要能够碾压印度,就能走遍世界。美国不得不卖给我们药,原料药成本要低成本、低风险、高质量就一定会得到更大的回报。大家都知道,做原料药中间体的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  

中国还没有一家在国家首仿的药,而且都是国内嚣张,国外没办法出去。印度是逼得无路可走,只能出海,所以出海很重要。原料药制剂一体化全球化,是一个很好的情况。

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做维生素 E 中间体,这一个专利20亿,转到DSM就得了10个亿,所以技术并不是发发文章就行。

手性技术十分重要,因为药里面70%是手性技术。我们自己做这个技术最核心的制高点就是不断地进化这一技术。这是日本最牛的手性技术教授Noyori  Ryoli靠这个技术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我在这个领域三十年,就一定要做到最顶级。我创建了两家公司,一个是产品公司,一个是催化剂平台的公司。目前我国大部分该领域的公司是产品公司或催化剂公司。现在唯一一个不对称氢化技术平台是我创建的,是我2015年在深圳创建的。  

创建出来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在这一领域是全世界文章和专利排名第一,441篇,我们已经超过了日本诺奖获得者Noyori的140篇。我们在这个技术做到了全世界第一。我们想攀珠穆朗玛峰,想爬到峰顶,我们超过诺奖获得者300篇文章。所以,我们要成为生产力。

凯特立斯是一个平台公司,刚才肖总说能否做成大公司,最快速、最简单、最环保、最安全。

我们这个平台是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平台。我们的技术也是一代一代叠加,做得最好的。手性技术大家不是专业的,药里的手性技术很多,我们可以做很好。  

比如,礼来的药,2013年卖55亿美金,是第一大药。人家5步合作,我们3步,成本降低74%。人家1亿的成本,我们可以三千万做出来,所以,我们可以占到全世界80%的市场。

还有糖尿病,中国上亿人都有,我们占70%的市场。一款糖尿病药叫西塔利汀,一公斤催化剂可以做10吨的产品,这都是硬核科技的药。我们也是从0到1,一个催化剂可以做1300万分子转化速,这是超过酶分化和合成生物学很多的东西,可以做很多产品。我们这个技术往前做,比如说沙库必曲,在2021年卖100亿美金的药。  

掌握全球200大品种原料药,这需要源头创新,轻资产模式。我们现在研发很强,希望投资公司给我们带来市场,尤其是投过很多药厂。木桶效应其他的几个板块包括原料药制剂一体化,合作的质量管理体系、研发团队和老板的精神。我们将对他转型升级,利用催化剂和技术补短板,让他赚更多的钱。

我们做的抗新冠口服药SHEN26,采取VICP的研发模式。

国内只有几个口服药才开发,SHEN26作为其中之一,已经进入临床阶段,也是特别能打的瑞德西韦的升级版。SHEN26的作用机制很明确,且把注射的瑞德西韦变成口服药。目前SHEN26已经拿到国家及省市支持和临床批件。 

总结一下,仿制药的颠覆式创新——老产品新技术,可以立马拿到红利。

创新药需要革命性仿制,目前的抗新冠口服药,已经在全世界新药物中排名第3和第10。创立中国品牌,这是科学家应该要做的事。

最后,我们更加希望与在座的投资家联合起来,为中国新药的产业化道路拓宽道路。(文/张俊雯,来源/投中网)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