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思考︱天然气市场化步伐提速,价格改革是重中之重

能源思考︱天然气市场化步伐提速,价格改革是重中之重
2019年06月18日 21:25 一财网

就目前天然气市场发展而言,价格改革是重中之重。总体来看,2018年天然气市场化的步伐也有所提速。政府坚持“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原则,出台多项政策加快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进程。

2018年天然气的消费量达到2766亿立方米,增长幅度为16.6%,占一次能源比重已经超过8%。2019年很可能超过水电,成为中国第三主要能源消费品种。近年来政府持续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以及能源消费结构的多元化和清洁化。随着“煤改气”等实质性政策的实施,天然气的需求呈现出大幅度的增长。同时,中国LNG(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也快速增长。今后,由于能源结构的转型升级和国家对重点地区、重点行业环保政策的实施,预计天然气整体需求还将有较高的增长速度。

在需求增长的鼓励下,对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利用力度不断加大,很大地提升了国内天然气产量的增长。2018年国内天然气的产量为161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7.5%。其他非常规天然气也增长快速,其中,生产页岩气增长22.2%;煤层气增长6.7%;煤制气增长4.5%。然而,国内天然气产量的增速远不及天然气的消费增速。

最近两年中国对天然气的进口大幅度增加,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2018年天然气进口量高达1254亿立方米,增长36.3%。2011年以来,中国天然气的进口量持续高速增长的趋势,对外依存度也大幅度提升,2018年的对外依存度达到了45.3%。2018年除了管道气的进口量快速增长20.6%,由于市场需求的增长以及新LNG接收站投运、新LNG合同进入窗口期等因素的影响,LNG进口量也呈现高速增长的趋势,全年LNG进口量增长41.1%。

就天然气消费板块而言,2018年在发电、城市燃气和工业方面,天然气的消费表现出显著的增长,而在化工方面天然气消费量有所下降。具体来看,发电用气量增长幅度为23.4%;城市燃气消耗的天然气增幅为16.2%;工业消耗天然气增长幅度为20.0%,而化工用气量由上升转为下降,表现出5.1%的负增长率。分区域看,中东部地区天然气的消费量呈现出高速增长,而西部地区天然气消费增长相对较慢。虽然一年数据难以确认,但也大致反映行业消费情况。

就目前天然气市场发展而言,价格改革是重中之重。总体来看,2018年天然气市场化的步伐也有所提速。政府坚持“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原则,出台多项政策加快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进程。对于中国来说,政府管控天然气价格只是一种过渡性手段,各国的天然气价格改革进程也说明了这一点。一方面,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环境问题的日益凸显,消费者对更为清洁的天然气具有偏好和支付意愿;另一方面,天然气行业自身的发展,包括天然气相关基础设施的持续增加和完善,也使得天然气的政府定价受到挑战,不再适合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因此,天然气向市场竞争定价方向发展也是历史的必然。

实事求是地说,实现天然气完全市场化定价,就目前国内的基础和条件可能还不够。例如,没有大量的买方和卖方,天然气上游缺乏竞争,天然气输送管网数量少,涉及第三方准入的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因此,下一步应在完善天然气净回值法定价改革的同时,进行“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改革,增加输气管网数量,推进第三方准入,促进天然气市场竞争多元化,为进一步改革创造条件。目前天然气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这对天然气市场的健康发展是一种无形的障碍,需要随着改革进程尽快加以解决。

随着消费的快速增长,天然气已经成为中国能源供应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行业体制改革和价格改革将是天然气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政府明确表示择机进行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逐步放开天然气气源和非居民用气价格,理顺和建立居民用气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建立完善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机制,合理制定天然气运输和管网配气价格,这是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整体路径。2018年5月,政府颁布《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实现了居民用气与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衔接,顺应了天然气成本不断上涨的趋势,同时因为居民用气价格提高,这也成为解决中国能源居民交叉补贴的一个范例。当然,在实际执行中还有些地区的进展相对缓慢。

由于天然气资源分布不均,能源禀赋具有差异,因此各国的天然气发展战略也不尽相同,各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进程也有一定差异,不同国家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也因其社会制度和地理位置而具备不同特点。此外,各国政府的定价机制选择还需要与行业体制改革进度和政府监管能力建设相配合。

无论选择何种天然气定价方式,天然气价格都将受资源禀赋的影响。俄罗斯天然气储量极其丰富,仅次于伊朗,居世界第二位,资源优势使俄罗斯天然气偏好低价。而日本和韩国的天然气资源匮乏,主要依靠进口液化天然气,其天然气价格比较高。中国天然气资源状况介于俄罗斯和日本、韩国之间,目前主要还是靠国内产量,但随着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提高,天然气价格也将越来越国际化。

中国资源禀赋的特点是富煤缺油少气,且天然气具有不适合长时间存储和管道天然气的双边特征,随着天然气占能源消费比重的持续提升,也会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带来潜在的威胁和挑战。因此,天然气将成为继原油之后,我国能源安全的又一不稳定的安全因素,这需要在发展的同时,得到充分考虑。

(作者系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