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 | 第一财经CFV序言

何帆: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 | 第一财经CFV序言
2019年11月16日 15:36 一财网

小趋势什么时候都有,但是今天,小趋势已经变得比大趋势更重要。

有三个原因,使得我们一定要关注小趋势。

首先,宏大叙事的时代已经结束。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的宏大叙事是改革。不是所有的改革都是成功的,当时,农村的改革非常成功,但城里国有企业的改革并不成功,但无所谓,只要一提改革,大家就会振奋。到了20世纪90年代,一直到21世纪初期,我们的宏大叙事是开放。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从开放中获益:东部地区获益更多,西部地区获益相对要少,东西部差距拉大。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一提开放,大家就会振奋。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几乎任何一项改革,都会触及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改革变得越来越难了。中国想要开放,但别的国家要搞保护主义,开放也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宏大叙事的感染力已经下降,小叙事的感染力在提高。

其次,圈层时代已经出现。本来,在互联网时代,我们觉得每个人都能全面、客观地获取各种信息,其实,恰恰相反,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变得更加闭塞。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人们是通过报刊接受信息的。一张《参考消息》,中央政府官员看的是它,流浪汉看的也是它。今天,我们是在微信朋友圈里接受信息的。在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刷屏的文章,在另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可能根本就没有出现。但是,事物之间是普遍联系的。在你的朋友圈之外发生的小趋势,会通过各种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影响到你的生活。

再次,代际革命即将到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世界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发言权。我们这一代人是经历了高速增长的一代,我们都是被挤上车的人。我们这一代人的很多经历都是非常独特的,我们所相信的东西,其实有很多并不真实。在未来30年,中国一定会出现一场代际革命,老年人会退出舞台,年轻人会登上舞台。年轻人代表的是小趋势,但他们的小趋势,很可能就是未来的大趋势。所以,你最好从现在就学会如何跟他们沟通和交流。

在什么地方,最容易找到小趋势呢?

首先,要到底层去寻找小趋势,要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要相信当树叶飘零的时候,根系还在地下生长。

我们来看一个关于教育的小趋势。去年,我们在四川省广元市宝轮镇苟村范家小学看到了中国教育的一个小亮点。这是大山深处的一所很小的学校,全校一共有28名幼儿园孩子,43名小学生,12名老师。山里学校的教学生活条件很艰苦,这些孩子全都是留守儿童,但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快乐、最自信的孩子。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最薄弱的环节最有可能是突破口。这个农村学校是被人们忽视的角落,所以,怀有理想主义的校长和老师们才能不受管理体制的束缚,尽情地试验、创新;农村学校学生流失严重,但老师的编制又不能跟着学生的流动转走,于是,师生比越来越高,反而才能实现小班教学;农村学校很难按照传统的各个学科配置任课老师,所以,他们反而在实践在教育界最为新潮的芬兰项目式教学;农村家庭对孩子的考试成绩没有太多的执念,学校反而可以更大胆地关注素质教育,让教育回归育人的本质。范家小学的校长张平原没有留过学,读书也不多,他的教育理念不是学来的,他自己就是个农村孩子,农村家庭依然相信吃苦耐劳、孝敬父母、与人为善、热爱家乡等等“老理儿”。教育原本就不需要创新,只需要纠偏。

其次,要到边缘地带去寻找小趋势,要相信混搭才能带来创新,在不被注意的地方,最容易找到新技术的应用场景。

说起无人机,你可能会想到的场景是大城市、发烧友、喜欢新潮流的年轻人。我在去年参观了一家无人机公司,叫极飞,他们直接把我拉到了新疆的农田。我在新疆看到的极飞无人机是农业植保机,给棉花打药的,落在地头的尘土里,是村里孩子们喜欢的玩具。到了新疆,你才能体会到中国有多大,进入农业,你才能发现新技术的应用场景有多广阔。极飞每年9月份都要组织一次“秋收起翼”,从全国各地调集2000多架无人机奔赴新疆棉田打脱叶剂。2000多架飞机,比美国空军的无人机数量还多。极飞的无人机不仅能给棉田打药,还能在崎岖的山丘上给果树授粉,还能精准地勘测地形和农作物的长势,甚至能够一眼甄别出水田中水稻和稗草的区别。极飞的联合创始人龚槚钦告诉我,极飞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位是无人机公司,到后来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这就是我们发现的另一个小趋势:在边缘地带正在出现技术的应用场景革命。决定技术未来命运的,不是技术本身的先进程度,而是技术在多大程度上能为尽可能多的人、尽可能多的企业赋能。我把这种思路称为技术演进的“群众路线”。技术演进的“群众路线”,整合了中国的“工程师红利”和“市场红利”,专注于应用技术的快速应用,再从应用技术反作用于核心技术,用强大的市场力量诱使核心技术和自己一起演进。

最后,要到年轻人那里寻找小趋势,要相信,未来的剧情是由年轻人撰写的,而年轻人是在主流叙事中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

在这次暴力乱港事件中,出现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一群原本不关心政治的饭圈女孩,这次开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力挺中国。如果你不熟悉年轻人,你会觉得这是政治思想教育的结果,其实,年轻人的思维逻辑和上一代人非常不同。

我来普及一下。所谓的饭圈,就是喜欢某个偶像的粉丝一起形成的圈子。他们具有非常强大的组织能力,有全国委员会,有地方的分会,内部分工严密,有KPI考核,还得每天打卡。粉丝和偶像的关系已经跟过去很不一样。我们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歌星、影星。比如,我喜欢过罗大佑、李宗盛。罗大佑会因为我喜欢他而改变自己的风格吗?不会的,他知道我喜欢的就是他坚持自己独特的风格。现在的偶像呢?他们会偷偷地混在粉丝的线上社群里,听他们如何议论自己。如果粉丝们说,偶像最近发胖了,过不了几天,偶像就会在网上晒出一张健身房撸铁的照片。如果粉丝们说,偶像最近染的头发颜色不好看,下次她就会换一种新的发色。饭圈女孩力挺中国的时候,用的语言不是“祖国母亲,我们爱你”。她们说的是:“阿中哥哥是个死宅男,连宣发都不会做。”“哥哥现在只有我们了。”那么,问题来了,阿中哥哥有没有做好准备,跟这群90后、00后的年轻人平等互动呢?

简单地讲,从60后到80后,大体都是一代人,这代人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这一代人的动力是“贫穷动力”,意思很简单,如果你不努力工作,就赚不到钱,家人就过不上体面的生活。90后已经感受不到生存的压力。在如今这个社会,想把自己饿死是一件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情。90后的驱动力是“嗨动力”,也就是说,什么东西很嗨,我才会有兴趣去做。“贫穷动力”的燃点很低,但“嗨动力”的燃点很高。怎样才能点燃年轻人的“嗨动力”,是我们未来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最大的挑战。

底层社会在默默创新、技术日益为生产和生活赋能、年轻人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这些都是小趋势,但会带来中国社会演化的大趋势。小趋势看似混乱无序,其实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观察中国经济的视角:当中国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出现多样化红利。仔细观察,我们发现,中国的优势并不单纯是规模大,而是规模复杂。复杂中蕴含着突变,突变就是小趋势。那些能够适应环境变化的小趋势,就会演化为未来的新物种。重视小趋势,才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经济的成功秘诀。中国的成功,不在于出现了天才人物,而在于有无数像在座的朋友一样不断尝试、不断创新的平凡人物。这是什么?这就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这不是精英算法,而是演化算法,而大自然的进化早就告诉我们,演化算法是完胜精英算法的。(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