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城市群异军突起,能否担起四川第二经济增长极?

川南城市群异军突起,能否担起四川第二经济增长极?
2020年07月02日 21:39 一财网

川南城际铁路于近期开始铺轨,这条由地方政府出资建设的城际铁路将在明年建成其中的内(江)自(贡)泸(州)线,这将加快川南城市群的同城化进程。

那被寄予厚望的川南城市群是否能成为四川第二经济增长极呢?

川南城市群崛起

虽然经济总量位居全国第六,但是发展不平衡一直制约着四川的经济发展。在四川的经济版图中,成都平原经济圈一枝独大,占了全省经济总量的一半左右。因此,四川一直希望打破这一格局,培育新兴增长极。

川南地区被寄予厚望。这一片区包括内江、自贡、宜宾和泸州四个城市。2019年,内江、自贡、宜宾和泸州地区生产总值分别是1433.3亿元、1428.49亿元、2601.89亿元和2081.3亿元,增速分别为7.8%、7.8%、8%和8.8%,GDP总量约占四川全省的16%。

四川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宏观经济组副组长丁任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川南地区是四川经济发展的重镇,工业基础比较好,人口、产业和资本也比较密集,是四川的希望之点。

实际上,川南地区曾经也是四川工商业比较繁华的地区。自贡以盐业著称,宜宾、泸州是全国白酒产业聚集区,川南城市是四川工业和商贸发展比较早的城市。而且三线建设时期,沿海企业、事业单位陆续迁来此处,奠定了现代工业基础。

不仅如此,川南地区也是四川的交通要道,是长江航运和铁路干线等重要的节点。岷江与长江交汇的宜宾、沱江与长江交汇的泸州是长江上游重要的港口。内江也是重要的铁路、公路枢纽

但是,川南地区在后来的发展中落后了。没有形成一个与成都、重庆在经济规模上可以比肩的城市,而且与这两大城市的差距越拉越大。

对于这一局面,四川省先后出台了多个规划来扭转。2018年,四川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实施“一干多支”发展战略推动全省区域协同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川南经济区要加快一体化发展,主动承担四川省南向开放主战场重任,打造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

同时,四个城市也开始抱团发展。2014年,四川省川南经济区发展协调小组暨川南经济区联席会第一次会议召开,自贡市、泸州市、内江市、宜宾市首次签订《川南经济区合作发展协议》,标志川南四市拉开全面对接、合作发展新序幕。

在这一背景下,又随着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出台,城际铁路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向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敞开,全国多地掀起了城际铁路的扩编热潮。川南四个城市决定“自费”建设川南城际铁路。

四个城市空间距离比较短、城镇密集度高,通过高铁使得同城化加速,有力促进连绵城市群的形成,同时也与全国高铁网连接,可以和成渝及全国其他发达地区形成快捷联通。丁任重表示,川南城际铁路把四个城市连为一体,形成半小时经济圈,人流、物流加快融合。

事实上,最近几年川南城市群得到较快发展,经济增速名列全省前列,显示出比较强的上升势头。尤其以宜宾为代表,2019年,宜宾经济增速为8.8%,位居四川省第一,产业发展和城市建设势头正劲。

今年2月,四川省批复设立了第一个省级新区——宜宾三江新区,被定位为发展建设长江上游绿色发展示范区、创新型现代产业集聚区、国家产教融合建设示范区、四川南向开放合作先行区。

势头足,但制约仍多

2019年出台的四川省《关于加快推进川南经济区一体化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2年,川南经济区一体化发展取得实质性成效,协同发展机制更加完善,经济总量接近1万亿元,培育形成全省经济副中心城市,初步建成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南向开放重要门户和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经济中心。

事实上,虽然势头不错,但是川南地区面临诸多难题。在经济总量上,川南地区还比较弱,四市经济总量不及成都的一半;在城市能级上,与中心城市差距十分明显;而在产业结构上,转型升级任务艰巨。

丁任重表示,川南地区面临的制约主要是老工业基地的转型和体制机制的改革,重点在体制上怎么形成合力。

川南城市都是老工业基地或者资源枯竭型城市,可以说是四川的“东北地区”,面临产业转型的问题,如何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新兴产业培育,是川南地区亟待破解的难题。

这些年,围绕产业转型,川南城市作出了诸多探索,尤其是以宜宾为代表。依托国家级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宜宾重点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终端、轨道交通、新材料”四大主导产业及现代港航物流产业“4+1”产业。

其中智能终端产业在宜宾更是“无中生有”。以终端应用为导向,宜宾逐渐向上游半导体产业延伸,“由下而上”构建完整电子产业生态链。

目前,宜宾共引进9家全国手机品牌30强企业在内的智能终端项目145个,总投资额超300亿元,预计2022年达产后年产值超过2000亿元,年营业收入约421亿元,智能终端产品年产量将达到4.2亿台/套(其中手机2.2亿部),创造8万个就业岗位。

而在体制上,行政体制壁垒是需要重点克服的。由于行政区划分割,四个城市相互竞争,造成资源的低效率配置。丁任重表示,比如,20年前就提出川南地区兴建一个机场,但是一直没有落地。又比如,沿江地带的宜宾和泸州的港口整合,也需要体制上重大突破。

近年来,打破行政区划的区域一体化发展成为一大趋势,而干部考核机制改革也在酝酿,这为川南一体发展创造条件。丁任重表示,把行政区与经济区分离、在一些大项目上实行GDP和税收分成,这些实现突破就可以解决川南城市分割的难题。

另外,国家战略也为川南地区发展创造了契机。近来,国家相继实施了长江经济带战略、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和成都地区双城经济圈战略,对川南地区发挥区位优势,弥补发展短板,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有很大提升。

作为四川南向开放的重要节点,四川省明确要求川南地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依托陆上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建设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加快发展临港经济和通道经济,培育优势产业集群,建设南向开放重要门户和川渝滇黔结合部区域经济中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