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参与国际大循环:新形式、新挑战丨北大国际经济观察

中国经济参与国际大循环:新形式、新挑战丨北大国际经济观察
2020年11月25日 21:58 一财网

近日有两件涉及中国对外经济与改革开放的大事:一件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宣誓中国会进一步对外开放、更高水平开放、加快规则制度型开放;另一件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标志着全球最大自贸区的诞生,对作为最大成员国的中国必将产生重要影响。

这两件事情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不是偶然的。它表明,党中央提出的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格局”绝不意味着闭关自守,反而要求我们走向更高水平开放,与外部世界建立更高水平、更紧密的经贸合作关系,更充分地利用国际分工、发挥比较优势,更加鲜明地坚持经济全球化的大方向。这些都不在话下。

然而,我们所追求的更高水平开放、更紧密的国际经贸合作、更深的国际分工和比较优势互补究竟意味着什么?一句话,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格局下的外循环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循环?它当然不同于以往的全球经济大循环,但究竟有哪些不同呢?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WTO以来,中国已全面融入世界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美式全球化的“中心-外围格局”下,中国只是全球经济循环的一个外围环节。虽然由于中国经济体量巨大,中国一旦加入世界经济循环就具有重要影响,发挥重要功能,但毕竟只是世界经济循环的一个角色,离不开这一循环而独立存在,反而世界经济循环离开中国虽然损失效率但不影响生存。也就是说,中国与外部的经济关系是不对等的:中国依赖外部的技术、资金和市场,外部借助中国的规模和效率。随着中国经济不断进步,资本短缺已根本改变,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从中低端迈向中高端,并且日益成为东亚产业链的中心和系统集成者,但中国仍然只是全球产业分工的一个局部,是全球价值链的一个环节,离开其他环节,整个产业循环和经济循环就无法运行。其中,特别重要的是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以及最终产品市场。

由于地缘政治与全球竞争格局的深刻变化,由于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全球化秩序和制度规则日渐过时而新秩序、新制度、新规则遥遥无期,建立新的全球化结构和类似WTO多边贸易体制任重道远,全球经济循环大概率会分解为若干区域或国别的小循环(刚刚成立的RCEP就可能成为未来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区域经济循环之一)。而如中国这样一个规模巨大、地位特殊、发展道路独特的国家,在积极参与和推进各种区域合作机制的同时,仍有必要和可能建立起相对独立的国内经济循环,这其中重要的是在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中间品市场)以及最终产品市场上摆脱对外部的依赖。

现在的问题是,在中国构建内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格局过程中,应当怎样借助国际资源与外部条件?应当重点发展哪些对外经济关系?应当与外部世界包括发达国家建立什么形式的循环关系?

我们认为,在双循环格局下,中国经济对外循环的新形式、新特征会朝着两个方向发展:

其一,以双边、区域及跨区域经济合作形式建立与周边和区域国家的紧密经贸联系,参与区域国际分工、发挥比较优势、获取开放利益。不难想象,未来相当时间内,在大国博弈趋势未改、百年变局格局未定的情况下,一元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未必能够形成,也不必追求理想化的全球一体化体系。然而,分工与交换这些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不会过时,各国发挥比较优势的需要永远存在。在全球一体化破局的情况下,各种双边、诸边、区域以及跨区域的经济合作机制、贸易投资自由化安排、经济一体化组织就将成为必然选择。

中国也是一样。虽然我国地大物博、产业链完整、人口众多、市场潜力巨大,但终究不能成为大而全、小而全的独立王国。客观上,我国与周边国家经济发展和比较优势差异明显,文化相通、文明相近,具有良好的合作基础。事实上,我国与东盟、日韩、澳新等国家和地区都已经有双边或诸边的经济合作安排,从双边自贸协定到自贸区,从贸易投资便利化安排到次区域经济合作框架,而“一带一路”更是跨区域的重大国际经济合作战略。此次RCEP签署再次表明区域经济合作的良好前景。

其二,以主动、平等、对等互惠的形式发展与美欧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关系与经济循环。以往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关系中,我国主要作为一个从属、被动的生产制造者发挥功能,我们本身的产业发展,在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和最终产品市场对美欧发达国家有着较强的依赖。这使得在双方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对方可以利用切断技术、断供零部件、商品加税等手段加以胁迫,一些重要产业和产品生产上受到较大冲击。

在走向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格局过程中,我国在关键技术、核心零部件以及最终产品市场上会逐步摆脱对发达国家的单向依赖,在自主创新、核心技术、内需市场方面不断取得进展。当然不是说我们可以独立掌握所有关键技术和核心零部件,而是说在这些方面形成互有领先、各有所长、互有需求的局面。在最终产品市场上,我们固然在一般制成品上仍然需要发达国家的市场,发达国家同样需要中国的巨大内需市场,形成相互依赖的局面。这样,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循环就成为以技术互换、市场互换、相互依赖、规则相容的格局。这就是未来均衡、互惠、可持续的对外经济循环形式。

(作者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