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棵油茶都是“摇钱树”,大别山下的麻城探索富民强市新路

每一棵油茶都是“摇钱树”,大别山下的麻城探索富民强市新路
2021年06月18日 08:33 一财网

目前社会上对于油茶的了解还不够。另外,要真正把油茶产品做成快销品,只有走入寻常百姓家了,才是真正的产业。

“水碓转,石碾响,蒸房油,烟绕栋梁,满场陶桶装未尽,商家穿梭壮夫忙。”这是历史上,文人笔下的油茶加工时的繁盛景象。

17日下午,站在湖北麻城鸿宇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鸿宇农业”)的厂区内,该企业生产负责人李刚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每年10月下旬开始,麻城当地也是家家户户支起大铁锅,杀猪宰羊,炖鸡炖鸭,像过年一样。

所不同的是,农户们招待的是采摘油茶果实的工人,而摘下来的油茶果都送到专业的加工企业处理。

在麻城,像鸿宇农业这样的油茶精炼油企业就有6家,其中有1家国家级龙头企业和2家湖北省级加工龙头企业。湖北四季春山茶油有限公司规模最大,年加工能力过万吨;鸿宇农业年收购油茶干籽8000吨,产值过亿元。

地处大别山中段南麓的麻城,油茶作为传统油料树种有着300多年的栽培历史,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享有“油茶之乡”的美誉。

麻城市林业局局长李晓峰介绍,全市有油茶面积42.5万亩,连片千亩以上油茶基地16处。2020年全市油茶干籽产量1.6万吨,总产值超过5亿元。

李晓峰说,靠着“企业+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的产业发展模式,油茶产业已成为麻城市生态立市、乡村振兴、建设大别山中心城市的支柱产业。仅鸿宇农业就对接了3000多农户,不仅包收购,还负责指导农户科学种植。

17日,第一财经记者随国家林草局组织的采访团在这里了解到,在麻城现有油茶面积较大的6个乡镇中,福田河镇的油茶种植面积最大。全镇有油茶面积22.7万亩,当地正规划建设连片面积5万亩的大别山油茶公园。

沿着机耕路爬上一处山顶,环顾四周,满山遍野都是油茶树。“我自己家就有300多亩,每年的油茶收入有20多万元。”风簸山村党支部书记甘述润告诉记者,他在油茶树下还养殖了500多只山羊,年收入也有30多万元。

麻城市林业局副局长陈世伟介绍,近几年,麻城通过清林去杂、密度调整、整形修剪、补植、垦复施肥和病虫害防治等改造措施,高标准、高质量改造油茶低产林,收效明显。油茶鲜果产量从原来每亩100至300斤增加到目前的500斤以上。

在油茶种植区,近年来流行起这样的段子:“一棵茶树一斤油,子子孙孙不用愁;百亩油茶万斤油,讨了媳妇又盖楼。”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油茶等木本油料在我国山区种植面积广,不与粮食争地,经济效益高、收益期长,能持续稳定增加国内食用植物油的供给,对于维护国家粮油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同时,种植油茶,农民十分熟悉,是一个很好的富民、惠民产业。

此外,油茶根系发达,枝叶繁茂,四季常绿,花大而美观,兼具生态价值、经济价值和景观价值,有利于绿化美化,也有利于发展森林旅游康养产业。

有专家测算,目前,我国的高产油茶园每亩可产茶油40公斤以上,综合利用效益可以达到数千元。

但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些年,油茶产业一直很难做大,受季节性加工的影响,不少油茶加工企业一年就开工两三个月,生存艰难。“与传统的油脂产业相比,油茶产业起步晚,大中型龙头企业不多,大多数深加工能力还较弱,精炼高档油品和高附加值产品比重偏小。此外,茶油市场品牌杂、品质不一,市场秩序有待规范。”有业内专家说。

在麻城当地,王本娥已小有名气。她既是鸿宇农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麻城市政协委员。“每年我都会提交有关推动油茶产业发展的提案。”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油茶的低产林改造仍然是一个突出问题”。

王本娥说,当地许多农户种植油茶林,基本上是天种天养,“生产上仍沿袭粗放的种植技术和原始落后的管理,对茶林放任不管,不到茶籽成熟季节不上山”。她说,麻城又是劳务输出大市,产区青壮年都已外出务工,劳动投入少,应当让“群众树立起把油茶当做田来耕”的观念。

李刚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社会上对于油茶的了解还不够。另外,要真正把油茶产品做成快销品,只有走入寻常百姓家了,才是真正的产业。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20年发布的《油茶产业发展指南》称,在我国食用植物油自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利用南方适宜地区的丘陵山地资源发展油茶产业,通过改造、提升老油茶园,高标准建设新油茶园,是提升山地综合效益、解决林农就业和增收、保障粮油安全、推进生态建设、巩固脱贫成果、促进乡村振兴的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李晓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按照依托资源优势发展特色产业,打造麻城“两山”转化模式的思路,麻城市已明确,在林业资源产品转化上,主抓油茶新造林,以及低产林改造。“油茶要成为麻城市长期重点发展的支柱产业。”他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