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荷航首任女性CEO:后疫情时代如何飞 |商业领袖

对话荷航首任女性CEO:后疫情时代如何飞 |商业领袖
2023年11月28日 14:21 一财网

在近日首次作为荷航CEO访华期间,何蔓捷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畅谈后疫情时代的航旅需求变化和行业面临的趋势与挑战。

去年7月,在荷兰铁路公司担任董事长的何蔓捷(Marjan Rintel)加入荷兰皇家航空,成为这家百岁航企的第一任女性CEO。

新冠疫情暴发期间,与大多数国内外的航空公司一样,荷航经历了非常艰难的三年,如今仍在全力恢复中。

“对我们来说,在欧洲之外,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即使是在2023年的复苏阶段,”在近日首次作为荷航CEO访华期间,何蔓捷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畅谈后疫情时代的航旅需求变化和行业面临的趋势与挑战。

航班恢复难在哪儿

目前,荷航在大中国区市场4个目的地运营着每周19个客运航班,分别是北京(每日1个航班),上海(每日1个航班)、香港(每周3个航班)、台北(每周2个航班)。

这与疫情前还有不小的差距。当时,荷航不仅在北京和上海拥有更高频次的航班量,还执飞厦门、杭州、成都等二线城市。

“从整体来看,包括荷航在内的欧洲航司,在后疫情时代都面临着增加运力的挑战,”何蔓捷向记者解释了航班恢复缓慢的原因。

挑战之一来自公司人力的短缺。“由于疫情期间的人员流失等因素,我们需要补充和新招近千名员工来解决这一问题,”何蔓捷说,在她刚上任荷航CEO的去年夏天,就经历了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乘客排长队等待办理航班机票的情况,当时主要就是因为人力不足。

另一挑战则来自绕行俄罗斯空域飞行的要求。何蔓捷透露,俄乌冲突后,欧洲航司飞亚洲航班需要绕开俄罗斯飞行,从而增加了1-2小时的飞行时间,由此也导致需要更多的机组人员。“我们正在加快飞行员的招聘和培训,目前整个长途航线恢复到了2019年疫情之前88%的运力水平,而在欧洲短途航线上,我们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法航荷航大中国区总经理迈纶(Wouter Vermeulen)则指出了签证方面对航班恢复进度的影响。

在2020年和2021年间,由于出入境的需求大幅减少,各国都调减了驻华各使领馆的编制,今年出入境相关限制放开后,各使领馆里既有的人手也就无法应对爆发式反弹的签证申请需求。

“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保持联系,力求推动解决申根签证发放问题,”韦迈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目前中国比较有限的运力情况下,刚刚过去的夏航季,我们的上座率已经高于2019年的水平,荷航一直在持续研究恢复往返中国其他航点城市航班的机会,希望在接下来的1-2年年内能够加快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当然这取决于市场的活力,也取决于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后疫情时代的竞合策略

迈纶所指的“行动计划“,也包括与中国的航空公司进一步深入合作。作为天合联盟的成员航司,荷航与中国的天合联盟成员东航和厦航都保持着持续的合作关系,东航还是荷航的母公司法航荷航集团的股东,占据4.7%的股份。

何蔓捷透露,目前荷航与东航在上海-阿姆斯特丹航线上进行联营合作,荷航的兄弟公司法航也与东航在上海-巴黎航线上进行联营,通过收入共享、成本共担来化竞争为合作。而此次她来中国的其中一项工作,就是与东航讨论进一步的合作方向,将来会继续扩大联营范围。

除了东航,荷航在中国大陆地区还与南航和厦航进行代码共享合作。“我们此前跟南航也有联营合作,但在南航退出天合联盟后,联营合作已经终止了,但双方仍保持着代码共享的合作关系,中国的乘客仍然可以乘坐南航到达阿姆斯特丹,再乘坐荷航的飞机飞到欧洲各个目的地。“法航荷航集团联盟副总裁Roland Coppens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竞争激烈的中欧市场,中外航司的份额比较分散,荷航与中国航司合作,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记者分析,尤其是通过开展航线联营的方式,几家航司联手可以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与竞争对手国航-汉莎的联营分庭抗礼。

而作为世界上目前仍在运营的历史最悠久的航空公司,荷航在与铁路方面的合作也走在前列。

“我们在航空和铁路方面开展了越来越密切的合作,比如跟大力士高速列车(Thalys,由布鲁塞尔-巴黎的HSL 1线发展而来的一条高速铁路网)进行合作,购买了他们的很多时刻,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铁路与布鲁塞尔、巴黎和伦敦更好地连接。“何蔓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与欧洲的一项政策规定不无关系:在600公里以内的出行距离,乘客如果可以选择火车的话,就不需要坐飞机。

降碳挑战与整合机会

欧洲之所以出台这样的政策规定,与航空业的碳排放巨大有关,而持续降低碳排放量也是荷航目前的工作重点。

首先是订购新的现代飞机。“3周前我们刚刚宣布预订50架全新空客A350飞机用于长途航线,这些新的飞机会将碳排放量减少40%,并降低50%的噪音,”何蔓捷说,“同时我们也在可持续航空燃料(SAF)方面加大投入,购买全球可持续航空燃料供应量的17%。根据欧盟的规定,到2030年航司要混合使用6%的可持续航空燃料,但我们自己的要求更高,要达到10%。”

不过,何蔓捷也指出,可持续航空燃料是否有足够的供给,是公司和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这次来中国,我们与工商银行进行了会面,探讨关于可持续生物燃油供给的问题,其中也谈到了跟工商银行和中石油合作的可能性,利用中国市场的厨房余油来增加可持续燃油的供给。“

何蔓捷认为,持续降低碳排放,是民航业未来必须要直面的工作,而另一个确定的趋势则是欧洲航空业的整合。“最近我们公布了购买北欧航空19.9%的股份,目前的合作是通过签订商务合作的形式,今后我们也希望可以吸纳北欧航空成为法航荷航集团的一员,”

据记者了解,目前美国有50多家定期航班航空公司,而欧洲则超过100家。尽管欧洲的航空公司已经经历过一轮整合,比如法航荷航集团就是由法航和荷航整合而来,但相比美国前五大航司超过70%的市场占有率,欧洲航司的集中度依然较低。花旗银行曾预测,到2025年,欧洲将只剩IAG(英航母公司)、法荷航、汉莎和瑞安这四大航司(集团)主导市场。

“每次危机过后,市场都会出现整合机会,我们也想参与其中。”何蔓捷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