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急转:从“弃水”到“缺电”,川滇同时部署保障能源安全

形势急转:从“弃水”到“缺电”,川滇同时部署保障能源安全
2023年12月03日 21:41 一财网

四川、云南两省均强调,要根据形势变化保障能源安全。

又到了一年枯水期,去年以来先后遭遇用电紧张的电力大省四川和云南,近期在同一天召开了能源工作会议,同时提出关于电力供需形势发生根本变化的判断。

11月24日,云南省省长王予波在云南省发改委主持召开省能源委员会全体会议。同日,四川省政府召开全省能源工作暨迎峰度冬能源保供电视电话会议。在这两个会议上,两省都强调要根据形势变化保障能源安全。

急转

在云南的会议中,王予波表示,云南省能源电力供需形势已发生根本性变化。而在四川的会议中,四川省省长黄强则更具体地阐述,四川省能源发展已由电力电量“紧平衡”向“双缺”、由“能源输出”向“送受并存”、由“水电为主”向“水风光一体”转变。

作为西电东送的主要基地,四川和云南却在2022年先后遭遇电力供应紧张。2022年夏季,受极端高温的冲击,四川工商业被迫停产限电。而从2022年底到2023年初,云南遭遇持续干旱,也造成电力供应紧张,一些区域和行业也被迫压荷限电。

四川省能源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光文向第一财经表示,四川电力出现短缺的原因,一是电力需求增长比较快,一方面产业发展带来的用电需求增长,另一方面则是城市化进程加快带来需求增长。二是没有新的电源点支撑,而外送电量还需要保证。因此,在极端事件下,供需矛盾凸显。

四川和云南都是以水电为主的电力大省。截至2022年,四川和云南的水电装机规模分别为9707万千瓦和8111万千瓦,两者合计占全国43%。由于水电的季节性,在2022年之前,川滇两省电力市场的主要矛盾是供大于求,当地政府迫切希望解决水电“弃水”的问题。

根据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数据,2012年至2017年,四川电网调峰弃水电量分别为76亿千瓦时、26亿千瓦时、97亿千瓦时、102亿千瓦时、141.43亿千瓦时、139.96亿千瓦时。而业内估计,如果按照装机弃水统计,当年四川弃水电量达到了500亿千瓦时。

因此,2018年,四川省政府出台了《关于深化四川电力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文件以电力体制改革为重点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探索建设若干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争取在两三年内基本解决弃水问题。

《实施意见》提出,突出对重点产业和高载能产业电价支持力度。对电解铝、多晶硅保持现有输配电价水平,到户电价分别实现每千瓦时0.30元左右、0.40元左右水平;对大数据、新型电池、电解氢等绿色高载能产业,执行单一制输配电价每千瓦时0.105元,到户电价分别实现每千瓦时0.35元、0.35元、0.30元左右水平。

而云南更激进,运用价格杠杆,吸引电解铝等产业向当地聚集,电解铝企业的电价优惠到了0.25元/度。从2018年以来,电解铝和工业硅等产业开始大量向云南集聚,云南成为“北铝南移”的积极推动者,并以水电清洁能源提出“水电铝”的概念,打造“中国绿色铝谷”“光伏之都”。

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数据显示,近年来,云南省依托能源资源优势,通过产能置换,先后开工并建设了一批水电铝项目,全省现有产能已达610万吨。随着全国电解铝“北铝南移、东铝西移”进程加快,云南主动承接产能转移,先后引进一批国内铝工业龙头企业,待全部项目建成后,产能将达800多万吨,接近全国电解铝产能的五分之一。

但是,高载能产业的聚集带来用电需求的快速增长,导致供需形势变化。2022年12月印发的《云南省绿色能源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显示,自2018年以来,全省能源和电力需求均迎来新一轮增长。全省用电规模快速增长,刚刚解决了“弃水”问题,即由总体富余迅速逆转为“丰平枯紧”,统筹省内、省外及境外三个市场难度增大。

应变

据电解铝行业的消息,今年10月底,云南省德宏州相关部门及工业硅相关部门共同会议商讨枯水期行业用电情况,11月1日开始累计分6轮进行轮流限电。

这样的情况在去年已经出现。2022年四季度到2023年一季度,由于持续干旱导致上游来水减少,以水电为主的云南电力供应出现紧张,因此,对电解铝行业进行多次压减用电负荷,使整个电解铝行业生产供应受到影响。

今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在中国气象局12月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气象中心副主任章建成介绍了11月份气候特征以及12月的气候趋势。其中,章建成提到,11月以来,西南地区东南部气象干旱再度发展。截至11月29日,云南东部、贵州西部和南部等地存在中到重度气象干旱。

在11月17日的云南省四季度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推进会议上,王予波要求,抓实能源电力保供,确保不拉闸限电。

但是,持续增长的用电需求,是云南和四川两省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前述四川会议上,黄强表示,必须坚定不移推动发展规划全面落地落实,彻底解决电力电量“双缺”问题,紧跟从“外送”到“消纳”供需形势,加力改变单一供给的电源结构,加快构建更加安全可靠的电力系统。

在此背景下,四川重新编制电源电网发展规划,“下决心让未来几十年四川不再有缺电之痛”。2022年12月6日,四川发布《四川省电源电网发展规划(2022~2025年)》,提出要系统解决电力设施突出问题,确保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极端情况下用电需求。

其中,四川到2025年相比2021年新增5000多万千瓦总装机量。水电、火电、风电、光伏发电占比从77.8%、15.9%、4.6%、1.7%调整为64.1%、16.6%、6.0%、13.3%。另外,电网上也规划建设多个重大项目。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第一财经表示,四川和云南的缺电主要是因为“缺水”的原因造成的,同时,本地的用电需求增长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作为电力输出省份,在上电厂项目的同时,也需要调整用电结构。

在前述云南的会议中,王予波表示,要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既立足当前,把保障能源安全可靠供应摆在首要位置,确保每年都有新项目建成投运;又着眼长远,加快绿色低碳转型,打造国家绿色能源基地和全国新型电力系统示范区,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作出更大贡献。要坚持优电优用,把度电效益导向落实到产业发展、项目建设全过程,促进用能方式更加集约高效。

《规划》提出,国内外环境、形势的变化,使云南省能源行业发展面临艰巨挑战,同时也为全省能源革命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保障能源安全和坚强供应的要求更加迫切,能源行业转型迎来历史性拐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