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往事》到《人间世》,音乐对于影视作品有多重要

从《美国往事》到《人间世》,音乐对于影视作品有多重要
2023年12月04日 13:13 一财网

一些拥有音乐素养的艺术家流向了短视频、游戏、当代艺术等新潮领域,B6希望能给电影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可能。

影史上,配乐与电影相互成就的案例有许多。有些时候,一段动人的旋律比影片情节更令人难忘,生命力甚至比影片本身更绵长。

不过,相对于纯粹的作曲,配乐听上去更像是服务工种,创意含量不高。在电影主创一栏,作曲或配乐往往会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出现,也少有人会留意为影片配乐者的姓名。

为《黄金三镖客》《美国往事》等影片配乐的作曲家埃尼奥·莫里康内也曾因从事这项职业而困扰。学院派出身的人选择去为电影配乐,在当时被视为一种堕落。实际上,电影配乐需要作曲家本人拥有将音乐、画面、情节糅合在一起的天赋。一个好的电影配乐者,不仅能为影片品质增色,甚至可以创造银幕之外的世界。

11月17日至20日,MOViE MOViE影城(前滩太古里店)以配乐为主题组织了数场放映和深度对谈,讨论音乐之于影视作品的重要性,影展的主人公是B6。展映作品为B6担任配乐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梅的白天和黑夜》《人间世》《温柔壳》和《向着明亮那方》。

从B6的创作履历来看,这位生长于上海的作曲家似乎走在一条逆势的道路上。在以电子音乐家的身份在业内建立声望后,他将工作的重心转向了配乐。近年来,他为舞台剧、电影、电视纪录片等不同类型的作品配乐,风格迥异。在电影挥别黄金时代的今天,一些拥有音乐素养的艺术家流向了短视频、游戏、当代艺术等更新潮的领域。而B6还是希望能给电影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可能。

作为成长于改革开放初期的80后,B6从盗版录像带、上海美影厂动画片、引进动画片中建立起最初对配乐的认知。例如《三个和尚》中,太阳落下月亮升起,简单的几个旋律就勾勒出时间的推进,这种表现手法对他今天的创作仍有影响。作为影迷,他偏爱上世纪中叶的老电影,这些电影中的音乐往往情感饱满,扣人心弦。B6希望自己的创作,也能给今天的观众带去黄金时代电影配乐的浓郁感受。

从电音到电影

B6本名楼南立,2000年初,他曾担任实验乐队“戈多”和“Junkyard”乐手。B6这个颇具未来感的化名源自他美术专业的本行。在他完成自己第一支demo(小样)的时候,桌子上正好有一支6B铅笔。“就花了一秒钟,我决定用这个名字,一直用了二十多年。”

熟悉中国电子音乐史的听众,大概不会对B6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他是前沿电子音乐创作者之一,从1999年开始,他涉猎包括实验音乐、工业音乐、智能舞曲(IDM)、氛围音乐等领域,颇有建树。

2014年前后,B6开始了一次转向。旅居欧洲数年后回到上海,B6用三四年的时间钻研此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音乐领域,比如管弦乐和古典音乐作曲。这些新的音乐兴趣,在他后来一系列舞台剧与影视作品的配乐工作中皆有体现。也是在2014年,B6应上影节邀请为默片《盘丝洞》的现场放映配乐。那时,B6开始把做配乐这件事当成了职业生涯的小目标。

2018年,B6担任舞台剧《繁花》的音乐总监,同年出任《南方车站的聚会》作曲,正式进入电影配乐领域。近日,B6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谈到,从电子音乐人到为影视作品配乐,是因为这些媒介可以给他提供一个尝试多元风格的平台:“当你是一个独立音乐人的时候,创作状态其实非常被风格所束缚,不可能每张专辑都有变化,你毕竟不是大卫·鲍伊。”从开始做音乐,B6就喜欢涉猎不同类型:“如果一直做一种风格,我会觉得很无聊。配乐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平台。”

更深层的原因在于B6是影迷,少年时代的观影趣味对今天的创作有深远影响。那时候,他看得进去的影视作品就是美影厂的动画片,比如《葫芦兄弟》《黑猫警长》,或者是有惊悚、恐怖、犯罪等类型元素的B级片。他最早正是从美影厂动画片和B级片中,感知到配乐存在的意义。八十年代末,他看到一部恐怖片《阿姆斯特丹的水鬼》,从视觉到音乐都令他大受震撼,影片导演迪克·麦斯同时担任该片配乐,自此也成为B6最喜爱的作曲家之一。

“长大以后可能才能欣赏坂本龙一,但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还是童年时影响我的配乐。这些音乐在今天来看还是非常有意思。”B6觉得,为《哪吒闹海》《三个和尚》《雪孩子》等动画片配乐的金复载是中国最好的电影配乐作曲家,“他像一盏灯塔走在前面。”

2022年,B6担任配乐的动画短片集《向着明亮那方》上映。他一直希望可以为一部有着中国风格与传统记忆的动画片做配乐。在这部影片中,他的愿望得到了实现。在七部短片中,他采用了管弦乐、钢琴、民乐、木吉他、合成器等丰富的配器和技巧,服务于不同短片的风格和情绪,主旋律经过变奏贯穿于各个章节。B6希望今天的孩子也可以从影片中找到他童年时代感受到的那份欣喜。

五年来,B6密集地创作,由他担任配乐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创作风格和表现手法的多元。比如为默片《盘丝洞》创作的配乐糅合想象与即兴元素;《南方车站的聚会》的配乐契合黑色电影的情绪基调;电视纪录片《人间世》的配乐如空气一般漂浮在上空,冷冽、忧伤的氛围中亦饱含悲悯;今年上影节热门影片《梅的黑夜和白天》里,B6用新兴爵士的形式表现时间在主人公梅身上的缓慢流逝,他还向影片导演罗东推荐了顶楼马戏团主唱陆晨演唱的沪语民谣作为片尾曲,契合梅的状态和心境。

配乐也是艺术创作

在《梅的白天和黑夜》超前赏鉴的映后谈中,乐评人王莫之谈到,配乐有时需要作曲家以服务行业工作者的精神,满足导演或主创的要求。B6觉得,站在商业逻辑角度,配乐的确是服务行业:“但是从艺术规律来看,电影配乐不属于服务行业,而是艺术创作。”

为影片配乐的时候,B6会将自己想象成一名演员:“在电影里,音乐也是表演,我也是一个演员。配乐可能是表演角色的潜意识,是他在台词之外要说的另外的声音,也可能表演一个形而上的意志或精神。”在他看来,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音乐在其中的重要性与摄影同样重要。

B6在配乐领域逐渐打开局面,不少导演慕名而来,对他提出各种合作要求。B6告诉记者,在开始聊合作意向前,一些导演的开场白会是:“不好意思,我不懂音乐。”有些还会在之后加一个“但是”,“但是”后面往往会跟随一些荒唐要求,比如,“给我来一段重金属。”

“如果说做不了,他就会认为你作曲不行。”一些导演认为作曲家应该什么音乐都能做,但艺术创作的规律并非如此,B6说:“设身处地地想,如果资方要求一个剧情片导演拍动画片,如果拍不了,是否意味着导演能力不行?”

在好莱坞成熟的电影产业体系中,这样的状况几乎不会出现。影史上,许多配乐大师的作品风格有着较为鲜明的辨识度。B6希望,他的音乐也是有辨识度的,不过目前来看,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在这个行业里,作曲家往往处于被选择的状态,你很难只坚持一种风格。”

今天,决定电影配乐风格的可能不是作曲家,也许是盗版音色库,或者取决于导演最近看过的好莱坞影片,又或是最近抖音在流行什么。“这是一个野蛮生长的状态,但我也非常期待能达到那种理想状态。”在B6的经历中,与意大利导演卢卡·瓜达尼诺为奢侈品品牌创作短片是一次理想的合作,同为希区柯克电影爱好者,二人所有的沟通都是基于电影音乐语言:“他对电影配乐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作曲家,双方的沟通效率高了许多。”与《人间世》导演秦博、范士广的合作也很愉快,他们充分尊重作曲家的创作自由,唯一的要求就是“把音乐做好”。

乐评人健崔认为,从今天的文化产业来看,电影配乐的确是一条辛苦的道路。电影行业的审美趋势在变化,电影配乐的公众传播性也不如过去,类似《指环王》《哈利·波特》那样的配乐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审美追求,也少有如《阿甘正传》这样以音乐为灵魂的电影,因此配乐作曲家如今也很难通过一部影片一炮而红。

在B6看来,配乐行业的发展前景乐观,但就电影配乐而言,人才在流失:“我做配乐是因为从小喜欢电影,但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对游戏更感兴趣。”B6还是希望有更多音乐人能够投身电影配乐,因为目前电影配乐思路相对比较狭窄:“如果说有100种不同的音乐,国产电影配乐其实只用到10%,还有很多种音乐没有机会开发。”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