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货币政策前瞻发力,走在市场曲线前面

王一鸣:货币政策前瞻发力,走在市场曲线前面
2024年03月01日 08:54 一财网

我国货币政策前瞻性不断增强。

过去一年,货币政策担当起强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的重任,着力增强政策的前瞻性,有效应对内外部风险和挑战,取得积极成效。货币政策靠前发力,走在市场曲线前面,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体现在降准时点的把握。2023年3月,央行降准0.25个百分点,为国内经济复苏增厚了风险缓冲垫。当年9月,央行再次降准0.25个百分点,随后财政部在10月宣布将增发1万亿元国债,央行此举前瞻保障了政府债券的顺利发行,有效实现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高效协同。面对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外溢效益,央行立足国内经济发展,两次降准,保持了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有力支持了实体经济发展。2024年春节前夕,潘功胜行长在1月24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央行将于2月5日降准0.5个百分点,较过去两年每次降准0.25个百分点翻番,释放长期资金1万亿元,有效提振了市场信心,为今年经济开好局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是体现在降息力度的增强。近一年来,我国利率调控面临两大约束,外部是中美利差大幅倒挂,内部是存贷利差收窄至历史低位。在此背景下,2023年6月和8月,央行两次调降政策利率,时间上仅间隔2个月。2024年2月,5年期以上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更是一次性调降0.25个百分点,创2019年LPR改革以来之最,超出市场此前预期。长端利率下行,有利于降低企业投资和居民住房信贷成本。与此同时,央行也在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指导国有大行3次调降存款利率,稳定银行负债成本。这些举措,为降低负债成本拓展了空间。

三是体现在对房地产形势变化的响应。2023年7月下旬,政治局会议首次定调“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次月,央行就推出了房地产政策大礼包,会同住建部优化首套房认定标准、降低首付比、降低二套房贷利率下限、降低存量首套房贷利率,政策出台的力度和效率同样超出市场预期。值得一提的是存量房贷利率调整。2023年居民提前还贷潮突显,新老房贷利差较大是重要原因,市场上也呼吁调降存量房贷利率的声音。央行本着务实的态度,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协调各方推动政策落地,不到2个月就完成了95%以上符合条件的存量房贷的调整,每年将为5000万户家庭减少房贷利息支出约1700亿元。

政策为什么要有前瞻性?

这涉及宏观经济学里的一个重要概念——预期。国内外实证研究表明,企业和居民的决策不仅基于当前已知信息,还会将预期纳入决策考量之中,众多个体的预期最终会影响宏观经济运行。比如说,居民预期未来收入增长就会增加当期消费,企业预期未来经营向好就会扩大生产能力,最终将推动消费和投资扩张、经济景气度上升。目前多数经济学理论也已包含“预期”变量,并可进一步细分为适应性预期、理性预期等。对中央银行而言,货币政策制定要保持一定的稳定性和透明度,决策行为应尽可能符合市场预期,并考虑政策传导的时滞影响;关键时点的决策还要尽可能走在市场前面,打好提前量和冗余度,这样可以更有效引导市场参与者的行为。

前瞻性货币政策有力支持经济回升向好。

货币政策见叶知秋、靠前发力,金融数据对宏观经济的传导效果就能不断显现。

一是金融总量合理增长,支持稳住经济大盘。2023年下半年,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组合拳及时加力,有力支撑经济回升向好,对全年实现5%左右的增长目标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年贷款新增22.7万亿元,年末M2、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分别增长9.7%和9.5%,明显高于名义经济增速。其中,不含房贷的居民消费贷同比增长9.4%,增速是上年的2倍,促进消费加快恢复,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82.5%;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保持30%以上的增速,基建贷款增速比上年高2个百分点,支持投资更好发挥经济增长稳定器作用。

二是融资成本不断下行,减轻实体债务负担。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坚持以我为主、降低整体利率水平,减轻了各部门债务负担,资产负债表更加健康,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从企业部门看,2023年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3.88%,同比下降0.29个百分点,持续创有统计以来新低。从居民部门看,2023年12月新发放房贷利率为3.97%,同比下降0.29个百分点,今年以来,一些银行已陆续将消费贷利率调降至不足3%。从政府部门看,2023年国债、地方政府债发行量分别较上年增加1.4万亿和2万亿元,年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较年初下行0.28个百分点。

三是信贷结构持续优化,支持经济转型升级。货币政策兼顾长短期目标,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去年12月以来增加5000亿元抵押补充贷款(PSL),有力支持“三大工程”建设,推动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聚焦“五篇大文章”,通过科技创新再贷款、设备更新改造专项再贷款等工具支持科技创新,带动我国R&D经费投入强度提高至2.64%,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碳减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余额超8000亿元,有力支持绿色发展;支农支小再贷款额度全年增加2500亿元,助力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促进城乡融合和区域协调发展。

总的看,过去一年,货币政策在时、度、效方面都可圈可点。央行行长潘功胜2月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当前我国货币政策仍有足够的空间,将强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为经济运行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可以预期,央行将继续平衡好稳增长、促转型、防风险的关系,为可持续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