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 东莞银行抛出7.27亿股定增方案频遭质疑

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 东莞银行抛出7.27亿股定增方案频遭质疑
2019年11月15日 10:23 中访网财经

出品:中访网零度调研

研究员:朱婷婷

在政策暖风的呵护下,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渠道正在扩宽,“补血”的步伐正在加快。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资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1%,较上季末下降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0%,较上季末下降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2%,较上季末下降0.06个百分点。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临近,未来银行将加快表外资产的回表,对其资本形成较大考验。考虑到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流程,预计多数银行将在2020年之前启动资本补充工作。

在此背景下,此前一度沉寂的银行IPO今年开始提速。

11月6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东莞银行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

中访网继续跟进关注东莞银行A股IPO进程。

资料显示,东莞银行是在原33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和营业部基础上改制设立,2008年3月更为现名。业务以东莞地区为依托,覆盖广东主要地区以及湖南、安徽等部分地区。

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资产总计3445.52亿元,负债总计3229.85亿元,不良贷款率1.27%,拨备覆盖率 201.44%,资本充足率12.52%,一级资本充足率9.32%。2019年1-6月,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6.56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5.81亿元,利息净收入34.00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东莞银行营业收入、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及利息净收入均呈现良好增长态势。营业收入分别为57.12亿元、57.56亿元和74.95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0.47亿元、21.22亿元和24.57亿元,利息净收入分别为50.25亿元、49.70亿元和63.24亿元。

然而,2016年至2018年,东莞银行净利差及净息差在波动中呈下行态势。净利差分别为2.24%、1.78%和1.97%,净息差分别为2.46%、1.98%和2.16%。2017年较2016年下滑较大,2018年较2017年小幅回升。

发审委就此在反馈意见中指出,要求东莞银行进一步说明净利差及净息差波动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

在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东莞银行表示,2017年较2016年净利差及净息差低于可比上市银行,主要原因是由于该行生息资产中平均收益率较低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债券等投资占比较高,以及计息负债中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较高。与可比上市银行相比较为合理,不存在明显差异。

对同业业务的依赖,是地方银行的共性。因此相比大型银行,东莞银行面临更大的非标转表内的压力,压缩原本收益率较高的非标投资产品。

过去,银行自营投资的非标可能计入同业投资,但随着监管要求趋严,这部分需要通过信贷转表内,相应的会形成新的高风险权重资产,成本也较高。

另一方面,从负债端来看,东莞银行由于存款基础薄弱,其对同业资金的依赖性较高,而监管环境的变化使得银行不得不做出调整,压缩同业业务规模,但在压缩的过程中,流动性吃紧的情况不可避免。

如若成功上市后,东莞银行就将收获更多的资本补充渠道,包括定增、优先股、可转 债等方式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进而提升银行的资本实力。

据了解,这是东莞银行第二次申请上市。2008年3月,该行首次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但2014年却终止IPO进程。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7月2日,东莞银行股东户数共5181户,其中法人股82户,自然人股5099户,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假设本次发行7.27亿股A股,则本次发行前后股本结构见下表:

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11月6日召开的第九次会议上,特别强调当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

作为利润主要来源的利息收入下降甚至亏损,让东莞银行的盈利能力面临挑战。

我们来分析一下东莞银行的盈利能力——加权平均净资产利润率(ROAE)。对于一般企业而言,净资产利润率(ROE)越高,挣钱越快。由于银行的特殊企业性质,其利息收入和支出是按照存贷款和债券持有的平均余额计算,因此加权平均净资产利润率(ROAE)会更准确地反映银行的盈利水平。

据招股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东莞银行ROAE分别为13.04%、12.37%和12.44%,呈下降趋势。其中,2017年比2016年下降了0.67个百分点,2018年比2017年仅回升了0.07个百分点,仍未超过2016年。

对于城商行的发展,“差异化经营”也是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过去粗放的经营模式使得商业银行陷入了一个“信贷扩张—资本充足率下降—再融资”的怪圈。东莞银行还是走这条老路,规模优势和股东背景各方面来看,显然不具优势。

从最新财报中,不难发现,向农村进军做大“区域银行”是东莞银行发展战略中重要一环。截至目前,东莞银行已在重庆开县、广西灵山、安徽枞阳、广东东源以及东莞长安镇设立了部分村镇银行。有市场人士称,这样的风格更像是“对手农商行”。

尽管在广东当地,东莞银行已具有较高的市占率,而异地扩张却受到监管逐渐收紧限制,在存款、贷款领域都已具有较高的市占率,继续提升的空间相当有限,可以说已经到了发展的天花板。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6月底,东莞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45%、14.45%、13.03%和12.52%;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8%、10.77%、9.85%和9.3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8%、10.77%、9.84%和9.32%。三项资本充足水平指标均呈现下滑趋势。

对此,东莞银行表示,2018年至2019年6月末资本充足水平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信用风险加权资产增长较快,资本工具补充渠道和补充能力受限。

根据中访网翻阅东莞银行披露资料,1999年9月8日,在原14家城市信用社和19家独立核算营业部清产核资及重组的基础上,组建东莞市商业银行。2008年2月14日,更名为东莞银行。该行注册资本经过2005年、2011年、2013年三次增资扩股,已达21.80亿元。

此后,没有任何增资扩股的行为。

但是,根据中访网调查统计,2016至2018年,东莞银行转让处置不良资产笔数分别为9笔、5笔、8笔,而这些不良资产的处置的共同特点就是高折扣。

而同期其他银行(比如兰州银行、苏州银行、西安银行、浙商银行数据),不良资产最低以2.5折出售,最高以9.4折出售,平均为6.15折,高于东莞银行的1.95折。不良资产低价“甩卖”之后的不良率的持续走低,东莞银行也不得不面对“粉饰”自身不良率的质疑。

在经营情况并不乐观的同时,东莞银行再次提出上市。

经济发达的珠三角乃至广东地区上市银行密度仍较低,仅包括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两家股份制银行和广州农商银行一家农商行。

如果此次东莞银行顺利上市,那么就如在招股书中所说,东莞银行将发行7.27亿股,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以提高资本充足水平。

而在寻求上市的过程中,股权结构分散、收入结构不稳定、营收增速下滑等因素都考验着东莞银行经营层的管理水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