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备覆盖率接近监管红线,高管离职潮显现:浦发银行陷入经营困境

拨备覆盖率接近监管红线,高管离职潮显现:浦发银行陷入经营困境
2020年05月31日 13:42 中访网财经

2020年5月13日,浦发银行(600000.SH)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公司副行长徐海燕的辞呈。由于已届退休年龄,徐海燕申请辞去公司副行长的职务。根据公司章程规定, 该辞呈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据了解,浦发银行副行长是2019年12月16日上任的,上任的时候已经快60岁了,而本应该是55岁退休的她为什么快到60岁了还要连任,而又为什么连任不到半年就离职了呢?背后的原因不得不让人深思。

资料显示,浦发银行是1992年8月28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1993年1月9日开业,1999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行设在上海。

商业观察发现,高管出现大换血,浦发银行投资收益大幅减少,不良贷款率攀升,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增加,浦发银行到底怎么了?

高管大换血

事实上,这并不是浦发银行首位高管以年龄为由离职的。

2019年7月9日,同样还是因年龄原因,高国富不再担任浦发银行领导职务,郑杨出任浦发银行党委书记,推荐任浦发银行董事长。2020年1月3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批复显示,核准郑杨浦发银行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另外,2017年4月12日,浦发银行发布公告称,吉晓辉依然还是以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董事会战员会主任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商业观察了解到,浦发银行的前两任行长们似乎与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9年11月7日,浦发银行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刘信义的辞呈。刘信义现任上海国际集团总裁,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5年4月16日,浦发银行发布公告称,副董事长、行长朱玉辰提出申请,因身体原因不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行长职务,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前行长朱雨辰这个名字在企查查上的浦发银行历史高管名列中却没有找到。而输入浦发银行的前任行长的名字朱雨辰,显示的则是浦发银行控股股东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2015年4月20日成为失信人,与离职的时间只有4天之差。

重要财务数据全线下滑

在重要财务数据指标方面,浦发银行的几乎出现全线下滑。

浦发银行盈利指标罕见几乎出现连续五年下滑。据同花顺数据显示,2014-2019年浦发银行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8.45%、34.80%、33.38%、32.62%、32.95%、31.21%,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1.02%、18.82%、16.35%、14.45%、13.14%、12.29%,净资产收益率-摊薄分别为19.18%、17.42%、15.20%、13.28%、12.27%、11.58%,浦发银行的三项盈利指标连年出现下滑。

在资产质量方面,浦发银行潜在的资产质量风险仍不可忽视。浦发银行2019年的不良贷款率为2.05%,比2018年增加0.13个百分点;2020年一季度不良贷款率为1.99%,比2019年一季度增加0.11个百分点。

在信用减值损失方面,浦发银行出现大幅增长。浦发银行2019年信用减值损失为747.08亿元,相比2018年的604.17亿元增长23.65%。

在投资收益方面,浦发银行银行这一块的收入有缩水的越发严重。2019年投资收益135.71亿元,同比下滑14.09%;2020年一季度的投资收益为47.74亿元,同比下滑15.71%。

对于浦发银行而言,目前的资本金问题显得更为紧迫。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浦发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3.72%,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3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6%,分别较2019年的13.86%、11.53%、10.26%下降了0.14%、0.16%、0.1%。

需要注意的是,近几年浦发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几乎在监管红线边缘。2017-2019年浦发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33.39%、156.38%、133.85%,其中2017年与2019年离130%的监管红线只有一步之遥。

内容来源:资本观察网

作者:任永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