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干净”的陆金所,有了新目标

“洗干净”的陆金所,有了新目标
2020年07月31日 14:36 中访网财经

作者丨岳轻 来源丨蓝媒汇财经

一.

如果谈及平安,有两个名字是绕不过去的。一位是一手奠定了号称“改革开放试验田”的蛇口模式、被誉为“中国改革之星”的袁庚。另一位是执掌平安30年,与马化腾马云一起,被坊间誉为“三马同槽”的马明哲。

在马明哲执掌平安的过程中,每一步都堪称锐意大胆却又步履稳健。特别是在近10年,从2010年的超越中国人寿和人保财险的计划、2011年的一站式服务计划、2012年的专业生活计划、2013年的科技赋能金融计划、2015年实现了内部协同、直至2019年的转型。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以至于金融圈一直敬佩的称马明哲是属于未来的。

图:马明哲(左)、袁庚(右)

然而在外界对马明哲的剖析中,评价最高的恰恰是与其“伯乐”袁庚一脉相承的慧眼识人,但凡你能在行业里冒尖,那就一定会被马明哲盯上,然后动不动就找你“聊天”、继而就扔出天价薪酬,从来不怕被拒绝。

2011年,在一位麦肯锡高管的牵头下,马明哲见到了原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台湾台新金融控股公司运营长的计葵生,双方闭门聊了一个半小时。外界无从知道二人究竟谈了什么,只知道求才若渴的马明哲与一心想到大陆工作的计葵生一拍即合。同年5月,计葵生正式成为平安集团的首席创新官。

虽然计葵生是个中国通,但是面对平安这个庞然大物、面对首席创新官这个职务仍然懵了很久,以至于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计葵生还笑着说,当时一天天的不知道做什么工作,只知道看着办公室的墙发呆。

但是马明哲哪舍得让高价挖来的人才就这样“赋闲”?他随即就和计葵生说,我们要策划一个交易所,做一个开放的平台,自己设计产品,自己建渠道卖产品。不仅平安的产品在这个平台卖,也让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的产品进来,就像淘宝、ebay那样,只不过这个平台买卖的是金融产品。

图:计葵生

二.

当年9月,这个平台,也就是陆金所,正式在上海注册成立。

在马明哲和计葵生的设想中,互联网金融等非传统业务就像是集团的前锋,传统的银行、保险业务是中锋,要通过前锋带动中锋向前跑。这个比喻足以看出两人对互联网金融的信心和野望。

但对于互联网金融来说,是“互联网”在前,“金融”在后,而在计葵生十几个人的团队中,竟然连一个IT背景的人都没有。焦头烂额的计葵生不得已之下,找到了当当网前CTO、技术大佬戴修宪,请他整体把关陆金所的搭建。

彼时的当当网已经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实现了人生价值的戴修宪正茫然下一步该怎么走,计葵生的邀请就像雪中送炭一样,让他兴致勃勃的来到了平安。结果到了平安、看到陆金所现状之后戴修宪直接傻了,团队对互联网的理解甚至不能说“太差”,简直称得上“一无所知”,平台本身竟然还是一家外包公司做的。

这让戴修宪很是生气,觉得被计葵生“骗了”,非得要走不可。计葵生和他的团队也彻底认识了“互联网”的重要性,再三讨论之下决定放弃外包、将一切交给戴修宪从头来做。

计葵生在后来曾公开表示,他在陆金所最有意义的工作,是成功将金融和IT整合到了一起。“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也开始第一次在这片土地上发芽。

图:陆金所官方网站

三.

2013年,一个新名词“p2p”开始迎来爆发式增长。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互联网网贷平台仅为148家,2013年激增523家,到了2014年,市场规模已达到1200家。

而彼时,计葵生及其团队已经将陆金所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核心业务正是P2P网贷。2015年3月,陆金所拿到了平安创投的4.85亿美元的A轮融资,估值高达近百亿美金。9月,陆金所首次超过美国的Lengding Club,成为全球第一大p2p平台。

计葵生也开始频频出现在各大报道中,陆续获得了“2012沪上十大金融创新人物”、“2013中国互联网金融十大领军人物”、2014年“互联网金融年度风云人物”、2014年度“友谊奖”等殊荣。

一片大好的形式也让计葵生对外放出豪言:陆金所正考虑在上海或香港进行IPO,时间最早会在2016年下半年,也有可能在2017年。

也难怪,那个时候的陆金所就像一杆高高矗立的旗帜,鼓舞着眼红的造富人群疯了一样涌向互联网金融。甚至在面对外界质疑时也不忘拉出陆金所“背锅”:p2p模式一点问题都没有,看看陆金所就知道了。

但市场随后就给了陆金所一记闷棍——2015年,陆金所旗下平安国际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借款出现问题,金额累计4亿。其与陕西金紫阳集团的2.5亿借款到期,平安只能启用资金池偿还投资人的本息。

这起案例,与当时掩盖在狂热氛围下的小微p2p平台不断跑路的现象,给计葵生当头浇了盆冷水。

图:陆金所债券标的转让潮

四.

2015年4月,在接受新浪财经访问时计葵生直言不讳的说,目前中国P2P行业只有包括陆金所在内的两家公司风控已通过考验,但也首次对外承认,哪怕风控做的再好,坏账率也一直是陆金所绕不开的坎。

这段采访一语成谶,在艰难挺过2016年急遽的关停潮后,2017至2018年间,陆金所被爆出多个“逾期”、“暴雷”项目。其代销产品踩雷多家陷入债务危机的公司,引发客户维权投诉。陆金所不得不对代销产品进行清理整顿。

2017年7月6日,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一则通知——《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违规互联网平台必须在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必须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7月20日下午,一条大意为“监管部门要整治陆金所,在平台投资尽快全部退出”的信息,在网络上疯传。虽然陆金所随后就发布声明,但寡淡无味的官方话术并没能说服投资人,平台上债权标的转让短时间内飙升了1.5万笔,引发市场剧烈恐慌。

虽然后来投资人冷静下来后,陆金所得以安然度过这场风波。但当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监管信号,令p2p市场的神经变得愈发脆弱。

核心业务前路难料,如何转型,成了摆在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面前最大的问题。

图:承接p2p业务的陆金服

五.

2018年底,计葵生向陆金所员工发表了一篇名为《新期待,新未来》的内部公开信。在信中,他以《汉书》里的“七者,天地四时人之始也”、以及《圣经》中的“上帝用七天创造世界”为例,将“7”称之为一个玄妙的数字,蕴含着“创造”的力量。

对于成立刚好七年的陆金所来说,这封信堪称意味深长。

因为刚好在过去的七年中,不管是“互联网金融”还是“p2p”,都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初创、狂热、理性、没落”的周期。

同样在这封信中,计葵生将陆金所称为“一家中国乃至全球领先的综合性线上财富管理公司”,算是给陆金所的未来发展方向定了调子。

仿佛是认可这个发展方向一样,2019年3月,平安集团在2018年度业绩报告中披露,旗下陆金所控股已完成C轮融资,金额为13.3亿美元,投资方包括SBI Holdings、高盛摩根大通、麦格理集团、卡塔尔投资局、大华银行等多家国际知名机构,估值达394亿美元。

当年7月,陆金所对外宣布,为了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将彻底退出p2p业务。原有业务剥离,交由旗下子公司陆金服运营,现有产品和客户权益不受影响。

至于新方向,陆金所方面同样明牌了:未来将通过科技系统谋求在B端的转型,明确“金融科技公司”的战略定位,打开对微小企业或个人的C端借贷市场,并分别帮助企业融资和个人理财。

简而言之,转型之后的陆金所,将变成一个小号的蚂蚁金服。

图:陆金所的新定位

六.

“洗干净”了的陆金所有了新的目标。

2020年7月20日,“巨无霸”蚂蚁金服官方宣布,将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

然而就隔了一天,根据路透社消息,陆金所寻求最早在今年赴美上市,聘请了美国银行、高盛、汇丰、摩根大通等投行负责上市工作,且目前正在为IPO准备保密文件,但尚未决定在IPO中的筹资规模或估值。

实事求是的说,虽然陆金所表示“对上市传闻暂无评论”,但吃瓜群众们都高度认可传言的真实性——毕竟陆金所的上市计划已经难产太久,而剥离了p2p之后、加码国际化财富管理业务看起来又前路辉煌,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只不过,绕了九年“弯路”才重回正规的陆金所,已经从一名“开拓者”变成了“追赶者”,再难回当年“理财界一哥”的辉煌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