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货严重创新乏力仍拟IPO 荣信教育股东突击变动存疑

囤货严重创新乏力仍拟IPO 荣信教育股东突击变动存疑
2020年08月07日 15:17 中访网财经

《投资者网》谢莹洁

募资3.1亿,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研发投入不足,关键财务数据释放警示信号;递交招股说明书当天还在披露股权转让事项。荣信教育如何守住市场、留住投资人?

继2015年登陆新三板之后,深耕少儿图书市场的荣信教育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信教育”)拟冲刺创业板,并于今年7月7日递交了招股书。

出于“尽快打破资金瓶颈”的目的,荣信教育此次拟募资的3.1亿元,其中2.5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余部分投入少儿图书开发及版权储备项目。不过从招股书披露情况来看,该公司似乎并不缺钱,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有货币资金1.8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借款仅2700万元。

针对业绩、未来前景等诸多问题,《投资者网》近期联系到荣信教育,并得到了一些答复。

1

“内容创作”不拘传统

开卷数据显示,2019年荣信教育在少儿科普百科细分市场排名第一位,在低幼启蒙细分市场排名第二。

能够在“内容为王”的出版领域脱颖而出,公司对其内容创作和创新能力和流程管理信心满满:公司通过专业化岗位分工,建立了以内容创意和设计为中心的自主版权图书开发流程,将图书创作环节纳入到公司业务流程体系,由公司策划编辑、设计师进行图书整体内容创意与设计,并组织实施具体内容创作。

此外,“在中国传统文化、经典 IP、时代主旋律、科普等主题方面,公司形成了一系列优质的自主版权。2019 年,公司自主版权图书收入占比超过 40%。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取得作品登记证约 515 项。”

区别于传统图书策划企业,荣信教育主要着眼于互动性与参与性突出的少儿图书产品,结合实际少儿图书整体内容创意与设计中对表现形式的要求,综合运用“翻”“转”“层”“拉”“折”等纸艺技术,匹配相应的立体、发声、气味、触摸、多媒体等不同表现形式,突破传统少儿图书的内容表达方式。

“以《大闹天宫》立体书为例,金箍棒旋转技术用来表现事物高速旋转的视觉效果;二次拔高技术使书打开时,金箍棒的高度冲出三个书面的高度,弹跳迅速,同时在书合上时,能快速收回。”公司举例表示。

2

B端客户增厚市占率

在“酒香也怕巷子深”的互联时代,荣信教育在营销方面的努力亦功不可没。

招股书显示,在过去三年中,公司销售费用分别达到4460万元、5133万元、6288万元。销售费用率相较于可比同行均超出约5个百分点。根据Wind数据,出版行业27家上市公司中,荣信教育2019年15.6%的销售费用率排名约在第7位。

荣信教育对此解释:“公司通过在网络销售平台设立自营店铺产生直销收入占比相对较高”。而据招股书披露,直销在其销售模式中占比不到三成,公司营收更多源于委托代销与买断式经销。

所谓买断式经销,即经销商买断企业销售权,商家开始销售企业只为自己生产的具有独特个性的产品,“主要包括葫芦文化、果敢时代等”。

企查查显示,葫芦文化是集音乐企划与制作、影视制作与推广、演艺策划与执行为一体的文化传媒公司,而果敢时代是一家帮助妈妈和自媒体人创业的科技公司。

不仅如此,荣信教育还与餐饮、旅游企业跨界合作,如2018年、2019年,必胜客均在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公司与行业知名企业,如美赞臣肯德基、必胜客、长隆集团等合作,为其开发定制化少儿图书产品”。

3

IPO前股东突击入股

荣信教育之所以能获得众多企业客户的青睐,与其背后资本助力或许有关联。

仅在2019年,荣信教育就进行了四次增资或股权转让,并且直到提交招股书当天,公司还在披露股权转让事项。

Wind数据显示,与2019年年末相比,2020年7月,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新增了三名股东:宁波十月吴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陕西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上海鲸彦企业发展中心,分别位列第三、第六、第七位。

据企查查数据,十月吴巽是私募基金十月资产下属子公司,其成立于2017年,主营业务为股权投资,对外投资了11家公司;有国资背景的陕文投成立于2014年,从事投资管理、资产管理,对外投资4家公司;上海鲸彦是合鲸资本旗下企业,后者是一家创业服务公司,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频繁的股权变更和突击入股,难免引发关于新股东是否会在IPO成功后获利了结的猜测。决定其持股时间长短的,是荣信教育能否持续保持高市场竞争力。

近两年来,荣信教育形式创新方面进展较慢。招股书披露,公司已取得的11项专利中,大多为2017年取得。此后,公司仅在2019年11月申请了名为“游戏书(汉字启蒙问答)”的专利。

与动辄超5000万元的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2017年至2019年,荣信教育研发投入分别为72万元、103.6万元、153.4万元。研发在营收中占比为0.22%、0.3%、0.38%,低于行业0.5%的中位数(Wind数据统计)。

就在荣信教育创新步伐放缓的同时,竞争对手正在虎视眈眈地逼近。北京开卷信息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开始,每年约有550家企业参与少儿出版,95%出版社争夺着不足45%的少儿出版市场。

荣信教育在招股书中也提示风险:“近年来,国家积极引导非公有资本进入文化领域,随着行业内企业数量不断增加,围绕着版权资源、人才资源、渠道资源展开的竞争不断加剧。”

即便如此,本次IPO,荣信教育并不打算加码研发,在原创方面的预算寥寥,仅占募资总额的19%。由此来看,其在内容、形式方面的创新前景堪忧。

荣信教育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公司有货币资金1.8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借款仅2700万元。

既然资金充裕,为何还要在流动资金上加大投入?

“补充流动资金主要用于公司图书的制作费用、翻印费用及满足公司日常经营所需,未来三年,公司营业收入预计仍然将保持增长,营运资金需求预计将存在较大缺口。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实施将为公司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来源。”荣信教育告诉《投资者网》。

4

关键财务数据不容乐观

透过充裕的现金流,荣信教育诸多财务数据却释放出的警示信号不容忽视。

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3.26亿元、3.51亿元、4亿元,同比增63%、7.5%、14.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23万元、4136万元、4517万元,同比增265.5%、32.5%、9.2%。

那么,业绩增速减缓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荣信教育并未正面回应:“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保持增长趋势,销售增长率分别为 7.38%和 14.53%。少儿图书行业市场需求稳定增长,原创实力不断增强。日臻完善营销网络布局,促进销售规模增长。”

与此同时,荣信教育净资产收益率(摊薄)也不断下滑,分别为15.4%、13.6%、12.56%。

“公司处于高速发展和扩张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荣信教育并未对此否认,并提出了相应的改进措施:“公司将一方面加速运营周转,不断提高自有留存资金的利用率,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多元融资渠道,在不增加经营风险的前提下进行适度的债务融资,提高净资产收益率。”

囤货与赊销情况日益严重也引发担忧:2017年至2019年,荣信教育存货从0.93亿元增加1.18亿元,在流动资产中占比达到三成;而其存货周转率均在两次以下,如果将之放在出版行业上市公司中,这样的周转水平排在倒数五名以内。

同期,应收账款从5938万元增加到9192万元,直接造成现金流大幅下滑:2017年至2019年,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为5570万元、3582万元、-1100万元。

“存货无法区分图书类存货和游戏业务存货,故其存货周转率可比性相对较弱。”荣信教育告诉《投资者网》,“公司于 2019 年与尤斯伯恩出版公司签署协议,终止版权合作,并一次性支付了版权应付款 3800 万元;公司 2019 年收入增加导致应收账款增加。”

在此背景下,荣信教育如何应对风险、回报广大投资者?

“公司将进一步扩大版权储备规模、巩固公司品牌在少儿图书市场的优势地位,凭借优秀的策划能力和创作能力、具有国际化视野和丰富经验的创作团队、丰富的版权储备和渠道多元、形式多样、联动高效的营销体系,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少儿图书品牌。”荣信教育表示。(思维财经出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