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盈利被宁波银行反超,风险指标出现抬头

浙商银行:盈利被宁波银行反超,风险指标出现抬头
2020年09月16日 15:32 中访网财经

近日,浙商银行(601916)发布2020年半年报。

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股份制银行盈利普遍衰退,浙商银行同样没能避免这一趋势。但引起飞鱼财经关注的是,在盈利下降的同时,浙商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在同样下滑。

在9家A股上市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浙商银行无论资产规模还是盈利状况均排在末尾位置,今年归属净利润甚至被同处浙江的城商行宁波银行反超。

立足浙江这一经济富裕地区,浙商银行似乎既没能抓住区位优势、也没有做好全国性的业务扩张。

01

长三角地区利润断崖式下滑

今年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增速普降,浙商银行也不例外。

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51.44亿元,同比增长11.52%;归属净利润67.75亿元,较去年同期降低10%。而在当期,宁波银行却实现了业绩的两位数增长,营业收入与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99.81亿元与78.43亿元,实现了对浙商银行的反超。

由于净利润降低,浙商银行的各项盈利指标全面下降,包括直接影响银行盈利能力的净利差,也从去年同期的2.01%降低至1.99%。

今年上半年,浙商银行吸收存款的增速远大于发放贷款的增速。其中,吸收存款1.35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105.49亿元,增长18.41%;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为1.13万亿元,比上年末仅增加995.89亿元,增长率9.67%。存款的大幅抬升提高了浙商银行的负债成本,也因此压缩了公司的利差。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总部位于杭州的股份制银行,浙商银行今年上半年在长三角地区的利润总额出现断崖式下跌。从营收来看,公司在这一区域仍旧保持了11.14%的增长率,但相应的盈利却大降,从58.15亿元骤降至29.04亿元。

02

风险指标出现抬头

浙商银行在长三角地区利润总额的下降主要来自于在该区域的信用减值损失。

出于监管部门的指导要求与对风险防控的提前应对,今年多家上市银行加大了信用减值准备的计提。

上半年,浙商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样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从去年同期的77.65亿元增加至110.33亿元,增幅42.09%。其中,仅长三角区域的减值计提就达到了75.37亿元。

但与一般银行加大计提力度后拨备覆盖上升不同,浙商银行的风险覆盖程度反而有所下滑,拨备覆盖率从去年年末的220.8%下降至了208.76%。

从半年报披露的数据中看,浙商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增长主要集中在发放垫款和垫款、金融投资两项上,增幅分别为47.66%与54.29%。

但从贷款信用减值损失准备的变动情况来看,期末余额与期初相比却没有显著提升,且主要原因是发生了35亿元的核销。也就是说,浙商银行这半年内有35亿元的不良贷款确认无法回收,进行了核销。

即便核销了如此高金额的贷款损失,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报告期内依旧出现了上升,从年初的1.37%提高到了6月末的1.4%。半年报显示,公司目前不良贷款余额158.62亿元,较年初增加17.15亿元;公司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较上年末也增加了9.75亿元。

此外,浙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较年初也有下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由9.64%、10.94%、14.24%降低至9.05%、10.26%、13.43%。

03

年内吃下过亿罚单

业绩下滑、风险指标抬升,一些数据上的表现最终要归于公司的经营与管理。就在年内,浙商银行吃下了银保监会过亿元的罚单,且各地分行也履罚不止,公司内控遭到拷问。

9月4日,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公布了一批罚单,其中有8张针对浙商银行及相关责任人,罚没金额合计高达10190万元。

处罚信息公开表中,银保监会一连列举了浙商银行三十一项违规事由,具体包括关联交易未经关联交易委员会审批、未严格执行关键岗位轮岗制度、对上海分行理财业务授权混乱等等。

除这一张“天价罚单”外,浙商银行多地分行也遭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

8月3日,安徽银保监局对浙商银行合肥分行处以65万元罚款,案由为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及对流动资金贷款业务贷后管理不到位、电子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后续检查不到位。

3月6日,广东银保监局因个人消费贷款贷前调查和贷后管理不尽职对浙商银行广州分行开出50万元罚单。

3月5日,浙商银行温州分行因贷款资金转作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被温州银保监局处以55万元罚款。

2月21日,因未严格执行受托支付规定、贷后管理流于形式,浙商银行成都人民南路支行被四川银保监局罚款20万元。

文丨飞鱼资本市场团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