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首八年,吴家沟将给郎酒带来“千亿春天”?

埋首八年,吴家沟将给郎酒带来“千亿春天”?
2020年10月27日 14:17 中访网财经

在郎酒“三品战略”、“C端战略”、“长期主义战略”的纵深推进过程中,长效、高质的火力输出是基本保障。

一直以来,郎酒对自己最大的酿酒基地“讳莫如深”,而这个被业内称为“郎酒弹药库”的所在,在埋首八年后终于揭开了面纱。10月25日,郎酒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官宣启用。

郎酒开启了发展的新纪元。

产能比肩茅台酒,启程千亿长跑

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历经八年建设,占地1200亩,3栋制曲车间和42栋酿造车间星罗棋布,使郎酒新增制曲产能6万吨,酱酒产能2万吨。

加上现有的3万吨酱酒产能,郎酒的酱酒产能将达到5万吨。值得一提是,茅官方台近期透露,2020年,茅台酒的基酒产量约为5.02万吨——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启用,标志着郎酒产能开始比肩茅台,进一步坐实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地位。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8年的青春,8年的心血,8年的眼泪……都倾注在了吴家沟。”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感慨道:“历史偏爱茅台,大自然更爱郎酒”。随后,他首次公开了郎酒的千亿目标,并强调在各方面与茅台等量齐观。

吴家沟新增的2万吨酱酒产能,若以红花郎估算,可实现年销售收入约120亿元;以青花郎估算,可实现年销售收入约360亿元;以红运郎估算,可实现年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元。可以预见的是,在挤压式增长的白酒红海中,郎酒将在市场规模上加速追赶茅台,进一步缩少差距。

茅台无疑是酱香酒乃至整个酒业的图腾,然而在郎酒重整战略之后,在壮大酱香酒阵营势力的同时,原有的平衡也将发生微妙的变化。作为赤水河畔的酒业杰作,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将凭借国内最大单一酱酒生产基地的实力,为郎酒的千亿征程输送源源不断的“弹药”。

产能、储能、势能!吴家沟撑起郎酒“三大目标”

正如汪俊林多次公开表示,产量是决定酱酒企业能走多远的关键因素。由于顶级酱酒酿造资源的局限性,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能将长期限制在每年20万吨左右,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

值得关注的是,与过去一些稍显激进的发展策略不同,如今的郎酒,选择了“慢下来”,我们不妨将其视之为郎酒长跑的一种蓄能。

近年来,郎酒坚持着“一慢两快”的打法,即慢销售、快生产、快储存,这推动着企业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18年,郎酒营收重回“百亿俱乐部”;2019年,郎酒净利润在白酒上市企业中位列第5;2020年1-8月,郎酒更是传出了逆势增长捷报。

据悉,郎酒当前的老酒储量已达13万吨,吴家沟全面投产后,将在充分保障酱香产品高品质和稀缺性的基础上,将郎酒老酒储量扩大至5年后的30万吨,使得郎酒在产能、储能、势能上均居于行业领先地位。

对于郎酒来说,如果说产能制约是春天的乍暖还寒,那么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建成则无异于盛夏的流金铄石。

郎酒最美好的季节来了。

“郎酒将从吴家沟再出发,再来一次‘四渡赤水’。”汪俊林表示,吴家沟是郎酒人的未来,依托高品质发展路径,郎酒一定能实现三大目标,与赤水河对岸的茅台共同做大高端酱酒,把郎酒庄园打造成为白酒爱好者的圣地、世界级庄园。

重资产久久为功,“水磨功夫”下的无限空间

众所周知,酱酒投资是一个久久为功的过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吴家沟八年建设的“水磨功夫”犹如一盏明灯。

▲汪俊林董事长(右一)向李刚副省长(右二)介绍郎酒红砂石窖池微酒记者获悉,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总投入50亿元,其中仅山体滑坡治理一项就花费了数亿元,37米高的填方工程更是国内罕见。而在吴家沟生态酿酒的基础上,斥资200亿元、耗时12年建成的郎酒庄园更是堪称酒业神迹,从精度和力度上印证着郎酒重资产投入的决心和魄力。

▲董卿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总经理室常务副召集人任学安一起参与填粮环节

除了在品质、品味上的久久为功,郎酒在品牌上的投入依旧保持着大手笔。

启用仪式当天,《朗读者》节目制作人、总导演兼主持人董卿,《经典咏流传》节目总导演田梅,央视知名主持朱广权、张斌联袂打卡郎酒庄园,为郎酒品质战略的新一轮政策背书。活动现场,田梅更是透露,青花郎已经独家冠名赞助《经典咏流传》第四季,将再次以经典致敬、创造经典。

坚守是壮大与长跑的基础,时代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时代,但郎酒仍然是那个郎酒。

“无论是从产能还是产值方面来看,吴家沟的启用都相当于新增了一个百亿酱香的郎酒,使郎酒的酱酒产能、储能、势能都站到了行业的前列。”一位行业观察人士对微酒记者表示,产能的完全释放,将给郎酒带来无限发展的可能。

内容来源: 微酒

文 | 千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