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激进中迷失的浙商银行

在激进中迷失的浙商银行
2021年04月08日 14:51 中访网财经

这家近两年发展势头十分迅猛的浙商银行遭遇“滑铁卢”。

4月6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发布了《交易商协会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称浙商银行作为主承销商,对于发行人注册发行文件涉嫌虚假记载等严重违规事项,相关中介服务开展未遵循勤勉尽责基本原则,涉嫌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管理规则。依据《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处分规则》,交易商协会已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

而就在一周前,浙商银行刚发布了一份并不理想的业绩报告。

3月30日,浙商银行发布2020年年报。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资产总额首次突破2万亿元,达到20482.2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74%;实现营业收入477.03亿元,比上年增长2.89%;归母净利润123.09亿元,比上年下降4.76%。不难看出,虽然资产规模稳步提升,但是营业收入增速较去年的19.06%明显放缓,为2018年以来最低增幅。

另外,2020年浙商银行的资产质量也不容乐观。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去年同期上升0.05个百分点至1.42%;拨备覆盖率也较去年下降近30个百分点。资本充足指标也同比出现相应的下降。

盈利能力下滑、资产质量承压的同时,浙商银行的内控问题也是岌岌可危。

净利下跌近5%

不良率连续三年上涨

截至目前,绝大多数上市银行的年报基本发布完毕,这之中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于近些年来发展十分迅猛的浙商银行而言,2020这份年度报告不可谓光彩,虽然资产规模稳步提升,但是营业收入增速明显放缓,为2018年以来最低增幅。同时,利润增速也是四年内首次负增长,资产质量方面不良率连续飙升、拨备覆盖率却逐渐递减。

据年报披露,截至2020年末,浙商银行资产总额突破两万亿,达20482.25亿元。营业收入477.03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89%,环比2019年度的19.06%减少16个百分点,创造该行近三年营收最低增幅。

营收增幅骤降的同时,该行利润却不升反降。在已披露年报的21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三家股份制银行去年业绩负增长,为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和浙商银行。2020年浙商银行归母净利润达123.09亿元,较去年同比下降4.76%。盈利下降的背后,是该行净息差、净利差等指标的下滑。2020年净息差为2.19%,较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净利差为1.99%,同比下降0.14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资产质量方面,浙商银行同样有着不小的压力。2020年,浙商银行不良贷款170.4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8.98亿元,不良贷款率1.42%,比上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据统计,这已经是浙商银行连续三年不良贷款率出现上涨。同时,拨备覆盖率191.01%,较上年减少29.7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连续三年呈现减少的趋势。

内控失守,

再次接受自律调查

4月6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发布了《交易商协会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的公告。

公告称,近日,交易商协会在对相关发行人进行自律调查时了解到,浙商银行作为主承销商,对于发行人注册发行文件涉嫌虚假记载等严重违规事项,相关中介服务开展未遵循勤勉尽责基本原则,涉嫌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管理规则。

依据《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处分规则》,交易商协会已对浙商银行启动自律调查。

对此,浙商银行方面回应称,协会本次自律调查,应该是几年前该行承销的项目,发行人注册发行文件涉嫌虚假记载等事项,该行将积极配合,若有问题将迅速落实整改。

据了解,这并已经不是浙商银行第一次被交易商协会自律处分。早在2018年,浙商银行作为泰安市泰山投资有限公司相关债务融资工具后续管理牵头主承销商,未能及时跟进监测发行人资产无偿划转事项并督导发行人进行信息披露等相关工作,交易商协会给予浙商银行诫勉谈话处分,并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在风控问题上,浙商银行的问题远不止自律检查这么简单。

规模猛增的背后

同业业务激进,罚单不止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浙商银行收到银保监24张罚单。其中,2020年9月4日,银保监会官网公示的信息显示,浙商银行因31项违规违法行为被罚款1.01亿元,并对7名相关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

浙商银行的违法违规案由包括:“不良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本行资产虚假出表、通过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帮助交易对手实现资产虚假出表”以及“以保险类资产管理公司为通道,违规将存放同业款项倒存为一般性存款”等。针对上述处罚,浙商银行回应称,原银监会于2017年对其展开为期三个月的现场检查,在监管机构指导下,浙商银行处罚所涉问题已整改完毕。

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开展治理市场乱象、防范金融风险等各项检查工作,浙商银行成为重点被查银行之一,近年来浙商银行更是屡吃罚单,而这些罚单无一不是浙商银行迅猛发展的“后遗症”。

如果观察浙商银行近几年的发展脉络,不难看出该行从2014年总资产规模6699亿元到2020年底资产规模突破两万亿的过程中,呈现出短时间内的突破性增长。

2014-2018年,农行系统出身的刘晓春赴浙商银行任副董事长、行长等职,并为浙商银行提出“全资产经营”战略。据浙商银行年报,刘晓春的全资产经营战略主要是在发展传统信贷的同时,加强与银行同业、非银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的合作,实现其“同业扩张、投贷联动”策略。

在这一战略的指引下,浙商银行走上了“快车道”。数据显示,2014年,浙商银行总资产6699亿元,2015年其总资产以54%的增速突破万亿;2016-2018年,浙商银行总资产每年递增,分别为1.3万亿、1.5万亿、1.6万亿和1.8万亿。2020年年报显示,该行资产规模达20482.25亿,较上年末增长13.74%。

而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张而来的还有成堆的罚单。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浙商银行被境内监管部门处罚50笔以上。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开展治理市场乱象、防范金融风险等各项检查工作,浙商银行成为重点被查银行之一,而该行历次被罚案由多涉及出表、理财、同业业务等。

在与多数银行类似,在2017年金融去杠杆及资产新规等严监管下,浙商银行也立马降低投资资产的配置力度,加入零售转型大军。2015-2019年,浙商银行的同业资金业务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39%降低至21%,同期零售业务收入占比从9%增至18%。

文丨盆盆 思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