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贷不良增长135%、多项违规收罚单 东莞农商行赴港上市路不平坦

个贷不良增长135%、多项违规收罚单 东莞农商行赴港上市路不平坦
2021年04月23日 16:19 中访网财经

又一家农商行加快上市步伐。4月20日,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东莞农商行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

据悉,登陆资本市场一直是东莞农商行的“夙愿”。早在2012年,东莞农商行就曾表露上市意愿,但上市计划两度夭折。2019年年报中,该行再次表态将“搭建上市工作机制,加快推进上市工作步伐。”2020年6月,东莞农商行首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该资料之后失效,东莞农商行便于近日再次递交了更新后的IPO资料。

东莞农商行对资本市场化的迫切和其资本金承压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54%、14.00%,同比下滑1.09、1.3个百分点。同期该行的总资产增至5484.02亿元,较2018年底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6.0%。不过同期营收、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仅11%、6.55%,业绩增速未能跟上资产扩张速度。

与此同时,该行在业务合规方面乱象显现。据统计,2020年东莞农商行共收到5张罚单,被罚235万元,是广东省内被处罚次数最多、罚金最高的农商行。违规事项涉及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未对集团客户统一授信,贷款业务、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理财业务、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等多项法律法规。这同时暴露了该行或因股权极度分散所面临的公司治理能力不足问题。

由上可见,时隔一年再战H股IPO,东莞农商行的上市之路荆棘多多,并不十分平坦。

营收、净利增速双降,资产减值损失连年攀升

更新后的招股书涵盖了东莞农商行去年最新的财务信息。数据显示,2020年该行实现营收120.47亿元,同比增长2.14%;净利润50.55亿元,同比增长3.80%。

从近三年数据看,记者发现,东莞农商行去年营收、净利增速双下滑,且近年净利润增速明显不及营收及资产扩张速度。

据招股书披露,该行的总资产由截至2018年底的4079.05亿元增至截至2020年底的5484.0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6.0%。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东莞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7.78亿、117.95亿和120.4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1%。同报告期的净利润分别为44.53亿、48.70亿和50.5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55%。即该行的净利增速约为营收增速的6成左右、仅有资产增速的4成左右。

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与该行近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金额的持续增长有关。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东莞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7.17亿元、25.94亿元、27.74亿元。在2019年同比增幅达51.08%的基础上,该行2020年资产减值损失继续增加6.9%。

不良贷款的增加是减值损失计提增加的影响因素之一。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底,在分别核销客户贷款及垫款4.37亿元、11.44亿元及7.87亿元后,东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是20.86亿元、19.44亿元、20.33亿元,同期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7%、1.00%及0.82%,呈逐年下降的趋势。不过,从细分情况来看,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底,该行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约2.35%、1.75%及1.10%,均高于同期总贷款的不良贷款率。

对此,东莞农商行表示,与规模较大的企业相比,小微企业更容易受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进而对小微企业的还款能力产生不利影响。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底, 该行小微企业的公司贷款分别占公司贷款总额的约65.9%、63.3%及60.4%。同期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分别占公司不良贷款总额的约82.9%、72.8%及70.7%。东莞农商行坦言,该行的不良贷款或会因小微企业客户受经济增长放缓或业务及监管环境不利变动的影响而大幅增加,从而可能对该行的业务、财务状况或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2020年,东莞农商行的个人贷款不良也整体上升,不良贷款金额由2019年底的3.55亿元增至8.35亿元,增幅为135.21%;不良率由截至2019年底的0.52%增至0.87%。对此,东莞农商行解释称,主要是由于2020年疫情的原因,该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及信用卡不良的金额增加。数据显示,2020年东莞农商行个人经营贷款、住房按揭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集体上升,分别较2019年底上升0.18个百分点、0.52个百分点、0.72个百分点、0.12个百分点。

净利润增速跟不上总资产扩张速度,让东莞农商行平均资产回报率持续下降。该行衡量盈利能力的另一项主要指标平均权益回报率(ROE)也呈逐年下滑趋势。2018年末、2019年末,该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1.14%、1.12%;ROE分别为16.42%、14.92%。截至2020年底,这两项数据进一步降至1.00%、13.64%。

股权极为分散,去年收5张罚单居省内农商行榜首

记者注意到,2020年H股已有渤海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2家银行顺利实现上市。在获得监管批准后,2020年6月,东莞农商行也曾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一直迟迟未有回应。即此次递表是该行申请资料失效后发布的更新版本。

行业人士表示,相比A股,香港上市门槛虽然不高,但也重视企业的财务指标。递表后未有进展或与其主要财务数据不理想、股东情况、业务合规情况等多个影响因素有关。

招股书显示,股权结构方面,截至2020年底,东莞农商行有83家法人股东及57512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有该行约23.72%及76.28%的股份。仅有一名股东持股5%以上,其为持股5.21%的粤丰投资,也是该行的第一大股东。东莞农商行前五大股东中,剩余4家的持股比例由高到低分别为2.61%、1.74%、1.44%、1.29%。均是东莞当地的民企。

股权结构极为分散与东莞农商行的历史背景有关。资料显示,东莞农商行始建于1952年,前身是东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09年8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启动东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为股份制有限公司。随后该行于2009年12月注册成立,由东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69名法人及57842名个人股东作为该行发起人。

另外,招股书提示,目前该行尚有1名法人股东及291名自然人股东因无法联系等原因而无法核实其股东身份,这些股东共持有该行已发行总股本约0.13%的股份。东莞农商行称,无法保证股东不会提出任何股权争议,例如相关股权被摊薄的争议。这些争议或异议均可能会导致关于银行的负面报道或对银行声誉的损害。

“大量的小股东,可能对参与公司经营决策和监督管理层的积极性不高。实际上,小股东及自然人股东通常也不具备相应的能力。”分析人士指出。

面临较高的治理成本,近年东莞农商行的业务合规性问题也较为突出。有媒体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广东银保监局及各个分局开出了5张单笔百万元及以上的罚单。其中东莞农商行被罚235万元,位列单笔罚金榜首。从受罚次数来看,在2020年受罚的13家广东省内农商行中,东莞农商行同样以5张罚单居第一位。

具体处罚事由显示,东莞农商行存在关联交易管理不到位,未对集团客户统一授信,贷款业务、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理财业务、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商业银行信息披露办法》等25本法律法规的相关条例。同时还有4名相关责任人被处以警告处罚。

就最新招股书披露内容及上市相关事项,记者致电东莞农商行尝试采访咨询。对方表示已向对接部门传达采访需求,稍后将有专人予以解答。不过,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内容来源:新华融媒看财经

记者 贺向军 实习记者 丰凤鸣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