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股份遭问询:主业连亏、负债率走高,董监高薪资为何翻番涨?

哈药股份遭问询:主业连亏、负债率走高,董监高薪资为何翻番涨?
2021年04月23日 16:21 中访网财经

时隔大约两周时间,哈药股份于20日收到了来自交易所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问询函针对哈药股份的年报提出了九大问题,共涉及业绩下滑,资产负债率、应收账款攀升以及董监高薪资大幅增长等方面。

在本月月初,哈药股份发布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07.88亿元,同比下降8.76%,归母净利润亏损10.78亿元。这也是哈药股份自1993年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亏损。不过从扣非净利润数据看,哈药股份去年便已经陷入亏损。

01

巨亏之下,董监高薪资翻番涨

虽然上市近三十年净利润首次陷入亏损,但是董监高薪资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大幅增长。

年报披露显示,2018-2020年期间,哈药股份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合计分别为897万元、1922万元和2211万元。

相比2018年,2019年董监高薪资直接翻番增加了1025万元,增幅高达114%。2020年董监高的薪资继续上涨了15%,金额增加了289万元。

2020年年报显示,哈药股份董事、总经理徐海瑛获得的薪酬最高,金额为税前401.6万元,副总经理肖强薪酬为税前337.9万元,王鹏浩的税前薪酬为260万元,副总经理孟晓东和刘波的税前薪酬分别为126.6万元,而身为哈药股份董事长的张懿宸并未从公司取酬。

2019年,总经理徐海瑛的税前薪酬是333.3万元,2020年增加了68.3万元,而副总经理肖强和王鹏浩的薪酬相比徐海瑛的薪酬涨幅还要高,分别增加了104.6万元和138.23万元。但是同为副总经理的孟晓东和刘波的薪酬则在2020年减少了4万多元,实际上自2018年开始孟晓东和刘波的薪酬就在持续减少,但是下滑幅度微乎其微。

相比董监高薪酬的持续大幅上涨,哈药股份的业绩却持续走低。2019年哈药股份虽然实现营业收入118.24亿,同比增长9.35%,但是归母净利润只有5581.21万元,同比下滑83.88%,而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1214.82万元。进入2020年,哈药股份虽然营业收入下滑仅8.76%,但是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7亿元。

上市近三十年都没出现过的亏损情况,董监高又是根据什么样的考核机制年年加薪呢?

“对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说明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薪酬水平的合理性,是否与公司经营状况相匹配。”交易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哈药股份结合近两年的经营及业绩情况,说明绩效考核目标的实际达成情况及对薪酬结果的影响。

02

应收账款35.78亿,负债率连年攀升

营业收入下滑,净利润爆雷巨亏,哈药股份的资金链也开始承压。

年报披露,哈药股份期末短期借款16.34 亿元,同比增长206%,而货币资金则只有8.97亿元。

“结合经营、投资活动现金流等情况,说明相关债务偿付安排以及是否存在债务风险。”交易所在问询函中表示。

此外,哈药股份还有着巨额的应收账款。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药股份应收账款余额40.37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4.59亿元,应收账款净值高达35.7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33.17%,同比增加 5 个百分点,在其他应收款中,账龄 3 年以上的账面余额 2.29 亿元,占比 87%。

年报披露显示,哈药股份期末其他应付款10.32亿元,其中往来款8.4 亿元,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10.09亿元,其中经营性付现费用3.37亿元、往来款3.1亿元、其他1.81 亿元。

针对财报披露的大额应付款项,交易所要求哈药股份补充披露上述款项的交易背景、交易对方及是否关联方、交易金额、交易安排等情况。

作为一家上市近三十年的医药企业,哈药股份的经营正出现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

哈药股份的经营数据显示,作为公司营收大头的营养保健品营收下滑了42.83%,抗病毒抗感染产品营业收入下滑了31.5%,心脑血管产品营业收入下滑了24.49%,感冒药营业收入下滑4.11%,分产品看仅消化系统的产品营业收入实现了增长。

从毛利率数据看,除了心脑血管产品外,哈药股份的产品毛利率均远低于同行业同领域产品,多个主要产品库存量也同比上年增长数倍以上。

毛利率下滑、产品销售不畅、应收账款不断增加,哈药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也在持续攀升,最近三年资产负债率数据分别为47.22%、52.47%和 66.33%。

虽然业绩持续下滑且销售人员流失,但是哈药股份的销售费用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增加了24.83%。数据显示,2020年哈药股份销售费用10.75亿元。其中,工资及附加5.75亿元,同比增长41.33%,而销售人员同比减少142人,广告宣传费、办公差旅费和业务招待费同比分别增长 85%、20%和 50%。

受疫情影响,2020年多数公司的销售费用存在被动下降的情况,哈药股份反而大幅增长,显得颇为异常。在交易所的问询函中也要求哈药股份结合广告宣传费、办公差旅费和业务招待费的具体内容,说明疫情期间费用大幅增长的原因以及销售人员减少但相应工资及附加金额增长的原因。

内容来源:大舜财经

作者 / 李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