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扩11% 股本 湖北银行“一波三折”的上市路

突击扩11% 股本 湖北银行“一波三折”的上市路
2021年06月14日 15:42 中访网财经

尽管湖北省内的各类银行多达上百家,但至今尚无一家上市银行。作为湖北地区的第三大银行,湖北银行在计划上市的路上筹划多年,但一直未能如愿。如今,在正式启动上市前夕,湖北银行却欲实施增资扩股,这不得不让人疑虑是“缺钱”还是“突击入股”?

6月10日,湖北银保监局公告,批复同意湖北银行增资扩股方案,定向募集不超过7.62亿股的股份。按照去年末68.5亿股本测算,湖北银行此次增资扩股约11.12%。

作为非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渠道之一,增资扩股并非新鲜事物。不包括本轮,自2011年重组成立以来,湖北银行共进行了两次增资扩股,合计新增股本45亿。不过,与前两次的不同之处在于,此次增资扩股碰巧赶上了该行上市计划的启动。

从湖北银行的现状来看,离真正上市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但在这个特殊节点实施增资扩股举措,“巧合性”还是过高了些。在监管层严查“突击入股”的当下,湖北银行此举也被投资者热议。而在不良率骤升、资本充足率连续三年下滑的背景下,湖北银行两大融资计划齐头并进,则更有“双保险”的意味。

同步启动“IPO计划+增资扩股”

就在湖北银行最新一轮增资扩股获批的前一个月,湖北证监局官网发布的《湖北辖区拟首次公开发行公司辅导工作基本情况表》显示,截至4月末,湖北辖区共有56家拟IPO企业正在接受上市辅导,其中排在表格最末行的便是湖北银行,其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

这意味湖北银行喊了多年的上市计划,终于走出了实质性的第一步。不过,在启动IPO计划的同时,湖北银行又即将实施增资扩股举措。

今年2月5日,证监会曾针对IPO企业的股东信息披露,发布了一份指引性文件——《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下称《指引》)。整体来看,《指引》涉及要求发行人清理股份代持、加强对入股价格异常、多层嵌套股东的监管、压实中介机构责任等方面。

其中,关于“IPO前12个月内入股股东需锁定36个月”的规定备受各方关注。《指引》强调,“加强临近上市前入股行为的监管,要求提交申请前12个月内入股的新股东,锁定股份36个月,并要求中介机构全面披露和核查新股东的相关情况”。

从当时监管层的解读来看,上述规定主要是针对“突击入股”的市场乱象。因为在实践中,常常出现这样的现象:一些投资者在企业临近上市前入股或者低价取得股份,上市后取得巨大利益,而这背后可能存在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一系列问题。

或是出于上述监管考虑,对于湖北银行此次增资扩股,湖北银保监局在批复中如是要求道:你行应确保股东资格符合法定条件,入股资金来源合法、合规,并按规定的程序和要求,另行申请本次增资扩股所需审核的股东资格等事宜。

与此同时,同为湖北省本地银行的汉口银行最高7亿的增资扩股方案也获得了湖北银保监局的批复,而目前汉口银行也在冲刺IPO之中。

增资扩股和上市计划同步实施,颇有“双保险”的意思,也折射出湖北银行对资金的极度渴求。

老虎财经梳理发现,自2011年成立以来,湖北银行进行过两次增资扩股。第一次是在成立当年,推出了新增15亿股的增资扩股方案;第二次发生在2017年,启动了30亿的新一轮增资扩股计划。

资产规模向前,资产质量向后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银行是在原宜昌、襄阳、荆州、黄石、孝感五家城市商业银行的基础上采取新设合并方式组建而来的。2011年2月27日,该行正式成立。

成立十年来,无论在营收上,还是在资产规模上,湖北银行的业务发展都呈现逐年攀升的欣欣向荣景象。截至2020年末,该行营收规模约80亿元,较2011年增长了三倍多;资产规模从成立之初的580亿元,如今已突破3000亿关口达3044亿元,位列湖北省本土银行第三位,仅次于汉口银行的4388亿元和武汉农商行的3322亿元。

不过,对于银行而言,比资产规模扩张更重要的是资产质量。近年来,湖北银行在业绩经营上的表现并不稳定,资产质量也有恶化迹象。

自2015年起,湖北银行业绩进入低增长期,营收同比增速从双位数跌落至个位数,连续三年保持在6%左右,同时净利润也首次出现负增长情形。随后,湖北银行的上市计划似乎被遗忘了一般,一度进入了静默期。进入2018年后,该行业绩大幅回升,上市计划才再次被提起。

然而,去年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却再次打乱了湖北银行的增长趋势。由于正处疫情爆发中心,湖北银行业务经营受到较大影响,2020年营收、净利增速双双收负。

一边是资产规模不断扩大,一边是公司业绩上下波动,湖北银行问题出在了哪?

老虎财经注意到,湖北银行业务扩张的十年,几乎也是其不良贷款占比不断提升的十年。2011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86%,到了2020年这一数值已经攀升至了2.49%。即便剔除疫情影响,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基本维持在2%左右,2017年、2018年不良率均在2.2%以上,远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

资产规模的扩张对湖北银行资本充足率也造成了冲击。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跌至13.11%,尽管仍处在监管标准之上,但延续了去年的下滑趋势,较上期下降了0.9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或是过去几年不理想的业绩状况,抑或是上市计划的迟迟无果颇让股东失望,成立以来湖北银行股权结构历经更迭。2016年,该行原第七大股东武汉华森塑胶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1.26亿股湖北银行股份全部转让给了武汉汇森投资有限公司;2017年,原(并列)第一大股东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将所持湖北银行全部股份转让给了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

争夺“湖北首家上市银行”

有意思的是,湖北省内的各类银行多达上百家,但至今尚无一家上市银行,因此多家当地银行一直在争抢“湖北首家上市银行”这个称呼,其中湖北银行呼声很高。

早在2015年,刚刚成立满4年的湖北银行就在当年的年报中首次披露了上市意图。在当时的年报中,湖北银行表示:“开展券商选聘,启动上市辅导,稳步推动上市工作进程”,同时称董事会初步达成了“先启动H股IPO,待A股IPO申报路径通畅后再择机回归A股”的共识。

然而,在随后两年的年报中,湖北银行却未提及上市工作进展。直到2018年,湖北银行才再度将上市计划提上日程,并在年报中明确了其“12345”的五年发展目标:一年调整、两年晋位、三年赶超、四年达标、五年上市。

自身冲击IPO久久无果,湖北银行还面临省内另一个强大对手的“抢头名”挑战。

就在湖北银行成立的前一年,作为湖北地区资产规模最大的城商行,汉口银行就已与海通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但由于股东武汉信用风险管理有限公司受让国民信托和武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汉口银行股份的股东资格一直未获监管批复,汉口银行的上市计划也是久拖未决。

为扫除这一上市障碍,武汉金融控股集团出面受让或收购武汉信用、国民信托等股东所持汉口银行股份。去年1月,武汉金控的股东资格获得监管批复,武汉金控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得以成为汉口银行第一大股东,这也意味着困扰该行的国有股确权问题得到了基本厘清。

于是,同年12月,汉口银行再次将IPO计划提上日程,并获批向证监会申请A股IPO,发行规模不超过13.76亿股。

从上市进展来看,刚刚进入辅导期的湖北银行明显要比汉口银行慢了一拍。湖北银行能否摘下“湖北首家上市银行”这块金字招牌,目前来看还存在不小的变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