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合同”转股,贵州易鲸捷董事长被爆涉嫌偷逃税1.2亿?

“阴阳合同”转股,贵州易鲸捷董事长被爆涉嫌偷逃税1.2亿?
2021年06月20日 17:32 中访网财经

贵州易鲸捷董事长被爆涉嫌偷逃税1.2亿,爆料人还给出了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6月3日给出检举税收违法行为接收回执,且相关方还表示,因为他举报的数额巨大且证据确凿,国家税务总局很快给了答复。但易鲸捷却否认了此事,认为是无中生有,怎么回事?

6月9日,贵州易鲸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易鲸捷”)通过其官微易鲸捷大数据库发布了一份严正申明,称此前媒体针对董事长李静逃税是凭空捏造、无中生有、恶意诋毁的造谣信息,影响到了公司正常融资以及业务开展。

但无风不起浪,被认为是无中生有的相关方,却出示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证据链”,包括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6月3日给出检举税收违法行为接收回执,且相关方还表示,因为他举报的数额巨大且证据确凿,国家税务总局很快给了答复。“该案已由总局督办并移交到山东税务局,案件由涉案公司所在地查处。”国家税务总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知相关人。

这是怎么回事?

此前,6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国家税务总局依法受理了群众关于贵州易鲸捷董事长李静涉嫌在股权转让中通过“阴阳合同”偷逃税1.2亿元的举报。国家税务总局接报后高度重视,当即要求相关税务机关对涉嫌偷逃税行为依法依规进行严肃查处。”

该报道指出,李静在2020年间分八次将个人在济南维鲸捷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济南维鲸捷”)的股份转让给不同的个人和企业,权益比例转让份额合计21.9667%,获得的股权转让价款1.2245亿元。但李静通过签订“阴阳合同”隐瞒了股权转让,以入伙出资方式为彭女士等人到工商备案,备案资金仅为320.6818万元,逃避了纳税申报。而彭女士等人入伙出资时间则被提前至2016年3月24日,即济南维鲸捷成立后的第7天。爆料人士还称,“他已经向有关方面提交了李静将股权转让款中的6000万元通过“特殊渠道”汇到境外偿还债务的证据。”

该则消息在数据库行业引发震动。此前明星阴阳合同事件闹沸沸扬扬,明星工作室接连注销,而贵州易鲸捷公司所处的数据安全行业更加令人敏感。目前国家税务局正在推动税收征管第三次变革,将以最严格的标准打击偷税骗税违法行为。虽然易鲸捷回应称《国家税务总局受理易鲸捷董事长1.2亿偷逃税案》是不实报道,但董事长李静并没有正面回答国家税务总局是否立案查处其“偷逃税”。

阴阳合同转股?

2014年的“棱镜门”事件让国人意识到国家信息安全的重要性,而李静曾表示要做“大数据时代的仓库管理员”。

资料显示,易鲸捷是贵州大数据产业集群中本土培育出来的重要企业之一,于2015年12月在贵州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注册成立,主要从事数据库业务,公司核心产品EsgynDB是一款分布式的融合数据库,底层采用Hadoop架构,结合自主研发的SQL引擎,可以满足高速的海量数据处理。曾获得了政府的投资,以及试点以本土创新技术为当地两家金融机构提供基础数据库服务,累计获得了总计6亿多元的订单,赢得了快速成长的空间。

天眼查显示,贵州易鲸捷成立于2015年12月,初始注册资金6887.20万元,经过A1轮、A2轮和B轮增资扩股后,公司注册资金增加到7334万元。最近一轮融资是在2021年5月9日,中国软件投资了5679万元,实控人李静担任易鲸捷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从股权结构看,济南维鲸捷是贵州易鲸捷的第一大股东,截至目前持有其37.49%的股份。而济南维鲸捷成立于2016年3月17日,注册资本3272万元,也是李静担任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

据相关方爆料称,工商备案显示,2020年期间,李静委托彭女士向彭女士在内的8名个人和公司,转让她济南维鲸捷股份和权益比例,其中权益比例转让份额合计21.9667%。李静个人与彭女士等人签订了《关于贵州易鲸捷项目的投资合作协议》,彭女士等人通过购买李静持有的济南维鲸捷股份从而间接获得了贵州易鲸捷的股份。

目前尚不知该媒体口中的彭女士是谁,但2020年12月8日,贵州易鲸捷发生了一则高级管理人员备案的变更信息,变更后新增一彭姓人士彭翼敏。

资料还显示,彭翼敏还持有济南维鲸捷19.96%的股份。

据称,2021年3月25日,李静为彭女士等人办理股权登记时,要求股东签字提交给工商部门的济南维鲸捷合伙协议、出资确认书、变更决定书和入伙协议显示,彭女士等人入伙出资时间被提前至2016年3月24日,即济南维鲸捷成立后的第7天。

彭女士等人则以济南维鲸捷成立之初的注册资金数额对价实现了股权受让,李静则通过隐瞒股权转让逃避了纳税申报。相关人士称“该案已由总局督办并移交到山东税务局,案件由涉案公司所在地查处”,并出示了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检举税收违法行为接收回执。

涉嫌偷税超1.2亿元?

不过,假若偷税坐实,那么按照举报人的说法,李静可从中获利超过1亿元的非法收入。

贵州易鲸捷B轮融资协议显示,公司在2016年到2018年经过A1和A2轮融资,分别获得1.28亿元和4000万元投资,估值为10.08亿元;2019年11月,公司B轮融资通过增资扩股吸纳南京高科新创投资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1亿元人民币后估值为14.87亿元。

爆料人提供的资料显示,李静在与彭女士等人签订转让济南维鲸捷股份的《关于贵州易鲸捷项目的投资合作协议》时,双方则是按照贵州易鲸捷2019年11月B轮融资后14.87亿元估值价格计算。李静出售济南维鲸捷21.9667%权益比例,相当于贵州易鲸捷股权比例为8.2353%,获得收入为1.2245亿元。

通过签订“阴阳合同”隐瞒股权转让,以入伙出资方式来为彭女士等人在工商备案,备案资金仅为320.6818万元,与李静实际获得股权转让价款1.2245亿元相差1.1924.亿元。《个人所得税》规定,纳税人应当依法在次月15日内向主管税务机关申报纳税,不予申报或者虚假申报将被行政处罚或刑事追责。

另外,在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后,国家税务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这次征管改革是推动税收征管的第三次变革,国家税务总局将按照《意见》的要求,以最严格标准依法防范和打击各类偷逃骗税违法犯罪行为。

此前明星偷税漏税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但他们都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了一定代价。若李静恶意逃税,将受到国家税务总局严厉打击,而其所处的数据安全行业更为敏感。

去年5月26日,全国人大代表、合肥工业大学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檀结庆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三点建议:扩大国产数据库金融领域试点,设立数据库产业引导基金,搭建前沿技术信息共享平台。

多年来,金融数据库核心技术被外国垄断,全球数据库市场中,前五大供应商甲骨文(Oracle)、IBM、微软等国际厂商占据了87.7%的市场,国内数据库公司市场占比不足20%,且缺乏核心技术。在檀结庆看来,站在国家利益的高度,使用国外数据库,尤其是美国企业的数据库,无疑将给我国带来巨大的信息安全风险,迫切需要从国家层面推动相关行业变革。

2015年,国家在贵州设立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而易鲸捷对外官宣是全球最早推出的下一代融合型分布式国产数据库的技术公司,于2019年承担了贵阳银行与贵阳农商银行核心交易系统数据库国产化试点任务。而贵阳银行核心交易系统数据库国产化试点项目的探索,贵州易鲸捷对外官宣这是我国国产数据库在银行核心系统应用的首次技术突破和创新。

尽管这些年在国家重视下获得了快速发展,但国家数据库公司在市场竞争中仍处于劣势。不过,也被不少企业钻了空子,背后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断,刑事诈骗频繁发生。

由于部分企业打着“守住国家金融安全底线”实则大玩资本游戏套取政府项目、资金,对行业有深度了解的孙建章律师指出,数据库涉及到金融安全,企业如果涉及偷逃税,则不仅要查其账,更要对其技术重新审查。“随着相关税务机关调查核实工作不断展开,易鲸捷董事长李静涉嫌偷逃税1.2亿的举报,将会揭开国产数据库投机违规内幕。”

由于易鲸捷所处行业的特殊性,或需要给出国家税务总局是否立案查处其“偷逃税”,更正面确切回答,尽可能减少该消息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非以企业公告方式公开进行简要否认。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