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内部和投资者都预期悲观?

花样年内部和投资者都预期悲观?
2021年09月18日 11:16 中访网财经

从财报数据看,花样年的现金流远没有到“暴雷”的境地。但是,某头部房企财报中的债务水平还有下降,却在近期“轰然倒下”。房企的资金链断裂,只在旦夕之间。

花样年被标普下调评级至负面

9月14日,标普全球评级发布报告称,将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样年”)评级展望调整至负面,并确认“B”评级。因其有大规模境外到期债务会拖累公司的财务,预计公司下半年其去化和现金回款将面临压力。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花样年有约7.62亿美元债到期,有11.5亿美元债将在2022年到期。由于收益率处于高位,可能导致花样年无法发行新债券,表明再融资风险加剧。而2022年债券的到期时间集中在下半年,再融资前景取决于未来6-12个月花样年资产出售计划的执行情况。

境内债券方面,花样年有约17亿元的债券将在11月份和12月份到期或可以回售,标普认为这能够对部分债券进行再融资或续期。

截至6月30日,花样年的信托贷款有52亿元,其中约35亿元将在一年内到期。

截至2021年6月,花样年在控股公司层面还拥有约100亿元人民币现金,据管理层透露随时可用。但如果将大部分现金用于偿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影响运营和未来的流动性状况。这虽然不是偿债的优先选项,但能够提供流动性缓冲空间。

美元债兑付压力大增,已有机构拒绝接受花样年债券作为抵押物

在百强房企中,花样年的企业战略有“逆周期”特征。

2012年,花样年开启所谓的“轻资产转型”,因此错失了2015-2016年的地产黄金周期。2019年,花样年一度退居幕后的创始人和最大股东曾宝宝回归一线出任执行董事,同年花样年提出了“二次创业、弯道超车”的口号。花样年董事会主席潘军也多次公开表达了对业绩数据的追求,一度喊出了“千亿”目标。

但是,同样是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房住不炒”政策。花样年逆势扩张大大提升了自身债务压力。

年报显示,截止2020年末其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为72.4%,高出70%的红线。其净借贷比率为75%,低于100%的红线,非受限资金与短期债务的比例为1.37倍,满足1倍的要求,目前仅踩中一道红线。

但是,上述数据并不一定能反映其真实债务压力。毕竟某头部房企财报中的债务水平还有下降的情况下,近期却突然“暴雷”。

花样年的最大债务压力来自美元债,在其债务中占据了一半以上,且面临着集中到期兑付压力。7月份和9月14日,惠誉、穆迪和标普先后将花样年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至“负面”。三大国际评级机构都下调评级情况下,美元债投资者购买意愿必然大降,花样年想要再通过美元债融资和“借旧换新”会难上加难。据悉,已经有机构拒绝接受花样年债券作为抵押物。

7月单月,花样年集团的销售额为约51.17亿元,较上月环比下降17.6%;8月单月,花样年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销售额为约40.33亿元,较上月环比下降21.18%。

连续2个月销量环比下滑,说明花样年去化速度或出现问题,现金流和还债能力继而承压。这可能大大加大其债务压力。

花样年内部和投资者都预期悲观?

在9月15日开幕的2021博鳌房地产论坛大会上,花样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潘军表示,传统销售旺季“金九银十”不仅没能如期赴约,且各地销售呈现明显颓势。潘军还预测,如果明年6月份政策环境没有改善,销售仍然延续这种颓势,60%的民企开发商或面临倒闭。

这反映花样年内部对行业前景的悲观预期,或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花样年自身的经营状况。

投资者也对花样年的信心不足。截止9月17日收盘,港股花样年控股股价已经从年初高点的1.32港元/股一路下滑至0.54港元/股,总市值仅31.17亿港元,不仅股价被腰斩,还沦为“仙股”。交易也不活跃,9月17日交易量仅204.82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花样年已经被外界讨论“暴雷”的可能性。自媒体“青岛楼市爆料”指出了花样年接下来有“暴雷”的可能性;另一自媒体“陌爷地产圈”则用“迫在眉睫”来形容花样年。在网传的一份“2021年9月中国房地产公司暴雷排行榜”中,花样年的“暴雷程度”也被打了4星。

上述评论并不一定代表花样年真实的资金链情况,但是却可作为参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