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系资本打手”钜盛华走向末路

“宝能系资本打手”钜盛华走向末路
2022年08月04日 14:26 中访网财经

深圳钜盛华年亏超百亿,外界终于窥见宝能系流动性危机里的冰山一角。

这家姚振华手里的重要资本平台,一直是他在资本市场攻城略地的利剑。从早期发起宝万之争,后来陆续控股和参股多家上市企业,他的资本版图从地产扩至食品、能源、汽车、保险等多个领域,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如果不是去年出现流动性危机,姚振华的野心可能还会无限膨胀。

巨亏115亿元

深圳钜盛华一再延期的2021年年报,揭开了宝能系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

去年,深圳钜盛华实现营业收入743.90亿元,同比下降22.80%,净利润亏损115.23亿元,较上年大降241.61%。

公司本应在3月披露去年年报,即便中途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被监管部门敲打也一延再延,这家企业的经营状况愈发被外界关注。

在这份姗姗来迟的年报里,公司4大业务板块,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综合金融业务历来是公司业务主力板块,去年实现收入675.21亿元,同比下降24.59%,毛利率进一步恶化至-16.41%。

综合现代物流业务、调味食品及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16.61亿元、51.16亿元和0.93亿元,分别较上年下降70.76%、0.14%和98.53%。

整体上来看,去年公司盈利水平未能得到改善,反而愈发疲软,毛利率为-11.76%。

公司披露,综合现代物流业务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和宝能集团暂时流动性影响,导致业务萎缩、收入减少;其他业务减少,则是去年将杭州新天地并入前海人寿一并作为综合金融板块。

除了经营指标不太好看,公司还如实披露了几个危险的财务指标。

截至去年末,公司有息债务余额822.91亿元,对外担保总额572.89亿元,因频繁融资及对外担保等涉诉金额高达550.02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仅61.19亿元。

同时,年报披露,公司关联方及非关联方往来资金存较高风险。去年末,公司其他应收款规模896.90亿元,主要是关联方满足日常经营所需产生的临时拆借款,考虑到宝能集团流动性紧张,相关往来款未来或较难回款。

解救无门

无论是早期的宝万之争,还是后来的血洗南玻A ,钜盛华旗下前海人寿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持牌险资机构,一度是姚振华驰骋资本市场的重要工具。

伴随姚振华走到今天,前海人寿这块金字招牌,早已没有往日的辉煌。

据钜盛华年报,2021年,前海人寿实现营业收入647.29亿元,占公司收入的87.01%,不过,归母净利润仅1.16亿元,同比下降89.85%。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额高达23.23亿元。

作为钜盛华重要收入来源,前海人寿盈利能力骤降,意味着企业自我造血能力下降,进一步影响到公司债务偿付能力。

同时,前海人寿的偿付能力也在进一步削弱。据报道,今年一季度末,前海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66.39%,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10.17%,接近监管50%和100%的红线。另外,今年一季度前海人寿保费收入大降78.53%,是国内74家寿险企业中保费收入下降最大、亏损最多的企业。

而且,前海人寿已连续7个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C级,长期低于B类红线,成为偿付能力不达标的险资企业。

截至去年末,钜盛华持有前海人寿51%股权,过半处于质押中。另外,钜盛华持有的深业物流96.55%股权,也有近半质押。

钜盛华一方面亟待输血援救,一方面随着汽车业务停摆、城发板块疲软,宝能集团早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8月3日,在宝能集团8月董事长办公会上,姚振华提出要扎实改善经营,坚决推动城发板块跨越式发展,实际上是加快销售回款,可这在行业低谷里又谈何容易。

度过这场危机,深圳钜盛华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耐心。自去年9月以来,公司已26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153.45亿元。大公评级在去年10月就已将钜盛华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在去年末,公司逾期超过1000万元的有息债务中,就将37家金融机构拉下水,涉及10家银行、12家信托、3家证券企业以及12家非银机构,逾期金额共计375.04亿元。

资本图散

尽管宝能系深陷流动性危机,似乎没有削弱姚振华的野心。

上个月,深圳钜盛华染指前海人寿经营和人事,让前海人寿彻底陷入无董事长、无总经理和无监事长的“三无”企业,实控人姚振华被银保监会约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海人事人事变动还没平息,前海人寿、宝能系在南玻A人事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引发深圳证监局的重点关注。即便是在行业寒冬,姚振华仍试图增强对这两家企业的话语权和地位。

让他未曾料到的是,就在宝能系企业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股份持续被动减持之时,中炬高新(600872.SH)二股东火炬集团、鼎晖系联手增持,打了姚振华一个措手不及,中山润田在中炬高新的控股地位遭遇威胁。

据中炬高新7月19日公告,随着中山润田再次被动减持1.6%,持股比例降至17.84%,与火炬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所持股权差距缩小至5.53%。

考虑到今年4月到期的重庆国际信托债务,预计中山润田持有比例将降至14.72%。随着其他债务到期,预计中山润田还将持续被动减持。

与此同时,宝能系在韶能股份(000601.SZ)的控股地位已经不保。今年6月,宝能系企业华利通持有韶能股份1.42亿股被司法拍卖,首次流拍之后,深圳中院日前裁定将重新强制拍卖,宝能系在清洁能源领域已经出局。

自去年以来,宝能系在化解债务危机中穷尽办法,减持华侨城A套现,大比例质押所持有南玻A、南宁百货等股票融资。

在行业周期里,公司拿出8大地产类资产变现,市场估值千亿,迄今也未见套现解困。据克而瑞数据,今年1-6月,公司地产业务操盘金额19.9亿元、操盘面积7万平方米,分别下降61.36%和78.40%。

内容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杨柘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