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浪费”不是行为艺术

新民艺评|“浪费”不是行为艺术
2021年10月24日 18:31 新民晚报新民网

世界粮食日前夕,在上海,广告行业从业者杨烨炘用500克黄金打造了1000粒纯金大米,将总价值20多万元的纯金大米,一粒粒扔进黄浦江、垃圾桶、下水道、公交车、地铁站、马路上、草丛中……他告诉媒体,他是以这种“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讽刺浪费粮食的行为,“我想唤起国民对粮食安全的重视,探讨浪费与节俭,小康与贫穷,价值与价格,富裕与富强之间的关系”。

图说:杨烨炘将纯金大米扔进黄浦江 资料图

在行为实施者杨烨炘看来,吃不完就扔掉大米的行为是浪费,那么,把贵金属扔进下水道垃圾桶就算不上浪费了吗?如果把这些价值20多万元人民币的黄金换成大米,送到那些需要的人手里,是不是比扔进下水道有更多的社会价值,又岂是“浪费粮食”这个主题所能涵盖的?这项行为艺术既然是以“反浪费”为名,艺术行为本身也应当要经得起“反浪费”的审视。以一种意义上的浪费抵制另一个层面上的浪费,本身就有悖社会公序良俗,若以为一切冠之以“行为艺术”之名,便可以偷换概念,用狡辩挑动人们的神经,恐怕也是对于“行为艺术”的误读与误导。

行为艺术是指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由个人或群体行为构成的一门艺术。行为艺术必须包含以下4项基本元素,除这些之外不受任何其他限制:时间、地点、行为艺术者,以及与观众的交流。所有的艺术中,行为艺术被认为是最具争议,也是最难懂得的艺术。

评论家威廉·温特尔说过:“自我表现是人类天性中最主要的因素。”当你在观看行为艺术的时候,可能面前的艺术给观众带来的感受并不十分愉快,艺术家想要观众质疑自己对于艺术的定义,这并不会总是以舒适和愉快的方式进行。以行为艺术之母阿布拉莫维奇的几个颇具影响力的作品为例,她在《凝视》这个作品中,直面所有的参观者,让每个人都成为表演的一部分,7个多小时无动于衷,直到遇见前任伴侣乌雷,潸然泪下。作品平衡了观众与表演者之间的关系,讨论了身体极限与心智状态的可能性。阿布拉莫维奇说:“我们总是投身未来,或在过去的反思中,却很少活在当下,要想真正活在当下,就请坐在这把椅子上,注视我的双眼,你所注视的并不是我,我只是一个道具,一种媒介,就像一面镜子,你反映你自己,然后出现了各种情绪。”

阿布拉莫维奇以自己所费无多的行为换来观众的凝视,静默中的彼此理解,甚至眼泪,如果杨烨炘耗资颇巨的扔掉黄金大米,真的能唤起大众对于不再浪费粮食的觉悟,如对待黄金一般对待面前的每一粒米,那么这次的行为可算得上成功。可是,以一种更大的浪费抵制另一种浪费的行为,最终的效果只不过是收获了普通人对行为实施者本人的关注,使原本的籍籍无名,变成了热议话题——广告人杨烨炘这次行为若以“广而告之”的程度来衡量,可算得上“成功”,但是,他的行为的意义,最起码在表达的艺术意义上是失败的。

并非所有痛苦都能汇成语言,并非所有的快乐都能化作歌声。同理,并非所有的“行为”都能称作“艺术”。真正好的行为艺术,是一种无声的表达,不只有刺激的表演,也不是哗众取宠的“浪费”,包含其中的应该是我们这一个时代的困境。(徐佳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