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国企“自我激活”混改模式开创者,北京外企人力公司案例剖析

地方国企“自我激活”混改模式开创者,北京外企人力公司案例剖析
2019年10月24日 07:10 杠杆游戏

摘要:解读北京外企人力公司混改战略

文|刘斌(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学博士,访美学者,知本咨询首席国企改革专家)

编辑|亿亿

在北京求职、创业,特别是曾在外资企业打工拼搏的白领、蓝领们,对一个名字再熟悉不过:

FESCO。

或者叫做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公司。

这家企业,伴随着北京不断成为外资大企业投资核心目的地,成为连接广大国内求职者和这些外资企业的最重要通道之一。

由于市场需要,当然也由于地方政策安排,从1979年开始,FESCO便承担起为在京外企输送人力资源的历史使命。

四十年以后,这家企业已经整体成为中国500强企业的一员,北京市属重要国企集团,成为一个以人力资源外包服务为主,涉及旅游会展、文化传媒、房地产物业等多个行业的综合性大企业。

成长不易,突破更难。

四十年发展,FESCO成为一个知名品牌,但依然充满前行挑战。

人力资源服务,是一个高度参与市场竞争,完全依靠智力创造的行业;全球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基本都是股权、组织、人才、机制全部市场化、资本化的现代公司制模式,而FESCO虽然已经成为有一定规模的人力服务公司,但是在全国的发展过程中,传统国有企业的机制仍在不同层面上制约企业的进一步成长。

所以,FESCO需要改革,中国国有人力资源服务公司需要改革。好消息是,2019年9月份,FESCO率先在行业里实现了改革的第一步:

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混改落地了!引战成功了!

这是FESCO的一大步,也是中国智力服务型国企改革的一大步,具有对未来长期的示范效应。

对于这样重要的案例,我们不妨多说几句,多学习几页。

FESCO混改案例最新发生,还在发展和落地中,这个案例的基本情况是什么呢?一起简要看看。

2019年6月6日,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增资项目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

拟征集投资方数量2个,2家新进投资方持股比例合计不高于13%(其中单个新进投资方持股比例不低于4%)。

非公开协议方式引入特定投资方1家,3家投资方合计持股比例不高于14%。

2019年9月3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北京外企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增资项目成交公告。两家投资人一共增资投入76,875万元,募集资金对应股权比例为12.8125%。

现在,FESCO已经变成了这样的股权结构:通过混改增资的方式,FESCO人力资源服务从一家北京市直属的全资企业,开始向一家多元股东的市场化公司迈出第一步。

原控股股东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由100%降至86%,新入投资者天津融衡持有股权8.8125%、创新产投持有股权4%,非公开协议方式引入特定投资方北京京国发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持有股权1.1875%。

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兼实际控制人。

如何评价FESCO这次改革的特点呢?只看这些数据还不够,我们一并讨论讨论这几个投资人。

二、FESCO混改投资者

这次外企人力公司引入三个投资人,它们的加入,能够带来什么新的动力和新的激情,大家都很关心。

第一个投资者,北京创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新产投”),成立于2018年12月,注册资本200,000万元。公司是一家以股权投资为基本业务的产业基金型股权投资机构。

虽然成立不到一年,但它不是一般的投资机构,这家企业是由诸多知名企业共同发起成立的:

通过这个结构图,看得出创新产投是由北京市国资直属的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为主要发起人和投资人,吸引了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深圳市国资)以及京东方集团、金隅集团等多家北京市属国企集团作为联合投资人的投资公司。

从名字上就能感觉到,这个企业成立,就是要帮助投资和发展战略性、创新性、先导性产业,我们可以大致认为,这是一家政府搭台,市场运作,面向未来的战略引导型财务投资者。

第二个投资者,天津融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融衡”),背景来自于中央企业控制的信托资本。

天津融衡成立于2019年3月,公司主要从事对未上市企业的投资,对已上市的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及相关咨询服务。这家投资型企业成立时间也不长,刚刚半年,看似专门为类似FESCO的项目成立的投资平台。

这家企业的投资方,一共有三个:

天津融衡是家新企业,但其主要投资人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却是有长期历史的信托企业,目前是中央企业国机集团下属恒天集团作为大股东的信托公司,总体来看,天津融衡也是一家国有北京的市场化资本出资方,典型的财务投资者。

第三个投资者,即FESCO非公开协议方式引入的特定投资方,北京京国发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京国发股权投资”),名字也是一家投资基金性的企业。

京国发股权投资成立于2011年12月,是北京市国资系统的市场化基金:

从股权结构能够明白,FESCO这个第三个小投资人,是北京市属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基金占股90%以上的一个投资下属企业,这家企业的参与,是北京市充分利用市场化金融工具为国企改革服务的直接体现。

三个股东说完了,从这些股东特点能够对FESCO混改进行怎样的阐释呢?

三、地方国企“自我激活”混改模式

“自我激活”模式,是我们今天第一次提出来的国企混改概念。

如何理解?

国企混改,一般来说是实现三个方面的目标:对接战略资源推动成长战略、完善财务结构推动资本运作、激发组织活力提升人才动能。

大量国企都能认识到,实现这三个中的一个或者多个目标,可以通过“混”的方式,还要通过“改”的方式。

所以,到目前为止,国企混改中都是以吸引战略投资人为基本目标和对象,希望把战略性资源对接进来,让自己快速成长。

但是,市场有时很热烈,更多时很冷淡。就拿1-9月中国国企混改项目的成功率来说,只有不到50%的企业找到了投资者,另外一半多的拟混改项目都交易失败。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说明市场里那些像白马王子一样的理想战略投资者并不多,甚至是稀缺资源。

下面问题来了!

如果一家国有企业寻找理想的战略投资者有困难怎么办?

或者一家企业自身条件很好,国有股东只希望通过混改激活体制,而不希望分散股权和控制权、收益权怎么办?

这种情况,对于国资监管部门,对于国有企业集团,都是重要的选择性问题。是想办法混改成功,还是放下混改,终止这个改革进程?

FESCO的案例,给我们一个新的解读。

FESCO是一家知名公司,混改释放大量股权,对于国有股东来说需要慎重权衡,吸引什么人来对公司长期发展有价值,也是一个核心的不确定性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京选择了本地区直属的国有市场化资本和基金为FESCO混改的主力部队,同时引入了央企背景的信托资本,虽然缺少了所谓战略投资者,但是目前的三个财务投资者,都不会对FESCO目前的控制权和治理模式产生重要影响,同时可以通过这样一个股权格局,更好的推动公司市场化机制建设。

从这个角度来看,FESCO的案例是北京市利用自身国资条件,帮助本地优秀国企推动混改成功落地的典型。

所谓混改的“自我激活”,是和“外力激活”相对应的。一般的混改,国企要在系统外部选择投资人,靠外部投资者推动企业变革,这叫外力激活。

而我们谈到的FESCO这类案例,是通过寻找本地区能控制的其他国有市场化背景的投资者作为投资者,通过自主可控的方式实现混改的整体设计和执行。

“自我激活”,对于目前各个省市下属国企的改革有一定参考意义。在国有资本实现重组、集中、流动的新监管模式下,通过推动本地区内不同渠道的资本参与股权多元化的方式,一是帮助国企实现混改,而是整合了产业和资本,这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

需要注意的是,“自我激活”是地方国企提高混改成功率的一种有效方法,但是不能和“自娱自乐”、“左手倒右手”,或者“做做股权表面文章”的思路混为一谈。

“自我激活”必须进行激活,在市场化管控和市场化机制方面,将地方国有企业变成真正的活力源泉。

在这个方面,FESCO已经完成了第一步,预祝这家公司未来的混改能够持续成功!

版权声明:本文系知本咨询旗下自媒体“混改风云”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北京知本创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核心专家团队、最多原创管理技术、数百家大型国企咨询服务经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