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农夫山泉赴港IPO背后的危与机

上市?农夫山泉赴港IPO背后的危与机
2020年03月22日 22:14 杠杆游戏

2020年的农夫山泉出镜率有点高。在“毁林取水风波”后,又传出要上市的消息。

3月17日,中国证监会网站显示,关于农夫山泉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申请材料已获得接收。这也意味着,农夫山泉港股上市安排为H股计划。

2008年至今,关于农夫山泉的上市传言,也从未停止过。

早在2017年3月,农夫山泉出现在浙江辖区辅导上市的公司名单中,引起其上市传言;2017年11月,农夫山泉将借壳乔治白上市的传言再次出现。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曾在2017年6月公开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2018年5月,农夫山泉和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工作协议,上市传言似乎被证实。

不过,2019年1月12日,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报告显示,2008年3月20日,中信证券与农夫山泉签署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合作框架协议》,并于2008年5月22日签署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协议》。2018年12月29日,经双方友好协商一致,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述辅导协议的终止协议。

这一次,农夫山泉相关负责人对外的表态和此前几次几乎没有差别——不予置评。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这次又被传上市之前,2020年初的农夫山泉因“毁林取水”风波闹得沸沸扬扬。有人举报称农夫山泉未经审批,疑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施工取水,破坏植被。

曾经农夫山泉因“天然”而被热捧,如今也应“天然”而被质疑。如有媒体援引环保专家董良杰的观点:“10年前做大自然的搬运工还可以,现在污染很大。化工、冶炼,尤其是矿山产生的大批矿渣中的重金属,非常难处理。”

“毁林取水”只是一个引子,背后是这些年我们大环境发生的变化。这一行业的钱景非常大,但门槛也在逐渐提高。

公开资料显示,农夫山泉于1996年由钟睒睒创建,主要销售饮用水及饮料等。

其官网介绍。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饮料20强之一,专注于研发、推广饮用天然水、果蔬汁饮料、特殊用途饮料和茶饮料等各类软饮料。目前有八处水源地,分别是千岛湖、长白山、丹江口、万绿湖、峨眉山、太白山、天山、武陵山。

据钟睒睒旗下另一公司万泰生物2019年6月在中国证监会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农夫山泉未经审计的总资产200.75亿元,净资产144.11亿元,净利润36.16亿元。

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股份占比15.03%,而同样由其创建的养生堂有限公司持有农夫山泉65.52%。

不像宗庆后、马云、李书福等浙江企业家,1993年就已经创办了养生堂公司的钟睒睒,很少为行业外所熟知,即便是业内,不少人对他的印象也很碎片化。

但有一项个性是公认的——特立独行。

不参加企业家协会,企业界交友不广,没有政界身份,几乎不陪政府官员吃饭,在快消圈里,人送外号“孤狼”,以此描绘他自负、好斗、桀骜不驯,甚至无所畏惧的性格。

所以外界也有传言说,农夫山泉屡次上市无果,一部分原因是钟睒睒性格使然,农夫山泉近8成股份在钟睒睒手中,这样一个充满掌控欲、行事独立的企业家,如何能接受来自资本市场的“钳制”,要怎样与别人共享企业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受“黑天鹅”的影响,餐饮、旅游等行业普遍受到影响。作为上游供应商的水饮企业,一方面受到下游市场的考验,一方面也迎来消费者“囤货”的机遇,可谓是危与机并存。

或许,这也是农夫山泉此时上市的一个原因?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