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债!没钱?蛋壳公寓再陷风波,究竟有多难

被追债!没钱?蛋壳公寓再陷风波,究竟有多难
2020年11月11日 20:37 杠杆游戏

就在所有人沉浸于双十一的剁手与狂欢时,另一边,上市不久的蛋壳公寓又上了头条。

据公开报道,11月9日,包括租户、供应商、保洁等在内的数百人聚集在位于北京的蛋壳公寓总部进行维权。其中有供应商表示,蛋壳拖欠了大笔工程款,甚至还有来自武汉的保洁人员现场举着“还我武汉保洁劳务费”的标语讨薪。

来自苏州的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其中59万拖欠了2年多,今年7、8月份开始完全不付款了;一安徽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合计欠款超100万,蛋壳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但从去年12月至今仍未收到欠款;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表示,蛋壳已拖欠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

11月10日,蛋壳方面有工作人员对供应商表示,“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

今年,对蛋壳来说真的太难了,各种花式上头条,10月份,还被传公司财务跑路、破产倒闭传闻,随后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回应称: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

这一次,针对被追债,蛋壳的回应似乎没有那么迅速,到底蛋壳的财务情况如何?我们从财务报告里或许能看出写端倪。

从发布的一季报来看,蛋壳公寓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人民币19.396亿元,同比增长62.5%;净亏损人民币12.344亿元,相较去年的净亏损人民币8.162亿元,同比扩大。经调整后净亏损为人民币9.789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人民币7.991亿元。

2020年一季报显示,蛋壳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6亿人民币,短期借贷及长期借贷当期到期部分高达46.54亿人民币,其他流通负债和长期借贷也有30.45亿和6.65亿。资产负债率由2019年的95.79%进一步上升至2020年一季度的97.06%。

而且疑惑的是,蛋壳公寓在财报强调,其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开放式公寓单元的增多,截止 2020 年 3 月末,蛋壳公寓拥有 41.9 万套公寓,去年同期为 27 万套。其中,北上深三个城市运营的公寓数量为 20.7 万间,其它城市为 21.2 万间。

按正常逻辑,公寓数量增加了,员工应该增加才是。但蛋壳的员工却在减少,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公寓数量增加,蛋壳入住的客人却有极大的可能是在减少。如此一来,蛋壳所谓的营收增长又是从何而来呢?

实际上,陷入泥淖的长租公寓并非蛋壳一家。此前,深圳南山区,新锐长租公寓品牌小鹰找房的公司所在地被挤得水泄不通,有房东已经多月没收到租金,有房客交了钱却被“赶出”所租房屋。有人反映其要跑路,后被官方辟谣。

小鹰找房采用“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模式。即一次性收取租客一年或半年的租金,再月付或季付给房东,通过时间差获得资金流。

即使是外行人,也会察觉到这个模式存在的巨大风险。一方面资金流支撑公司可以迅速扩张,另一方面资金承压能力很弱,一旦断裂,公司破产走人,更悲催的是房东和租客,一个收不到租金,一个交了房租却住不上房子。和庞氏骗局有几分相似。

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曾说得更直接:“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一部分企业是确实是想在这个行业做成老大,拼命融资、砸钱、“圈地”抢占市场;也有个别不良企业,前期高价从房东手里收房,低于成本价出租给租客,大量收一批租客的租金就关门跑路了。

自如虽是链家旗下的业务,2016年成为链家集团旗下的独立运营子公司。背靠大树,依然逃不过行业规律。公开数据显示,自如从2015-2017年,三年累计亏损近13亿元。

天眼查显示,今年3月,自如获得了1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但却依然因为“逼宫”房东降租上热搜,经营和亏损的压力可见一斑。

说好的长租公寓价美物廉,改善租户租住环境,结果一地鸡毛,套路倒是不少。

从长期来看,对于长租公寓这个行业我是看好的,但短期行业内的公司良莠不齐,日子也不太好过。难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