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该道歉吗?维权风波背后:股价突飞猛进背后大佬硬核

爱尔眼科该道歉吗?维权风波背后:股价突飞猛进背后大佬硬核
2021年01月04日 21:57 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近日抗疫医生艾芬“失明”维权事件备受关注。

医疗、手术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对与错、是与非判断起来很难。爱尔眼科以及很多医院,其实都会面临医疗纠纷,如果事故不是发生在艾芬身上,不是涉及创业板巨头爱尔眼科,作为一起普通的医疗纠纷,多数必然被忽视,掀不起一点舆情波澜。

在杠杆游戏看来,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想到艾芬医生的不幸,以及许多病患的不幸,作为一个财经号,我差一点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发声了。

对于爱尔眼科以及多数以盈利为目的的医院来说,这类成熟的手术有时候就是一套既定的程序,跟机器一样,但每个病患有时候会有特殊。

危险就这样发生了……

若此,爱尔眼科大概也算非主观造成悲剧,而作为一桩生意,这些年来爱尔眼科的流水线手术无疑非常成功。

2020年夏天,创业板接连3家民营眼科医院申请IPO,当时我写了篇文章,《挑战爱尔眼科?何氏、华厦、普瑞,谁最赚钱谁是个坑?》(2020年8月6日)。

今天简单梳理起底一下眼科医院中最赚钱的爱尔眼科。

1、百亿级营收,近50%毛利

爱尔眼科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3季度营收85.65亿元,同比增长10.78%。仅三季度就实现了44.02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高达47.55%。

简单说,在2020年黑天鹅事件冲击后,爱尔眼科业务恢复很猛。特别是三季度又是暑假,爱尔眼科利用得非常好。

2019年,爱尔眼科实现了99.9亿元营收,百亿一步之遥。照此增长情况,2020年营收破百亿元,几乎不会有悬念。

眼科赚钱大家都是知道的。杠杆游戏查阅爱尔眼科近10年的财务数据,爱尔眼科的毛利率长期在44-55%之间。

2019年的毛利率为49.30%,2016年为46.11%,2017、2018、2019年实现了毛利率三连增。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爱尔眼科毛利率为47.65%,当年一季度为29.88 %,二季度为43.73%,恢复态势很好。

2019年爱尔眼科的归属净利润13.8亿元,2020年三季度已经达到15.46亿元,超过2019全年。

归属净利润滚动环比增长,高达24.56%。

2019年,爱尔眼科净利率为14.33%,2020年前三季度则上升至19.62%。

作为一家企业,爱尔眼科是非常成功的。

2、大牛股借助资本,备受追捧

今天我们看到爱尔眼科股价高、市值惊人,其实很多人可能忘记了,2019年3月MSCI公布的股份扩容名单,爱尔眼科就成为首次纳入其中的18只创业板股票之一。

下图是2020年三季报披露的爱尔眼科前10大股东中的前几位,杆友发现什么有趣之处了吗?

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高达7.70%。

2020年8月,杠杆游戏写《挑战爱尔眼科?何氏、华厦、普瑞,谁最赚钱谁是个坑?》(2020年8月6日)一文时,爱尔眼科的股价是40多块。

在2020年最后一天,其股价高达70多块,市值超3000亿元。

这起事件,一天之内,让爱尔眼科市值蒸发了200亿元……

当然,因为特殊黑天鹅事件,2020年医药行业势头普遍很好。但如上文所述,爱尔眼科良好的经营业绩、行业大哥地位,让其市盈率(动)高达136.40,而医药制造行业平均为74.61。

跻身大牛股,得从风口说起。

2020年夏天,创业板接连3家民营眼科企业申请IPO,其实就是最好的说明。杠杆游戏当时写文章说,眼科从小朋友到老年人,非常大一个生意。而我国这一块的治疗、消费其实和发达国家比低很多。

所以市场前景非常好。

也正是如此,吸引了很多资本进入整个行业。

比如辽宁何氏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何氏眼科”)、华厦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厦眼科”)、成都普瑞眼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普瑞眼科”)3家接连提交上市申请,无不希望做大做强、多分一杯羹。

而爱尔眼科资本运作,比他们动手早了10多年。

小12年前的2009年,爱尔眼科即登录创业板。风口上,业绩飞速增长,30%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不得不服。

爱尔眼科并非资历最老,但其一骑绝尘,其早早借助资本市场,起码是原因之一。

3、资本运作高手和隐忧

每一个成功的企业背后,往往都有独特的经营模式和成功的资本运作,上述两点,爱尔眼科都不例外。

2009年,爱尔眼科上市时,股价不到3块钱;如今六七十块;就算不考虑2020年的大涨,前2年,爱尔眼科股价也有二三十块,当时等于涨了10倍左右。

除了创始人陈邦个人财富水涨船高之外,越来越多的股东/民杀入。

如下图,近2年,爱尔眼科股东最少时也有4.60万,2019年3月末。2020年9月末高达10.88万,2020年6月末更是达到11.50万。

显然,筹码集中度非常高。

股价的成功背后,更是爱尔眼科企业运营的反映。

很大程度上说,正是因为眼科在现行公立医院体制下,地位不高,给了爱尔眼科机会。

地位不高,源于用药少,收入少,医院似乎没利润。

据说爱尔眼科的创始人陈邦当年住院,和医生聊天发现的这一商机。

经过一定时间的摸索,爱尔眼科把主业定在眼科疾病诊疗及相关手术、医学验光配镜等领域。

其中,屈光和白内障项目又是大头。

屈光和白内障今天来说,本质上就是流程化、比较成熟标准的手术。所以复制难度不大。

厉害的复制模式。爱尔眼科搞分级连锁,将医院划分为“中心城市—省会—地级市—县级”四个层级,一步步拿下了二三线城市眼科空白市场,错开一线城市相对激烈的竞争。

扩张当然需要钱,也需要手腕。

爱尔眼科玩的也是杠杆游戏,早早上市,让自己在资金、品牌、扩张上具备先发优势。

其套路是收购或股份合作,整合区域性市场,减少自身投入。2014年前后,爱尔眼科设立并购基金,自己出钱不多,既降低了风险,又做大了盘子。

近几年,爱尔眼科照此模式撬动了几十亿元资金,直接收购各地成熟的眼科医院,同时拉成熟的医生参与“合伙人计划”。

医生工资有了,未来还有“股票”,激励机制很成功。

上市之前,爱尔眼科只拥有19家医院。上市前五年,平均每年新增医院数量仅为6家。

使用这套资本运作模式后,据野村东方国际证券研报数据,截至2020年10月,包括收购基金持有医院,爱尔眼科在全国各地拥有552家医院和诊所,71家为区域城市中心医院。

当然任何行业都一样,盘子大了,企业管控难免出现问题。

艾芬医生的悲剧不是个例,随便一查其实不少。医者仁心、救死扶伤,这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只希望爱尔眼科自己成功的同时,也能最大程度减少意外和伤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