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搞事?瑞幸又传坏消息!还有救吗

陆正耀搞事?瑞幸又传坏消息!还有救吗
2021年01月10日 12:33 杠杆游戏

继2020年4月瑞幸造假风波引起内斗之后,这场内斗连续剧还在继续。

1月6日晚,社交平台脉脉曝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指控董事会主席、CEO郭谨一涉嫌贪污腐败、滥用权力铲除异己、能力低下等问题,要求瑞幸咖啡董事会和大股东之一的大钲资本表态,罢免郭谨一。联合署名的有7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总监在内的共46位瑞幸咖啡高管。

要知道,郭谨一当上瑞幸董事长才刚刚半年,造假风波也并没有平息。

此后,据郭瑾一在全员信中称,“员工是受了原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及原CEO钱治亚的欺骗”,而一位接近瑞幸的人士也对36氪称,这是瑞幸中高层在陆正耀集结下进行的夺权斗争,陆的资本是“骨干力量仍然听命于他”,但目前董事会仍是支持郭的。

1月8日,瑞幸咖啡官网发布声明,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某些员工对郭谨一的指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联名信上的签字人有31名,但除了七位副总裁,其余主要为大区负责人和各城市分公司的负责人。而打造瑞幸咖啡营销体系的杨飞、瑞幸咖啡副总裁吴刚、瑞幸咖啡副总裁曹文宝这些核心管理人员均未签字。

另据媒体报道,联名信上签字的七位副总裁多是“神州系”的“老人”,曹文宝和吴刚则是瑞幸咖啡成立之后新加入的职业经理人。而陆正耀正是“神州系”的创始人,钱治亚曾任神州优车董事、神州租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

作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互联网咖啡公司,瑞幸咖啡自诞生以来争议不断,直至2020年达到顶峰。

在2020年的至暗时刻,瑞幸咖啡生存情况如何?

郭瑾一接手瑞幸之后,一直通过压缩成本和费用,用以自救。

于是瑞幸咖啡以减少补贴和折扣力度来控制营销费用,对一些未达到预期表现的门店进行关停,在控制门店的基础上,收缩子品牌“小鹿茶”、“无人咖啡机业务,用于强化现金流。

在这个阶段,郭瑾之中止了和此前选用的百麦、中粮、鑫国等一线供货商的合作,用广州顺大、上海芙纯等不能达到瑞幸标准的“二线”供货商,这也是陆正耀等人认定郭瑾一在进行供货商选择期间存在利益关联的重要依据。

2020年12月,瑞幸咖啡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披露了瑞幸咖啡2020年未经审计的前三季度财务信息。

报告显示,其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11.45亿元。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35.8%。

瑞幸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收入分别为4.785亿元、9.091亿元、15.42亿元。如果按照总营收来计算,22亿元相当于瑞幸2019年全年总营收的44%。

如果上述2020年瑞幸咖啡的财务信息属实,这意味着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营收不仅没受黑天鹅、财务造假等的影响,反而在去年造假数据基础上,还实现了不错的增长。

之前一直有网友戏称,“瑞幸是民族企业,让老百姓便宜喝上咖啡,而且还融美国人的钱,割美国佬韭菜,良心企业。”

在瑞幸业务的初始逻辑中,咖啡产品的“成瘾性”至关重要,因为某种程度上这可以与品牌的用户粘性相挂钩。

但这个“成瘾性”,应该建立在“好喝”的基础上。目前来看,市场对瑞幸咖啡的口感褒贬不一。一杯速溶咖啡和一杯瑞幸咖啡摆在面前,实话说杠杆游戏喝不出来。

不过口感啥的都是其次,毕竟目前大部分人都是奔着福利和性价比去的。薅羊毛很爽,一直薅羊毛一直爽。把羊薅秃了呢?

瑞幸名字很好,很幸运,不知道公司能否和名字一样,幸运的再走下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