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沪琼渝:第四个证交所设哪儿?这个批复信息量很大!

京津沪琼渝:第四个证交所设哪儿?这个批复信息量很大!
2021年04月20日 21:30 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今天谈个无聊的话题,当然也很严肃,背后其实涉及重大投资机遇、区域经济发展研判。

4月9日印发的“关于同意在天津、上海、海南、重庆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批复”函,4月20日挂网。

这则消息关注度不高,不过在杠杆游戏看来,如果3月份开始盛传的我国正考虑设立一个新的证券交易所,是真的。我觉得这个批复,信息量就太大了。

假如真的,到底哪个地方拿到证交所?事情要从北京说起。

1、北京先锋队,或者雄安

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并不是这次从天津、上海、海南、重庆开始的,北京6年前就开始。

2015年国函〔2015〕81号文,“关于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的批复”,《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获得原则同意。

北京市成为全国首个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城市,试点期3年。

批复要求:

紧紧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着力推动北京市服务业现代化和提升服务贸易发展水平,建立健全具有中国特色、首都特点、时代特征的体制机制,构建与国际规则相衔接的服务业扩大开放基本框架,使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成为国家全方位主动开放的重要实践,为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出贡献。

看这措辞。

此后6年期间,没有新批复额外的省份,连上海都没有拿到。直到如今,才新批复了天津、上海、海南、重庆4省市,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

足以见得,这个试点的珍贵和地位。

一个国家的开放,从进出口开始,比如数十载的广交会,比如前几年我们上海搞了进博会——这个阶段,我国成为有实力、有购买力的大国,自己需要,也有能力进口更多它国的商品。

进出口开放的同时,制造业引进外资,设立保税港、保税区,直到最高阶的自贸区、自贸岛。

服务业部分也放开,但服务业涉及到很多法律、文化、安全等因素,开放的过程往往最慢。

2015版的北京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杠杆游戏认真阅读了一下,从科学技术服务领域、互联网和信息服务领域、文化教育服务领域、金融服务领域、商务和旅游服务领域、健康医疗服务领域、对外投资管理体制改革,7个方面扩大开放。

接着2017年,试点3年未结束,国函〔2017〕86号文,“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的批复”,原则同意《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

这次要求更高:

为全面深化改革、探索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作出新贡献。

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一口气推出:

持续放宽服务业重点领域市场准入限制、持续放宽服务业重点领域市场准入限制、加快推进服务贸易便利化、深入推进金融管理制度创新、健全外籍高层次人才激励保障机制、推进市场准入管理体制改革、完善监管体系和监管模式、完善法治保障体系、构建具有产业特色的服务业开放空间布局、推动京津冀重点区域重点产业协同开放10个方面的开放举措。

其他省份你说羡慕嫉妒不?这还没完。

2019年,《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获批,国新办就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还举行了发布会。

也是这一年,2012年开始的中国(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简称京交会),更名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简称服贸会)。从此广州的广交会、上海的进博会、北京服贸会,我国商品进出口、服务贸易交易,对外开放的3大标志性展会齐活。

2020年,国函〔2020〕123号文,“关于深化北京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工作方案的批复”,原则同意深化北京市新一轮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建设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

这一次,内容更加细致,具体到园区、企业、项目层面。如下图:

还有很多,杠杆游戏就不一一举例。写到这里,该亮观点了。

如果如外国下水道所言:

我国正考虑设立一个新的证券交易所,相关机构已在牵头研究如何设立一个针对在美国和香港等离岸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的交易所,以吸引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让更多的优质中概股回到内陆,此举也能提高国内股票市场的全球地位。此外也希望这一举措能吸引苹果和特斯拉等国际知名公司剥离其本土业务,并在新交易所上市。

那么,过去6年北京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以及作为目前唯一的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对于设立这个离岸证券交易所来说,可谓是最合适了。

加上北京是我国金融监管中枢、金融总部密集、人才资源雄厚、国际化程度本身就高,新三板运营也有一定经验,太合适啦。

但是,很多人都说北京又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是不是不太好。其实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不对的,裁判是中央机关,不是北京。很多国家首都也都是该国唯一的国家金融中心城市,近反倒有近的好处。

假设,杠杆游戏说假如这个证交所设在北方,因为要疏散一些机构和人口,建设千年新区,我觉得是不在北京设立新证交所的唯一像样理由。

那么,如果不设立在北京,设立在雄安,完全是可以的,也是支持新区,让千年大计更有支撑。

不要说雄安没基础,北京本身很近;其次,深圳当年也没多少基础。

简单了解我国近现代金融史,从清末开始,我国很多城市都建立过股票交易机构,要么出了问题,要么最后被关闭,其实这些城市当年各种基础不都很薄弱。

2、天津也有希望

我们看这次国函〔2021〕37号文,“关于同意在天津、上海、海南、重庆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批复”,包括之前的北京,其实都是我国面积较小的几个省级行政区。

海南陆地3万多、小4万平方公里,

重庆最大,但也只有8万平方公里,作为一个直辖市确实大,但作为一个省级行政区,并不是很多谬误口中的面积中等大小省份,而是我国倒数小的几个。

说面积小,杠杆游戏是想说,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不比制造业引进外资,太大的省份反倒不合适。

因为越大情况越复杂,如上文所述,服务业对外开放,涉及法律、文化、安全等问题,所以稳妥起见,一定从“小地方”试点。

同时我们注意到,5个试点省市,4个直辖市全部占全,这是直辖市在各区域中的地位体现,也是因为他们比多数省份“更小”、架构更简单、经济、对外基础整体较好。

2018年开始,我们要打造海南自贸港、自贸岛,所以入列理所应当。

扯这么多,杠杆游戏就一个意思,因为“小”,因为是直辖市,因为成为5个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省份之一,天津也就多了一个建设证交所的可能和基础。

天津的经济基础摆在这里,历史积淀深厚,北方大港,新三板和更早之前股票交易所都不幸夭折,上帝眷顾一次天津,不是没可能。

另外话说回来,如果北京要,谁都没资格。如果一定在北方,毕竟目前的3个股票交易所都在南边,假如不准备设在北京,那么可能最大的就是雄安和天津。

其实无论雄安还是天津,本质就是北京的延申。

八卦一句,蓄财要水,所谓海纳百川啊,所以名字带水的设立证券交易所的可能,据说要大一些。

你看挺巧的,港交所、沪交所、深交所,还真是,这么说,津交所、海交所、渝交所都是有希望的。

3、其实上海也有可能

上海已经有证券交所,再设立一个?并不需要,10多年前我们就考虑过在上交所设立国际板,只是后来因为一些情况没有推出。

当年甚至有领导公开说过:“我们离推出国际板越来越近了”。

所以,不要以为上海不是方案之一。如果需要,设立一个合适的板即可。

此次,上海获批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也是加分项。

上海不正是我国国际化程度最高,很多年前就是远东金融中心吗?条件也是很好的。当然,从促进更多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说,上海确实不是最好选项。

4、海南是很好选择

从2018年提出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到2020年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再到我国十四五规划的“6大区域重大战略”之一,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地位显赫。

此次,海南又和天津、上海、重庆一起,获批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又是一大支持。

按照《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杠杆游戏认真看原文,海南目标要成为我国开放型经济新高地。

方案提出:

在海南构建多功能自由贸易账户体系、便利跨境贸易投资资金流动、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加快金融改革创新、试点改革跨境证券投融资政策、加快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实现实现投资自由便利、实现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

海南是一个岛,自由贸易也好,资本自由流动也好,管理其实更便利。

假如我们是新建一个离岸交易所,海南是非常好的选择。

5、假如设在内陆地区,重庆最合适

目前的证交易所都在东部、沿海,要更好促进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内陆、中西部地区如果设立,理论上也应该。

我们都知道重庆是我国中西部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不看它广域的市域面积,只看其1983年那个老重庆,或者今天的重庆主城都市区21个区,它依旧是中西部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加上重庆是直辖市,在我国你懂的,也是四川盆地的水系汇聚之处,上文所言带水的城市,建立证交所有优势。

此次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批复的4个省市,也有重庆一席之地。

另外,杠杆游戏注意到,2020年住渝全国zhengxie委员递交了一个联名提案,《支持重庆两江四岸核心区打造国家现代服务业试点示范区》,此次批复重庆(等4省市)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算是对此的回应。

重庆和武汉类似,水陆空兼具,是中西部最早开放、开发的地方,清末开始发家,成为当时的四川第一大城市,后来最高经济体量排序,甚至到过全国城市前3。

今天重庆有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中保登(中保保险资产登记交易系统有限公司)等全国性的要素交易体系,传统金融业银行、信托、公募基金、保险、金融租赁等在中西部综合实力最强,金融牌照和外资金融机构最多、最全。同时是我国正规小贷之都。

金融业基础,在内陆地区,确实是出众的。

1990年代,恢复直辖市之前,重庆也研究过设立区域证交所,应该说还是做了些工作。

近些年,领导要求重庆:

在推进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dai一lu”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这三个作用要承担好,如果有机会争取个证券交易所,好像也说得过去。

重庆近年的金融中心提法本身很有意思,和四川、成都是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同时自己提出加快建设立足西部、面向东盟的内陆国际金融中心。

从10年前最早提出和开行中欧班列,到中国和新加坡设立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重庆作为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运营中心,再到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重庆贸易和金融领域有不少开放的动作。

总结起来一句话,如果选择内陆设立证交所,重庆大概是唯一的选项。

6、澳门(横琴)不可忽略

一定不要忘记,2019年2月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

支持澳门发展租赁等特色金融业务,探索与邻近地区错位发展,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绿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务平台。

2019年10月,“第八届岭南论坛”上传出消息,澳门证交所方案已报中央。不过之后,澳门方面说,仍处于研究阶段。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当时还提出了广州期货交易所,2021年4月19日已经挂牌。

澳交所呢?2020年10月,发改委曾回复,研究探索在横琴建设澳门证券交易所。

显然,澳门(横琴)有其独特价值,也是重要可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