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名首日,股价大跌!跟谁学没了,高途集团前途叵测

更名首日,股价大跌!跟谁学没了,高途集团前途叵测
2021年04月23日 22:28 杠杆游戏

跟谁学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高途。

4月22日,美股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官宣改名,即日起将公司名称统一更名为“高途集团”。

似乎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过去几年,跟谁学当了太多次靶子,无论资本市场还是吃瓜群众,对其的好感度似乎都不复以往。

1、盈利神话

其实无论是跟谁学还是高途,为人父母的家长对这两个品牌应该都很熟悉,尤其是后者,高途课堂曾是原跟谁学的K12业务,跟谁学品牌则大多为成人业务。

2014年创立的跟谁学,从一开始脚步就飞快。

2015年3月,刚成立1年左右,跟谁学就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A轮融资,刷新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记录。

陈向东在提及这笔融资时曾表述:这是自90年代后期,风险投资进入中国以来最大的A轮投资,此前的最高纪录是小米成立15个月后获得4200万美元A轮。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在2020年三季报之前,跟谁学单季度营收始终保持3-5倍的同比增长,连续8个季度实现正向盈利,毛利水平均超70%,2019年末的毛利率甚至接近80%。

彼时,其他在线教育机构还在烧钱抢流量,亏损得厉害。能在财报中看到赚钱的,实属罕见。

2019年6月,跟谁学登陆美国纽交所,号称“第一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上市公司”。

有人说,跟谁学盈利的秘诀是大班课,且是超级大班课,上千人的那种。其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先生曾在新东方GRE任大班课老师,或许就此发现了财富密码。

跟谁学的模式一句话概括就是:明星教师、双师模式、大班在线课。理论上,一个班学生越多,明星教师的边际成本就越小,利润就越高。

2、第16次“暴击”

有可能是太赚钱了,跟谁学很容易就被做空机构盯上。

2020年2月底,美国做空机构灰熊研究,剑指跟谁学涉嫌夸大财务数据、大批量刷单、通过关联公司粉饰财报;

2020年4月中下旬及5月初,香橼资本连发三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针对2019年营收夸大了70%,公司篡改和伪造了审计报告的财务数据;

此后,跟谁学遭遇了浑水、天蝎、灰熊、香橼等机构的轮番做空,杠杆游戏不完全统计,2020年针对跟谁学的做空大概15次,几乎每次都直击硬伤:造假、虚报、夸大等等。

如果做空内容属实,真是毁灭性打击。

今年3月,跟谁学官网公告为自己洗刷了“嫌疑”。称聘请第三方专业顾问,对这些报告的关键指控进行独立审查。没有发现对跟谁学先前报告的财务报表有重大影响的证据。

但是,事情似乎仍未平息,做空机构轰炸继续。

就在今年4月初,灰熊研究再次扔出一颗重磅炸弹,继续做空跟谁学。一份“德勤无法签署跟谁学年度审计的7个原因”的报告,让原本淡定了一些的投资者再次心跳加速。

这7个原因包括:营销费用突然暴增了;大多数教师是假的;长期投资余额只是伪造的;私募配售疑窦丛生;地产收购是明目张胆的资本支出欺诈;集体诉讼;认为德勤无法签署跟谁学年度审计报告,关键原因可能出现严重的后果。

最后,灰熊研究强调,跟谁学是当前资本市场中市场操纵、疯狂杠杆、明显欺诈、机构监管缺位等所有错误下的典型产物。

不得不说,下手真的狠。

3、财报疑云

同时,杠杆游戏也去看了这份被灰熊研究当成靶子,更名前最后一年:2020年的跟谁学年度报告。

总结一句话,营运数据很好,但没赚钱。

如上图,跟谁学2020年净收入71.247亿元,同比增长236.9%;

营业总额9.081亿元,同比增长168.2%;

付费课程注册人数同比增长168.4%,达到587.1万人;

但是,归母净利润-13.93亿元,2019年是净收入2.26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也为正。2020年,本来诸多声音认为这一年在线教育应该是利好,没想到曾以盈利为标签的跟谁学迎来的是巨亏。

为啥?

还有一点杠杆游戏也想不通的是,在K12的教师和收入方面,如上图,跟谁学的主力营收源于K12,2019年占比80.7%。

灰熊说,2020年6月19日,跟谁学称其有K-12教师128名,比2019年一季度的122名仅增加8名,但该板块的营收却增长了好几倍。这有点匪夷所思。

另外就是教师增长速度。电话会议里,跟谁学说从2019年3月到2021年3月增加了15000名导师。这意味跟谁学过去2年,平均每天就要增加教师20人左右,这个招人速度也着实惊人。

种种疑问,还有待官方的回应。德勤后续的态度,杠杆游戏也密切关注。

虽然如今的高途集团,已经和“过去”的跟谁学告别了,但从资本市场的反馈可以侧面看到,以后的路,高途集团也没那么好走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