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了的婚和等不到结局的当当

离不了的婚和等不到结局的当当
2021年04月28日 19:59 杠杆游戏

“我视每次变化为创新、再造的机会,我也邀请所有的当当同事来利用、拓展这些机会,把当当推向下一个发展阶段。 ”俞渝在当当退市前的内部信这样说道。

如今再来看这句话,十分让人唏嘘。以2019年李国庆摔杯公开与俞渝的矛盾为起点,这场婚变已经占据公众视野长达两年。时至今日,就连备受关注的“抢公章”事件也过去了一年之久,然而却依然没有迎来大结局。

离婚?一场没有尽头的官司!

时间来到目前的2021年4月,关于李国庆和俞渝的说法论点层出不穷。但不论是非,我们只看数据:二人分居三年零三个月;立案时间1年零九个月;已经完成了连续五天的密集型开庭,诉讼双方均没有新证据提交……普通的离婚官司,半年左右也就审理宣判完毕,而这场官司,看起来还是遥遥无期。当然,不论是从公众人物官司角度出发也好,还是从异于其他的诉讼节奏来看也罢,都说明了这场交织着婚姻和企业的官司非同一般的难以抉择,吃瓜群众们倒是乐此不疲的观看着“庆渝年”的进展。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李国庆和俞渝的事情,本质是当当的股权确权问题,同时也是普通的中年夫妇离婚案。他们有过爱,共过事,因此离婚是公利和私情的分割,要同时适配婚姻法和公司法。也许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先离婚,厘清家事,那么公事也就可以按照公司法去拆解。这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案也不会反复占用公共传播渠道。

同时这可能也是对当当来说,最期望迎来的结局。

投资?不离婚就没有投资方!

从2016年7月,当当私有化协议达成成功退市。到2017年,海航集团的收购计划,再到现如今的停滞不前。因为李俞二人的离婚官司,当当近乎5年没有变化了,也几乎错过了整个移动互联时代的崛起,虽然目前当当的盈利水平依然稳固,每年依然能有近6亿的利润,但比起归国时候的雄心宏图,谬以千里。

“再拖下去,当当的步子会越来越慢。”在当当大规模裁员后,一位当当的资深员工曾经这样感慨过。这几年当当也一直在谋求资本动作,不断接触优质资本方。虽然作为资产标的,当当无疑是优质的,营收利润用户数等各项指标都证明了这一切,同时也处在市场估值的低点,但李俞二人的股权问题不明确,是不会有投资方参与进来。

“很多资本方都排着队的跟我们沟通,一旦官司落停,当当将会迅速走向商业正轨。”当当的某位高管也非常明确问题的症结,“只要方向明确,有好船长,当当这搜大船一定可以去往更远地方。”

当当慢,图书出版行业更慢

受离婚官司影响,当当近年来脚步迟滞。但作为图书出版行业的龙头,当当的缓慢也带动了图书初版行业的缓慢

“图书出版行业本来就是一个传统行业,业内人士都是从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资深派,要说变革,当然是有先天劣势。当当发展迅速的时候,相当于给整个行业打开了线上的窗口,让传统图书业,有了新的出口。”一位图书行业从业十三年的专家这样看当当的问题:“比如近年来火爆的线上教育,VIPKID也好,猿辅导也好,这本是图书业该有的创新。教辅板块一直都是传统图书业非常重要的一环,现在可好,整个阵地我们都丢掉了。没有行业龙头的带领,等我们反应过来,市场早就没了!”

婚变两年,苦苦等待的中小股东

在迟迟得不到宣判的官司中,不仅李俞二人作为大股东,没有任何增益, 而且中小股东更是没有话语权,只能等待结果。

从去年7月李国庆提起离婚诉讼至今,关于股权分割,始终没有结果,反而愈来愈复杂。关于人身保护的诉讼,关于劳动仲裁,一个接一个,而这些诉讼,都持续拖延着离婚案的进展。

站在中小股东的角度,从2016年的充满希望,到2018年的套现失败,再到常年不分红的苦涩,如今再到离婚案迟迟没有结果,长达5年多的等待,已经心灰意冷。

当当私有化之初,俞渝在回顾当当的发展时说,“上市,给当当的投资人和那时有期权的员工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也为当当十年创业做了漂亮的总结。”这句话对照当前中小股东的境况,十分讽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