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布衣翻车了!情况比较严重,真是设计的问题吗?

江南布衣翻车了!情况比较严重,真是设计的问题吗?
2021年09月26日 12:51 杠杆游戏

摘要:影响会如何(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

江南布衣翻车了,情况比较严重。

事件源于一位妈妈忽然间发现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不对劲”。其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江南布衣旗下品牌“jnby by JNBY”童装印有“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的字样和带有暗黑性质的图案。

舆论迅速发酵,陆续有网友在购买的“jnby by JNBY”童装上发现,多款产品印有暴力、暗黑和性暗示意味的图案与文字。而“jnby by JNBY”社交账号发布的多张儿童模特摄影图,也被指有性暗示倾向。

虽然旗下童装品牌jnby by JNBY官微发表了致歉声明,但网友认为其避重就轻,对其仍不满意。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甚至出现了网友将自己购买的服装照片贴出来,请其他网友鉴定是否存在问题的情况。

在jnby by JNBY的官网中,可以看到其主要人群为1-10岁的“热爱生活,独立自我,具有一定生活品质的中高产阶级家庭的孩子”。

江南布衣创始人为吴健与李琳夫妇。两人均是浙江大学校友。他们是江南布衣控股股东、执行董事。吴健担任董事长,李琳则任首席创意官,主导设计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吴健与李琳已非中国国籍,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该国位于东加勒比海背风群岛北部,面积仅267平方公里,2020年全国人口约5.7万。

2016年是个有意义的年份。2016年10月31日,江南布衣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集团,可谓轰动一时。最新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在全球经营的实体零售店总数由去年同期的1855家增加至1931家,其零售网络覆盖中国内地所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及全球其他10个国家和地区。

用户数方面,江南布衣有会员账户数(去重)490万个左右,其中微信账户数(去重)逾440万个。2021财年,本集团会员所贡献的零售额占零售总额约七成。

管理方面,江南布衣家族色彩浓厚。公司生产及采购中心总经理吴立文是吴健姐姐;2005—2019年,李琳的弟弟李明也在公司就职,李明1996年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主修艺术与文学,曾任公司执行董事与品牌设计师。

李琳对设计亲力亲为,但从财报数据看,江南布衣的设计团队却称不上强大。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6年7月31日,江南布衣的800名员工中,仅有68名员工从事产品设计、研究及开发,几乎和人力资源员工数持平,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8.5%。

在2018年的一次媒体专访中,李琳透露了当时的设计团队规模。四个品牌中,JNBY、速写和less分别约有10多个设计师,“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只有四个。”李琳坦言。

此次引起争议的童装品牌nby by JNBY,2021财年营收6.57亿元,仅次于JNBY和速写的营收,位列第三,占总营收的15.9%,同比增速也非常快,为47.8%。

从历年的数据里,杠杆游戏发现,江南布衣集团的毛利率,整体来看其实是波动中走低的,2021财年毛利率为62.9%,虽然比2020财年上升了3个多百分点,但依然没有恢复到2017、2018年左右的水平。

对于今年毛利率同比上升,报告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该集团品牌力、产品认可度的提升,各个渠道毛利率均有所上升所致。那么往年毛利率的下降又是因为啥呢?

经过“邪典童装”事件,江南布衣在用户心中的品牌形象多少会发生一些改变,又会怎样影响其毛利率?

此外,此次设计翻车,绝不仅仅是个别设计师的问题,而是凸显出江南布衣整个管理团队的问题,毕竟如此露骨、不合时宜的设计,如果能够被某个具有影响力的管理层发现,也绝不可能最终做成产品放到货架上。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