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大涨成为货币政策“吹哨人”

金银大涨成为货币政策“吹哨人”
2020年08月04日 10:26 证券市场周刊

近期金价大幅上涨,主要是受避险情绪快速升温,以及再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引发美元贬值和通胀预期所致。而白银兼具工业属性,其对通胀弹性更高。

沈建光 /文

截至7月30日,黄金最高触及1981美元,月内最大涨幅11.3%,时隔9年再创历史新高;白银罕见暴涨,一举突破2016年英国脱欧高点21.13美元及多个整数关口,最高升至26.2美元,创2013年4月以来新高,月内最大涨幅44%。

金银,特别是黄金具有货币、商品、金融等多重属性,长期来看保值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在货币制度交替、经济政治动荡或国际储备货币大幅贬值时期大幅攀升。当前美中紧张关系持续升级,经济政治动荡避险情绪快速升温,原有货币信用体系或受到冲击;欧美多国宽松货币政策持续加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指数不断下行;而疫情在美洲大陆等多地高烧不退,经济复苏趋缓,美国深陷实际负利率,多重利好因素影响下贵金属持续攀升。

7月21日,欧盟领导人就经济救助方案达成一致,将设立总额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其中3900亿欧元作为无偿拨款,用于资助成员国疫后重建。与此同时,美国2.9万亿美元救助法案资金即将告罄,新一轮救助箭在弦上,美财长表示,这一新计划规模至少在1万亿美元,民主党提案更是高达3.3万亿美元。欧美国家宽松的货币政策买单后将转嫁相应的货币及所有持有人。贵金属的上涨,是对过度使用宽松货币政策的反应,是对法定货币信用和购买力的警示,曾为多年货币之锚的金银,正在充当货币政策“吹哨人”。

美元大幅贬值,同样利好黄金。一方面美国宽松货币政策持续、财政赤字不断上升,3月流动性危机解除后,美元指数持续下行;另一方面主要衡量美元指数的欧元则在欧洲复苏基金助推下大幅走强。

黄金对抗通胀,长期以来与美债实际利率具有明显的负相关。当投资债券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黄金会被抛弃;反之若投资债券收益难以覆盖通胀成本,则黄金会受到追捧。美国疫情持续爆发,联储预期名义利率将在0轴附近持续到2022年;由于世界主要生产国复苏和主要资源国因疫情限制生产,上游原材料价格正逐步回升,加之宽松的货币和财政刺激,通胀预期升温,美债实际利率或长期深陷负区间。2009-2011年上一轮明显的美债实际利率下行时期,金价即快速拉升,预计历史将重演。

3月以来,金银比自历史最高的121.9一路跌至83一线,银价在3个多月的时间内翻倍。笔者认为,由于白银兼具贵金属和工业属性,除受益于金价上涨逻辑外,还会受到实物供需矛盾、对通胀高弹性等因素的额外影响。与黄金主要用于价值储藏和投资不同,60%以上的白银用于工业和摄影,历史上白银走势与有色金属也有许多同步。拉丁美洲生产了世界上60%以上的矿产银,疫情肆虐使不少当地矿区停产,给白银供应造成巨大影响。白银对通胀的弹性也更高。历史上通胀预期上升时,白银的表现往往优于黄金,通胀和金银比具有明显的负向关系,近期美国通胀预期快速上升,也促使了银价暴力拉升。

展望未来,想象空间可以更高。首先,2008年金融危机,美联储先后开启四轮QE,期间金价自700美元升至1900美元;2020年美联储不限量宽松以来,其资产负债表迅速自3.8万亿美元飙升至7.1万亿美元, 市场预期2020年底之前可能进一步升至8.5万亿美元,历史或正在重演。其次,自1971年8月美国退出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黄金价格一直围绕美国M2增长运行,而当前美国M2正在快速走高。再次,当前美国国内对于压制中国达成了空前一致,大选之前特朗普必然继续展示强硬姿态,两国紧张态势或将持续升级。最后,美国疫情持续爆发,救助计划必将接续,疲软的复苏和持续扩大的双赤字必将压制美元指数。

(沈建光为京东数科研究院院长)

证券市场周刊 新媒体

集干货与才华于一身的运营平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