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轮胎:业绩“冰点”

玲珑轮胎:业绩“冰点”
2022年05月17日 17:55 证券市场周刊

产品销售增速放缓,原材料成本大幅攀升,玲珑轮胎遭遇上市以来最艰难的业绩“寒冬”。

本刊记者  王东岳/文

2021年,玲珑轮胎(601966.SH)实现归母净利润7.89亿元,同比下滑64.48%;2022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为-9189万元,连续两个季度为负。

年报中,玲珑轮胎表示,业绩下滑主要系受上游原材料涨价因素影响。与同行业公司相比,玲珑轮胎在费用控制上的相对“宽松”成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单季度业绩“首现”亏损

2021年,玲珑轮胎实现营业收入185.79亿元,同比增长1.07%;归母净利润7.89亿元,同比下滑64.48%。其中第四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42.64亿元,同比下滑16.98%;归母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下滑122.51%。

2022年一季度,玲珑轮胎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2.74%至43.5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9189万元,同比下滑118.57%。

自上市以来,玲珑轮胎业绩增长稳定,2016-2020年营业收入年均增长14.98%,归母净利润年均增长21.76%。2021年三季度起,玲珑轮胎遭遇上市以来最严重的业绩“寒冬”,公司罕见连续两个季度经营业绩亏损。

拆解来看,成本的大幅上涨是玲珑轮胎增收不增利的直接原因。2021年,玲珑轮胎的营业成本约为153.72亿元,同比增长12.43%,超过当期营业收入11.36个百分点。

受此影响,2021年,玲珑轮胎毛利润降至32.07亿元,较2020年减少19.23亿元,下滑37.49%;营业利润为7.3亿元,较上年减少15.89亿元。

2022年一季度,玲珑轮胎营业成本为38.71亿元,同比增长0.17%,而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2.74%,收入下滑和“刚性”成本导致公司单季度再次出现亏损。

玲珑轮胎的营业成本主要由原材料、人工、折旧、能源、运输等构成。2021年,公司原材料成本占当期营业成本的76.18%,是营业成本的最主要构成部分,原材料中天然橡胶、合成橡胶、炭黑、钢丝帘线、帘子布等占成本比重均在5%以上。

招股书显示,上市前(2015年),玲珑轮胎确认的天然橡胶成本约占公司原材料成本的21.62%,合成橡胶成本占比约为8.41%,炭黑成本占比约为7.15%,钢丝帘线和帘子布成本占比10.06%。

2015年,玲珑轮胎天然橡胶采购均价为9220元/吨,合成橡胶为10170元/吨,炭黑采购均价为4630元/吨。经测算,公司当年天然橡胶的使用量约为15.76万吨、合成橡胶使用量约为5.45万吨、炭黑使用量约为10.15万吨。

根据产销数据,2015年,玲珑轮胎共生产轮胎3686.31万条,公司单条轮胎使用的天然橡胶约为4.1公斤、合成橡胶1.5公斤、炭黑2.8公斤。经测算,2015年,玲珑轮胎单条轮胎的成本约为168.9元,产品售价236.93元,对应单条轮胎毛利润68.03元,毛利率约为28.70%。

2020年,玲珑轮胎单条轮胎成本约为205.89元,产品售价为285.76元,对应单条轮胎毛利润79.87元,毛利率约为27.95%。

而根据公司披露,2021年,玲珑轮胎的天然橡胶采购均价同比增长了16.29%,合成橡胶和炭黑采购均价分别同比增长29.66%和49.04%。

以公司上市前的原材料占比计,2021年,玲珑轮胎的天然橡胶采购价格约增加2300元/吨(1公斤涨价2.3元),公司单条轮胎天然橡胶成本增加9.43元,影响毛利率3.3个百分点;合成橡胶增长3000元/吨(1公斤涨3元),公司单条轮胎合成橡胶成本增加4.5元,影响毛利率1.57个百分点;炭黑价格增加2600元/吨(1公斤涨2.6元),公司单条轮胎炭黑成本增加7.28元,影响毛利率2.55个百分点,上述三项合计影响毛利率7.42个百分点。

此外,2021年,玲珑轮胎钢丝帘线、帘子布以及运输费用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

其中,公司钢丝帘线和帘子布的采购均价分别同比增长了15.75%和53.92%,运输费用同比增长25.28%。

受一系列原材料上涨影响,2021年,玲珑轮胎单条轮胎成本上涨28.61元至234.5元/条,但售价下滑3.5元至282.26元/条。两项“夹击”下,玲珑轮胎的轮胎产品毛利率下滑至16.92%,较2020年减少8.71个百分点。

费用确认“激进”

受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涨,2021年四季度和2022年第一季度,赛轮轮胎、三角轮胎、森麒麟等轮胎公司的经营业绩均有不同程度下滑。不过,与玲珑轮胎不同,上述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基本保持了正值。

2021年四季度,赛轮轮胎实现归母净利润3.11亿元,同比下滑2.34%;三角轮胎归母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下滑52.61%;森麒麟归母净利润为1.81亿元,同比下滑31.76%。

与同行业公司相比,玲珑轮胎在费用处理上的差异是导致公司业绩亏损的重要原因。2021年,玲珑轮胎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为2.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21亿元,同比增加71.98%,均为存货减值损失。

2021年,赛轮轮胎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为1.09亿元,较上年同期缩减2487万元,同比下降18.53%;森麒麟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为473万元,同比缩减47.36%。

以收入占比计,赛轮轮胎和森麒麟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占当期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61%和0.09%,玲珑轮胎则为1.56%,其金额和占比都相对偏高。

同时,2021年,玲珑轮胎确认管理费用6.42亿元,同比增长26.22%,超过营业收入增速25.15个百分点。其中,公司四季度确认管理费用1.99亿元,同比增长31.57%。2022年一季度,公司确认管理费用1.67亿元,同比增长12.66%,超过同期营收增速25.4个百分点。

2021年,赛轮轮胎和森麒麟的管理费用分别同比下滑了27.55%和19.64%,2022年一季度分别同比增长11.05%和2.32%,均低于同期的营收增速。

以占比计,2021年和2022年第一季度,玲珑轮胎管理费用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46%和3.85%,赛轮轮胎的管理费用分别为3.18%和2.99%,森麒麟分别为2.58%和2.15%。

激进扩张“后遗症”

自2016年上市以来,玲珑轮胎采取了相对激进的扩张计划。上市前,玲珑轮胎拥有4284万条轮胎产能,包括3634万条半钢子午胎、550万条全钢子午胎和100万条斜胶胎产能。

2018年,玲珑轮胎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净额19.94亿元,用于广西柳州子午线轮胎生产项目的一期续建工程,项目涉及500万条半钢子午轮胎及100万条全钢子午线轮胎生产线的相关投资建设。

同年,公司在塞尔维亚成立子公司,计划投资9.9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25亿元),用于年产1362万条高性能子午线轮胎项目。

2020年和2022年,玲珑轮胎先后通过公开增发股票和非公开发行方式募集资金净额19.79亿元和23.85亿元,上述资金被分别用于湖北荆门年产800万条半钢和120万条全钢高性能轮胎生产项目以及长春年产120万条全钢子午线轮胎和300万条半钢子午线轮胎生产项目。其中,2022年的长春项目是玲珑轮胎“年产1400万条高性能子午线轮胎和20万条翻新轮胎项目”的先期工程。

截至2021年年末,玲珑轮胎设计产能合计11896万条,较上市前增长了177.68%。公司实际产量7027万条,较上市前增长了90.62%。

按照公司最新的项目规划,玲珑轮胎将原有的“6+6”发展战略调整为“7+5”战略,即中国七个生产基地,海外五个生产基地,公司力争到2030年实现轮胎产销量突破1.6亿条,实现收入超过800亿元。

基于此,玲珑轮胎未来将分别在陕西铜川和安徽合肥投资建设公司的中国第六大和第七大生产基地。其中,陕西铜川项目计划投资60.66亿元,项目涉及年产1520万条高性能子午线轮胎和50万条翻新胎项目;安徽合肥项目计划投资52.08亿元,项目涉及年产1460万条超高性能自愈合及智能子午线轮胎项目。

2018年至今,玲珑轮胎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合计达到104.35亿元,其中2021年达到48.89亿元,较2020年增加24.4亿元,增幅99.63%。2021年年末,公司固定资产账面余额为210.17亿元。

不过,受项目建设周期和形成销售的“错配”,近年来,玲珑轮胎单位固定资产的收入呈趋势性下滑。2018-2020年,玲珑轮胎每亿元固定资产对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462万元、9167万元和9240万元,2021年则为8840万元,同比下滑4.33%;赛轮轮胎2021年单位固定资产对应的收入为1.24亿元、森麒麟为9893万元、三角轮胎为8853万元,均高于玲珑轮胎。

由于固定资产的快速增长,玲珑轮胎的折旧成本占比也显现出高于同行。2021年,玲珑轮胎的折旧费用约占公司营业成本的6.37%,同期赛轮轮胎为5.37%,三角轮胎为4.82%。

截至发稿,玲珑轮胎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