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宝高科的账面富贵

莱宝高科的账面富贵
2022年05月19日 15:13 证券市场周刊

莱宝高科的账面显示货币资金较为充裕,但从公司财报其他细节可以看出,公司的资金很有可能平时在大客户和供应商之间高效周转,只有在出具报表的时候,才会在公司财报中短暂停留。

本刊特约作者  诗与星空/文

因康美药业集体诉讼案,公司的5名独董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这开启了中国A股的新篇章:有史以来独董第一次真正承担连带法律责任。此案之后,独董不再是“躺赚”的职业,同时推动了两件事,一是董监高责任险大卖;二是独董们纷纷在2021年的年报中刷存在感。

有十几家上市公司的独董都出具了不同意见,尤其是ST类公司比较常见。比如*ST腾信、*ST网力的独董表示弃权;*ST顺利的两名独董都对公司2021年年报提出了异议,理由是基于事务所的非标审计报告,表示不能保证内容真实;ST圣莱的独董声称自己是2021年12月27日开始担任独董,所以对公司的经营业务不了解。

莱宝高科(002106.SZ)2021年年报的第一页,公司独董蒋大兴表示对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盘点、利润等项目表示存有异议。同时,公司负责人臧卫东、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梁新辉及会计机构负责人(会计主管人员)郑延昕则声明,保证本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如何理解独董的困惑?

蒋大兴先生现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对公司的审计工作非常关注,向审计事务所发去了关注函,并未得到满意答复,于是在年报中表达了异议。

同花顺iFind显示,2021年,蒋大兴先生从莱宝高科拿到的薪酬是12万元,自2022年4月21日起,不再担任公司的独董。

天健事务所为公司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那么问题来了,蒋大兴先生的质疑有没有道理?

莱宝高科的核心业务是研发和生产平板显示材料及触控器件,主要应用在功能手机、家电、办公、车载、医疗、工控、电子标签等终端产品,和触控笔记本电脑、一体化计算机等PC终端产品的触摸屏、以及应用于汽车终端的触摸屏等产品。

年报显示,2021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6.8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7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元,比上年同期增加12.10%。

独董重点提到了四个项目: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盘点和利润。

先看营业收入。莱宝高科的营业收入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绝大多数销售额(89.95%)来自于海外;二是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高达86.66%。

这说明公司的销售主要靠极少数海外公司在支撑,而这些海外公司的真实情况,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暗箱。

不过,从公司的产品市场来看,尤其是笔记本市场,2021年遇到了罕见的消费反弹,全球市场增长超过13.5%,从这个视角看,公司的营收增长幅度有一定的合理性。

再看应收账款。过度依赖大客户的必然结果,是应收账款也以这几个大客户为主。公司的坏账准备计提清单显示,第一大客户应收账款余额7.9亿元,计提了2370万元的坏账准备。另外,公司向前五大客户合计计提了5225万元的坏账准备,这意味着,公司的大客户存在着不能正常还款的可能。

接着看存货盘点。为了保护企业的商业秘密,监管机构允许上市公司一定程度上“隐藏”存货的细节。这也给一部分上市公司带来了修饰利润的契机,对于投资者来说,可以通过存货周转天数(存货周转率)这个指标来大致判断。

在企业经营模式没有发生较大变动的情况下,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通常相对固定。如果出现了大幅的增加,则说明财务数据存在修饰的嫌疑。

2020年,莱宝高科存货周转天数37.81天;2021年,公司存货周转天数40.70天,变化不大,公司通过存货项目调节利润的可能性较小。但是,公司的产品属于消费电子,依然存在一定的存货跌价准备风险。2021年,公司存货较上年同期增加27.38%,而同期存货跌价准备只增加了5.89%。

最后看利润。综合上述三个项目的问题,都会影响到公司利润。由此可见,独董不仅仅是法律专家,在财务报表方面,也有一定的学术造诣。

事实上,除了独董的异议,公司的财报还有多项疑点。

难以理解的资金链

莱宝高科上市15年以来,除了极个别年份外,几乎没有长短期借款。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账面资金高达23亿元。

大部分上市公司都会将暂时闲置资金进行理财,以获取理财收益,而莱宝高科账面只有3423万元的理财余额。

这和公司大部分业务在境外有关吗?财报显示,公司的资金基本都存在内地银行,23亿元的资金中,只有2.6亿元存放在境外。

2021年,公司的利息收入为3325万元,使用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进行测算,利息收益率只有1.4%左右,远远低于正常的存款利息收益和理财收益。这说明公司平时货币资金余额并不高,“恰好”财报日余额比较高,公司的实际资金状况可能不像年报体现的那样充裕。

未出具财报的时间段里,公司的资金都在哪儿呢?

其实很可能并不在公司的银行账户中,现金流量表露出了马脚: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高达69.24亿元,超过公司的营业成本。这意味着公司的资金都“及时”地支付给了供应商。资产负债表也印证了这个结论:应付账款仅从12亿元增加到12.8亿元,增幅远远小于营收增幅。

年报显示,公司从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合计占比72.96%。笔者和蒋大兴先生的质疑略有不同,公司的供应商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由于大客户主要为国际知名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厂商,数据核实相对容易,但公司的供应商均为国内厂商,很多数据就很难公开透明了。

很有可能,公司的资金其实平时在大客户和供应商之间高效周转,只有在出具报表的时候,才会在公司财报中短暂停留。

和营收、利润不匹配的固定资产

大部分消费电子企业,往往都会出现大量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除存货外,主要是固定资产。这和行业特性有关,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异常的设备损毁,在正常的折旧之外,企业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然而,蹊跷的是,莱宝高科每年的固定资产减值损失金额非常小,2021年只有4365万元。

另外,为了维持正常的经营,消费电子企业往往会每年新购建大量的机器设备。而莱宝高科每年投入更新设备的资金也非常少。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每年新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金额只有1亿元上下,和公司的营收额不成比例。2021年新构建固定资产、在建工程较多,也只有1.78亿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笔者结合公司的研发支出和毛利率情况,得出一个结论:虽然名字里有“高科”,但莱宝高科是一家相对低端的代加工厂。主要加工模式,是将几大核心供应商的产品组装成半成品供应给大客户。而加工过程并不复杂,因此也无需“重资产”。

2021年,公司研发支出3.15亿元,只占营收比例4.1%;而毛利率也只有14.55%,远低于消费电子行业平均水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