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农发展预亏却言喜:拐点将至?

圣农发展预亏却言喜:拐点将至?
2022年08月09日 16:41 证券市场周刊

无论是机构预判还是行业龙头的表述,白羽肉鸡的至暗时刻都已经过去,拐点愈发清晰。

杨现华/

净利润跳水下行并创下近年来的新低,圣农发展的股价稍有下降但很快又快速拉升。在白羽肉鸡拐点预期且公司经营好转下,亏损似乎并未给二级市场带来更坏影响。

圣农发展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公司亏损在1亿元左右,上一次公司亏损过亿元还要追溯到2015年上半年。在业绩预亏的同时,圣农发展却直言,进入6月份以后,随着鸡价上升、饲料成本下降等利好,行业拐点愈发清晰。

机构也表示,2022年下半年,白羽肉鸡行业的至暗时刻已经过去,有望迎来相对确定性的供应拐点。与前期业绩上涨主要源于肉鸡价格上涨不同,本轮白羽肉鸡业绩下行主要源于玉米、豆粕等成本的大幅上涨。在原材料价格见顶回落后,白羽肉鸡的毛利率有望得到改善。叠加供给端收缩和价格回暖,行业低谷期正在消散。

成本下行开始

圣农发展2022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1.2亿元至-9000万元,同比下降143.68%132.76%。公司上一次半年报亏损过亿元,还要追溯到2015年。

在同一天,白羽肉鸡产业链的另外两家公司——民和股份和益生股份也都发布了大幅亏损的业绩预告。

民和股份预计2022年上半年亏损2.8亿元至3.2亿元,同比下降264.59%288.11%;益生股份预计亏损3.65亿元至3.75亿元。上一年同期两家公司都大幅盈利,上半年亏损都要追溯到2017年,且两家公司的半年亏损金额都创下新纪录。业绩预告唯一保持盈利的是仙坛股份,公司预计2022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00万元至1900万元,同比下降88.52%84.42%

鸡价下跌和成本上涨是白羽肉鸡养殖公司业绩惨淡的主要原因。圣农发展在半年报预告中表示,盈利大幅下降主要是受豆粕等大宗原料价格大幅上涨及鸡肉销售价格低于上年同期等影响;尤其是原料涨价的影响,导致公司饲料成本同比增加超过3亿元。但圣农发展同时表示,进入6月份以后,随着餐饮逐步恢复,鸡肉价格开始上涨,同时养殖成本逐步降低,行业拐点愈发清晰,公司6月份经营业绩较前期相比已有大幅改善并已实现盈利。

在此之前,原材料成本的增长已经明显压缩了白羽肉鸡的毛利率。2020年,圣农发展家禽饲养加工业务销量增长了10%出头,原材料却增长了近20%,成本的压力已经有所显现。2021年该业务销量仅仅增长不到8%,原材料成本增长超23%

在成本大幅增长的同时,圣农发展家禽饲养加工业务的单吨收入却在下降。2019年公司单吨收入为10991元,2020年下降至9067元,2021年进一步下降至8457元,近两年分别下降了17.51%6.73%

如果说2020年鸡价下跌和原材料涨价共同导致公司业绩下滑,那么2021年原材料涨价则是公司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这种影响继续持续到2022年上半年。2021年圣农发展毛利率降至不足10%2022年一季度下滑至5%出头,已经是2015年以后的最差表现了。

在年报中,圣农发展已经明确养殖成本增长主要受玉米、豆粕等饲料价格大幅上升影响。大连期货市场上,豆粕指数在横盘徘徊多年后,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逐步拉升,并在2021年初创下阶段新高;此后豆粕指数虽然在2021年底快速下探,但又快速回升,并在20223月份创下该指数的历史新高。

因此,圣农发展所说豆粕等大宗原料涨价确属事实。不过豆粕指数在创下新高后,已经从高位逐步回落,较最高点降幅在10%以上;另一主要原材料玉米指数同样较高点回落了10%左右。现货市场降幅更为明显,20223月底饲料用豆粕一度冲破5200/吨,7月底降至4300/吨出头,降幅在20%左右。

2021年年报中,圣农发展曾表示,若剔除玉米、豆粕等原材料上涨及鸡价下降等外部市场因素影响,公司全年净利润将增加约18.3亿元,较2020年提升约12%;实际情况是公司归母净利润不到4.5亿元,下降近80%

除了原材料价格骤跌带来的成本端压力减轻外,供给端和销售价格也带来积极影响,这也是机构看好白羽肉鸡行业的主要原因。

供给断档价格回暖

众所周知,鸡肉对猪肉有一定的替代性。当猪肉价格上升时,鸡肉的消费会增加,从而带动鸡价走强。这也是为什么猪周期来临时,鸡肉价格往往也随之走高的原因之一。

在上一轮猪周期中,鸡肉价同样异常活跃。以圣农发展为例,2017年和2018年,公司家禽饲养加工业务每吨收入分别为8351元和9320元,2019年更是冲破万元至10991元,三年时间涨幅超过30%。可如前所述,2020年圣农发展家禽饲养加工业务均价开始下滑,每吨收入下降至9067元,2021年进一步下降至8457元,已经跌至五年前即2017年的水平,较2019年的高位下降逾23%

整个白羽肉鸡行业的价格走势与圣农发展基本相似。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年初,白羽肉鸡价格在6/公斤附近,之后鸡价不断上行,2019年四季度冲破13/公斤,此后快速下探,一度跌回2017年年初水平。

2020年年底至2021年年初,白羽肉鸡价格震荡回升至8/公斤附近,下半年至2022年一季度再次在低位徘徊。与之对应的是,同期猪肉价格也跌回了景气周期的起点。

4月猪价开始反弹,白羽肉鸡价格在3月份就已经开始稳步上涨,从7.5/公斤已经反弹至目前近10/公斤,涨幅最高超过30%,上涨非常明显。机构援引中国畜牧业协会的数据显示,7月中旬屠宰加工企业白羽肉鸡产品价格为11.13/公斤,在消费淡季表现依旧坚挺。

对于鸡价走势,东方证券认为一方面受前期低迷行情影响,养殖场补栏积极性减弱;二是行业的种鸡质量出现了下降导致在产父母代生产能力下滑、毛鸡养殖存活率下降,利润向养殖环节集中。

由于父母代鸡苗的销售量自202110月开始拐点向下,对应2022年下半年的商品代鸡苗供应中枢回落,因此,东方证券判断下半年白羽肉鸡价格有望保持坚挺。

白羽肉鸡的源头-祖代鸡的对外依存度非常高。国内白羽肉鸡自繁虽有进步但仍较低,2021年国内祖代雏鸡自繁比例仅略超30%

白羽肉鸡前一轮景气周期的形成除了猪周期刺激外,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上游祖代鸡引进持续低迷所致。白羽肉鸡的养殖周期包括祖代父母代商品代三个代际,从祖代鸡到商品代鸡出栏至少需要60周的时间。

按照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测算,中国每年引进80万套祖代鸡即可满足国内需求。在2014年之前的多年里,中国祖代鸡的引种量都在百万套以上,传导至下游就是供过于求价格下跌。随着全球禽流感的爆发,中国引种量大幅下滑,2016年祖代鸡引种量超过腰斩至约64万套。

2016年创下近些年的低点后,2017年和2018年祖代鸡引进继续保持低位,例如2018年引种量只有约74.5万套。产能的下滑叠加非洲猪瘟,鸡价的大幅上涨就不足为奇了。

这种局面在2019年开始改变。2019年,祖代鸡引种达到约122万套,2020年突发疫情影响下,祖代鸡引种量下滑近两成但仍有约100.3万套;2021年,祖代鸡引种量达到约124万套,与2019年水平相当,刷新近年来的新高。

从祖代鸡到商品代至少需要约14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前一年多的引种决定后一年商品的多寡,这意味着2020-2022年白羽肉鸡的价格难有太大起色。

但事情正发生着变化。2022年上半年,全国白羽肉鸡祖代引种更新量约为47万套,较上一年同期跌去约两成,这主要是由于二季度断档式下滑造成的。

在新西兰出现疾病后,美国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白羽肉种鸡供应来源,2022年上半年,中国进口美国肉种鸡占比达到90%

上半年中的5-6月份,引进的祖代鸡合计只有约4万套,这是因为美国爆发禽流感,截至目前禽流感仍在持续中并未结束,产能的断档对价格将产生趋势性的影响。

东方证券表示,在近两个月美国确定性无法进口背景下,其他引种国也未能恢复向中国的供种能力,全年引种量下滑或成定局。白羽肉鸡在经过相对漫长的低迷后,下半年有望迎来相对确定性的供应拐点,叠加行业偏弱的养殖效率、餐饮消费的逐步复苏以及北美引种持续断档催化,行业至暗时刻已经过去。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