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股权激励诡象

中兴通讯:股权激励诡象
2020年10月26日 20:00 证券市场周刊

业绩乏善可陈,通过定增发放股权激励,这些都由投资者“买单”。

本刊记者  吴新竹/文

2020年上半年,中兴通讯(000063.SZ)的营业收入为471.9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5.81%;扣非归属净利润为9.0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47.37%。

盈利改善之际,中兴通讯立即推出50亿元规模的股权激励,营造出未来形势大好的气象。然而,考核指标宽松,不及历史业绩,且2013年和2017年的股权激励不仅没有扭转公司盈利式微的局面,反而使激励对象多次巧妙完成业绩目标,非经常性损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样的股权激励有变相发福利之嫌。

股权激励考核宽松

近日,中兴通讯推出了2020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拟向激励对象授予总量不超过1.63亿份股票期权,相关股票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的3.54%,其中首次授予1.58亿份,预留权益500万份;计划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总人数不超过6124人,约占公司目前在册员工总数的8.84%。首次授予的股票期权行权价格为每股34.47元,从首次授权日起12个月后的首个交易日起至首次授权日起24个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止为第一个行权期,以此类推,共分为三个行权期,每期行权比例均为1/3;预留授予的股票期权为两个行权期,每期行权比例均为1/2。

三个行权期的业绩考核条件分别为2020年净利润不低于30亿元、2020年和2021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64.7亿元、2020年至2022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02.3亿元。对于预留授予的股票期权,第一个行权期的业绩考核条件为2020年和2021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64.7亿元,第二个行权期条件为2020年至2022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02.3亿元;净利润特指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仅以净利润为指标,显然,中兴通讯此次股权激励的业绩考核标准单一。从历史盈利情况来看,中兴通讯在2010年、2015年、2017年和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均高于30亿元,其中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为51.48亿元,远高于未来的业绩目标。2020年2月,公司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净额114.59亿元,其中拟使用91亿元用于5G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其余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募投项目将提高公司运营商网络业务的竞争力,产生长期效益,而公司的业绩标准换算到2022年才达到37.6亿元,带有向激励对象发福利的意味。

2020年一季度,中兴通讯的营业收入为214.8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3.23%,毛利率为39.34%,较上年同期下降了0.63个百分点,期间费用率为32.01%,较上年同期上升了0.95个百分点。二季度单季,公司的营业收入为257.15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了14.76%,毛利率为28.50%,与上年同期的38.45%相比骤降,期间费用率为25.66%,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70个百分点。自2014年以来,中兴通讯二季度单季的毛利率均在30%以上,2020年二季度的毛利率骤降显得非同寻常。半年报指出,2020年上半年,本集团毛利率较上年同期下降5.78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运营商网络以及政企业务毛利率较上年同期下降所致。

虽然2020年上半年,中兴通讯的毛利率有所下降,但归属净利润达到了18.5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3.86亿元,背后的原因除了期间费用有所“节约”之外,公司的几项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信用减值损失仅为2.79亿元,其中2.06亿元为应收账款减值损失,而上年同期信用减值损失高达14.16亿元,其中10.74亿元为应收账款减值损失。相比之下,公司2020年上半年末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68.9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5.68亿元,应收款项融资为39.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16.35亿元。也就是说,上市公司2020年上半年末的实际应收款项较上年同期减少了29.33亿元,信用减值损失却减少12.10亿元。

2020年上半年末,中兴通讯的资产减值损失也骤然减少,由上年同期的4.70亿元降低至1.42亿元,其中存货跌价损失为1.35亿元,达到了2012年以来的最低值,而存货周转率仅为0.97,达到2004年以来的最低值;目前,公司的存货账面金额高达371.79亿元,合同负债(即原预收款项科目)余额为145.6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9.36亿元,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在手订单不是很充足。从业务部门来看,公司的三大经营分部运营商网络、消费者业务和政企业务的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均大幅减少,为公司“挤”出了更多利润,2020年30亿元的业绩目标似乎志在必得。

业绩目标达成有玄机?

在此之前,中兴通讯的股权激励计划曾采用另一套考核标准,以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为指标。根据2013年股权激励计划,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总量不超过1.03亿份的股票期权,行权价格为每股13.69 元。考核标准为2014年ROE不低于6%,净利润增长率较2013年不低于20%;2015年ROE不低于8%,净利润增长率较2014年不低于20%;2016年ROE不低于10%,净利润增长率较2014年不低于44%。

根据2017年股权激励计划,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总量不超过1.50亿份的股票期权,约占当时股本总额的3.6%。考核标准为以38.25亿元为基数,2017年ROE不低于10%,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10%,即不低于42.08亿元;2018年ROE不低于10%,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20%,即不低于45.90亿元;2019年ROE不低于10%,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30%,即不低于49.73亿元。

实际上,2014年,中兴通讯的ROE为11.11%,净利润增长率为93.98%,2015年,ROE为11.76%,净利润增长率为21.81%,2016年亏损,2017年ROE为15.74%,净利润为45.68亿元,2018年亏损,2019年ROE为19.91%,净利润为51.48亿元,除亏损年度外均达到了业绩考核目标。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考核标准都把非经常性损益计算在内了,大大降低了实现难度。2017年,公司的投资净收益高达25.40亿元,其中23.25亿元为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2019年,公司的资产处置收益为26.88亿元,其中融资租赁收益高达26.63亿元。这些一次性收益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50%以上,推动其实现了考核目标。

一般来说,A股上市公司的考核目标都是不包含非经常性损益的,如果全部按照扣非后统计,根据Wind数据,中兴通讯的ROE在2010年以后再未超过10%,2019年仅为1.88%,几乎不赚钱;2017年至2019年的扣非归属净利润分别为9.03亿元、-33.95亿元和4.85亿元,2020年上半年为9.02亿元,与公司庞大的经营体量相比净利率微乎其微。而股权激励的出发点在于提高企业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等骨干的积极性,化解现代公司治理中的代理问题,作为一种长期激励机制避免经营决策者的短期行为,从中兴通讯的实际表现来看,恐怕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

经营效率有待提高

常规业务模式下,增值税退税不计入非经常性损益,国家规定软件产品销售的增值税实际税率超过3%部分即征即退,对相关企业起到扶持作用。2014年至2016年,中兴通讯的增值税退税规模在20亿元以上,公司的扣非归属净利润也在20亿元以上;2017年至2019年,软件增值税退税金额分别为21.20亿元、15.91亿元和12.45亿元,比公司的扣非归属净利润还多,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税收优惠政策扶持,公司近年来会陷入亏损。自2012年起,公司便将投资性房地产以经营租赁的形式出租给关联方深圳市中兴和泰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他非关联方。2019年,中兴通讯由于房屋及建筑物租赁产生的收入为2.95亿元,未披露成本费用情况,仅就体量而言相当于扣非净利润的60.82%,说明公司的主营业务还几乎不赚钱。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房屋及建筑物期末余额为78.95亿元,投资性房地产为19.61亿元,未披露房租收入情况。

近年来,中兴通讯欧美及大洋洲的业务规模逐渐收缩,向亚洲及非洲转移。2020年上半年,公司67.27%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较上年同期提高了5.8个百分点;三大分部中,消费者业务业绩增长显著,由上年同期的4.55亿元增长至10.43亿元,而运营商网络与政企业务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14.39%和25.78%。

如果以扣除土地使用权之后的无形资产代表企业的软实力,中兴通讯的员工人均无形资产为8.12万元,在A股通讯设备制造行业中排不进前十,公司要在5G时代恢复元气、创造价值,需拿出令人信服的股权激励方案。

截至发稿,中兴通讯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