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控新思路:江苏方言区与政府性债务风险最相关

金融风控新思路:江苏方言区与政府性债务风险最相关
2021年04月25日 16:30 证券市场周刊

在地理位置、经济水平无法有效解释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相关性的前提下,用方言区概念却基本能解释得通有关政府性债务的五个冲突,基于此推断,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风险的高低或与其地处什么方言区最相关——背后是不同的地域文化起决定性作用。

李圣鹏/文

江苏政府性债务规模全国第一,但债务率相对较低,因此,研究江苏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高低,几乎是每家金融机构的必修课。通行做法是,统计各地区的政府性债务规模,计算政府性债务率,并结合经济及财政数据、产业结构等多因素进行考量。

统计完各地区政府性债务相关数据后,接受过基本科学熏陶过的人一定会探讨: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率高低(各地政府性债务风险的高低)与什么因素最相关?或者,更大胆深入地问:到底是什么因素在决定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率的高低差异?

是地理位置的南北差异吗?还是经济发达程度的高低差异?应该都不是,因为若是,就显然与数据有诸多冲突,比如:

1、债务率最高的五个地级市依次是:地处最发达苏南区域的镇江、欠发达苏北区域的淮安、稍发达苏中区域的泰州、欠发达苏北区域的盐城和连云港,地理位置和发达程度各异;

2、GDP排名领先的苏州、南京和无锡,人均GDP相当,均地处苏南,但南京的政府性债务率远高于苏州和无锡;

3、GDP排名垫底的连云港和宿迁,经济规模和人均GDP相当,地理位置相邻,同居江苏最北,但连云港政府性债务率远高于宿迁;

4、徐州和宿迁,同居江苏最北,经济欠发达,政府性债务业务营销和实施难度,远高于稍发达的苏中,接近苏南区域的强者;

5、县级市丹阳归镇江管辖,人均GDP与镇江相当,但政府性债务率几乎是镇江的一半。

那么,到底什么因素最相关,什么因素起决定作用?

江苏是经济大省,也是中国最发达的省份之一,但常被戏称“散装大省”和“内斗大省”。这种戏称本质上是因为有明显差别的地域文化。文化是一种群体性的思维、语言和行为习惯。谈文化,我理科生几乎一无所知,只敢选其中客观性较强的语言来探讨一二。

江苏分三大方言区,即江淮官话区、吴语区、中原官话区。

江淮官话区分布于金坛西部、南京(除高淳和溧水大部)、镇江(除丹阳)、扬州、泰州、南通(除启东、海门、通州东部)、淮安、盐城、连云港大部。

吴语区分布在苏州、无锡、常州(除金坛西部)、丹阳、高淳、溧水南部、靖江、启东、海门,通州东部。

中原官话区分布在徐州、宿迁、连云港北乡。

突发奇想,不妨用方言区的概念来分析上述五个冲突:

冲突1:政府性债务率最高的五个地级市,尽管从地域看分属苏南、苏中、苏北,发达程度也各异,但均为江淮官话区。

冲突2:江淮官话区的南京,政府性债务率远高于发达程度相近的吴语区的苏州和无锡。

冲突3:江淮官话区的连云港,政府性债务率远远高于中原官话区的宿迁,尽管经济规模和发达程度相当,地理位置相邻。

冲突4:中原官话区的徐州和宿迁,尽管经济欠发达,但政府性债务率不高,政府性债务业务营销难度大。

冲突5:吴语区的县级市丹阳,政府性债务率不高,几乎是其所在的江淮官话区的镇江的一半。当然,丹阳常因归镇江管辖,被金融机构风控们误杀。

由此看来,用方言区概念基本能解释得通上述冲突,基于此推断,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风险的高低,或许和其地处什么方言区最相关。或者,还可以更大胆地揣测,不同的地域文化是江苏各地政府性债务风险高低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当然,要使这个结论完全站住脚,还需要更细致的诠释和更小心的求证。

最有意思的是,用方言区概念似乎能直接解释很多现象。

比如,苏中地区最强的几个县,距离相近,经济规模相当,政府性债务率由低到高分别为:启东、靖江、海门(刚改为海门区)、泰兴、如东、如皋和海安。对此可以用方言区概念进行合理的解释——吴语区的启东、靖江和海门的政府性债务率,低于江淮官话区的泰兴、如东、如皋和海安。

又比如,经济强市常州经常有金坛政府性债务的传闻,但金坛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其实居常州各区县中游。用方言区概念同样可以解释——金坛西部为江淮官话区。

备注:本文提及的政府性债务率的计算公式为,政府性债务率=融资平台有息债务与政府债务合计/一般预算收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