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的印钞机在推动黄金

中央银行的印钞机在推动黄金
2020年07月02日 10:40 嗷嗷财经

黄金作为一种资产类别让大多数投资者感到困惑。因为黄金不产生利息,即使是老练的投资者,也习惯于听到黄金被嘲笑为“闪亮的石头”

作为投资者,我很久以前就习惯了这种做法。但是,当人们意识到黄金在多大程度上没有受到重视,或者仅仅被当作一种与大豆小麦没有区别的商品时,市场存在偏见,对于专业投资者来说,这或许是机会。因为对于我而言,黄金只是一种投资工具而已。

这种贬低黄金的做法的原因并不难辨别。经济精英和学院派经济学家控制着中央银行。中央银行控制着我们现在认为的“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和其他主要货币)。

那些控制货币供应的人可以通过决定何时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或收紧信贷条件,以及何时支持(或不支持)某些类型的贷款,间接地控制经济和国家的命运。

当你在一个困难的环境中放松信贷条件,你就帮助了受青睐的机构(主要是银行)生存下来。如果你在困难的环境下收紧信贷条件,你或多或少可以保证某些公司、银行甚至国家会破产。

这种权力是以货币为基础的,货币由中央银行,主要是联邦储备系统控制。然而,货币本位的权力依赖于货币创造的垄断。

只要投资者和机构被迫进入以美元为基础的体系,那么对美元的控制就等于对这些机构的控制。一旦另一种货币与美元(或欧元等)作为价值储存和交换媒介展开竞争,权力精英的控制就被打破了。

这就是精英们贬低和排斥黄金的原因。很容易解释为什么黄金是一种更好的货币形式,为什么它比中央银行的货币在保存财富方面更可靠,为什么它对精英们赖以维持权力的货币垄断构成威胁。

黄金不仅是一种优越的货币形式,它也不受任何中央银行或个人集团的控制。没错,矿业公司控制着新产量,但年产量仅占全球地上黄金总产量的1.8%左右。

黄金的价值不是由新增产量决定的,而是由19万吨的地上供应量决定的。地上的黄金大部分要么为各国央行和财政部所有(约3.4万吨),要么作为珠宝(“可穿戴财富”)或金条(硬币和金条)私人持有。

用于日常交易和投资的浮动供给只是总供给的一小部分。黄金很有价值,是一种强大的货币形式,但它不受任何单一机构或机构集团的控制。

显然,黄金是对央行货币垄断的威胁。 但他们不能使黄金消失(它太有价值了),并且几乎不可能没收(尽管一直存在谣言)。

如果黄金对央行货币构成威胁,而且不能让它消失,那么它就必须名誉扫地。对于央行行长和学院派经济学家来说,重要的是要构建一种容易被普通投资者所接受的说法,即黄金不是货币。

叙述是这样的:

世界上没有足够的黄金来支持贸易和商业。(这是错误的:黄金是足够的,这只是价格问题。当价格上升时,相同数量的黄金支持更大数量的交易)。

黄金供应不能迅速增长以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这是错误的:它将官方供应与总供应相混淆。中央银行总是可以通过印钞和从私人手中购买黄金来扩大官方供应。这扩大了货币供应并支持了经济增长)。

黄金引发金融恐慌和崩溃。(这是错误的:在金本位制期间出现了恐慌和崩溃,在金本位制结束后也出现了恐慌和崩溃。恐慌和崩溃不是由黄金引起或治愈的。它们是由于人们对银行、纸币或经济失去信心而造成的。黄金和金融恐慌之间没有关联)。

黄金引发并延长了大萧条。(这是错误的:甚至米尔顿·弗里德曼和本·伯南克都写过,大萧条是美联储造成的。在大萧条期间,基础货币供应量可能是官方黄金市场价值的250%。实际货币供应量从未超过黄金价值的100%。换句话说,即使在金本位制下,美联储也可以将货币供应量增加一倍以上。但它没有这样做。这是美联储的失败,而不是黄金的失败)。

你懂的。关于黄金为什么不是货币,有一种聪明的说法。但是,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简单来说,就是普通民众相信经济学家所说的(通常是个坏主意),或者不知道足够多的经济史来反驳经济学家(如果他们50年前就不再教授经济史,你怎么知道经济史呢)。

最重要的是,经济学家知道黄金可以是一种完全可用的货币。他们不想要它的原因是它削弱了他们对印刷货币的垄断,从而削弱了他们对人民和国家的政治权力。

为了边缘化黄金,他们编造了一个虚假的故事来解释为什么黄金不能作为货币使用。大多数人都太容易被这个故事所打动,或者根本就没有足够的知识去挑战它。因此,即使叙事是虚假的,它也会获青睐。

如果黄金作为一种货币是可行的,那么黄金最近的价格交易范围以及基本因素如何告诉我们其投资前景?

与技术分析一样,“突破”一词可能意味着价格急剧上升或急剧下降。使用基本面分析,预期将出现突破以大幅提高价格。这可能是购买每盎司2,000美元以下黄金的最后机会。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黄金的交易价格介于每盎司1685美元至每盎司1790美元之间(今天的交易价格约为1782美元)。在这三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黄金的交易区间都很窄。

当波动性资产的交易规模缩小到这种程度时,这表明该资产已准备好进行重大技术突破。问题是金价会下跌还是上涨?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转向基础分析。(技术分析数据丰富,可用于发现模式,但预测分析能力较低)。

下表1显示了迫使金价上涨的最重要的基本因素之一。这显示了中央银行在2010年至2020年之间购买金条的情况。

截至2020年4月,黄金购买量超过150吨,如果目前的趋势保持不变,2020年全年的购买量有望达到450吨。

当然,实际结果可能更高或更低。从2017年1月到2020年4月,央行累计购买量约为2050公吨。

事实上,央行在2010年从黄金的净卖家变成了黄金的净买家,这种净买入头寸一直持续到现在。最大的买家是俄罗斯和中国,但伊朗、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墨西哥和越南也有大量购买。

这是底线:

中央银行垄断了中央银行的货币。黄金是央行货币的竞争对手,大多数央行宁愿忽略黄金。然而,央行总体上是黄金的净买家。

实际上,中央银行通过他们的行动发出信号,表明他们正在对自己的货币和货币垄断失去信心。他们正准备迎接对央行货币的信心全面崩溃的那一天。在那个世界里,黄金将是任何人想要的唯一货币形式。

各国央行正在用印钞机投票支持黄金。你还在等什么?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可以抢在央行之前,以诱人的价格购买自己的黄金,以免纸币落下帷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