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戏新规引美国家长热议:我们要不要效仿?

中国游戏新规引美国家长热议:我们要不要效仿?
2021年09月10日 12:49 嗷嗷财经

家长们希望限制孩子玩电子游戏的时间,但同时又不想让孩子感觉这是在惩罚他们。

图片来源:Peter Prat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lie Jargo2021年9月10日12:00 CST 更新

中国决定严格限制儿童玩网络游戏的时间,这是该国约束科技行业、塑造青少年道德的最新举措,不论这多么具有侵犯性。

得知这一规定后,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无数常因游戏问题发火的家长自然也会想(即便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们这儿也能这么干吗?

中国的新规从上9月1日开始生效,其禁止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在周一至周四玩网络游戏,游戏时间仅限定在周五、周六、周日及公共假期期间,而且每天不得超过一个小时。

当然,这在美国肯定行不通——我也不想政府施加这种程度的控制。可是对家长来说,限制孩子打游戏费力不讨好,如果能让别人来扮一次“黑脸”,那再好不过了。

随着孩子们返校,家长们又面临每晚上演围绕作业的家庭大战,关于打游戏的斗争也愈演愈烈。根据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数字健康实验室(Digital Wellness Lab)新出炉的一份报告,在远程学习及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期间,孩子们已习惯了不受约束的屏幕时间,而且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今年夏天。

中国的这剂“猛药”显然是为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着想,同时也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从学业中分心,或是置家庭责任于不顾。但这也为全世界的父母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玩多长时间游戏才算太久?我们能否在限制游戏时间的同时不让这感觉像是一种惩罚?

中国的新规让我(华尔街作者)开始反思,我应该如何管理孩子们在家打游戏的时间。在一些专家的帮助下,我制定了一项新计划,或许对大家有所帮助。

有几项研究显示,如果每天玩电子游戏的时间控制在1-3小时,是无伤大雅的:孩子既可以享受打游戏的乐趣,也能获得好成绩,也有时间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同时保持心理健康。

然而,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中国的中学生在非周末出于娱乐每天使用科技设备超过一小时、周末每天超过四小时,一年后他们的学习成绩会变差,而且报告说课堂上更觉得无聊,难以集中注意力。

不过,上述研究并未对学生使用科技设备时是在玩电子游戏还是浏览社交媒体加以区分,也没有询问孩子们上网时是否已完成了家庭作业。“这条重要的信息我们还没掌握。”该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李文(音译,Wen Li Anthony)说,她是罗格斯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助理教授,同时任职于赌博研究中心(Center for Gambling Studies)。

许多父母,包括我自己,都曾将电子游戏作为一种激励工具,促使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后来我了解到,这样做的问题在于,孩子们为了能快点玩游戏,往往会急匆匆把作业做完。就在几天前,我让我六年级的孩子把他的数学作业给我看看,结果发现有几道题没做。他说他不会做。但他没有向我和丈夫寻求帮助,只是把那些题空在那儿,然后就去打游戏了。

我的办法显然不管用。于是我们反过来定了一个看似有违常理的计划:让他先玩游戏,然后再安排晚上余下的时间。我们还决定,如果他的作业没有遗漏和错误的话,可以适当增加游戏时间。

我咨询了一些数字媒体使用方面的专家,他们觉得这个计划的前半部分不错。

无论是儿童问题专家还是媒体研究专家,他们都赞同像笔者那样为孩子制定一份日常计划表,其中留出专门打游戏的时间。

图片来源:JULIE JARGON/WSJ

“在控制屏幕时间的问题上,我们可以反过来想,可以同孩子们商量,如何像填满一个空杯子一样,把一天24小时安排好。”波士顿儿童医院下属数字健康实验室主任迈克尔·里奇(Michael Rich)说。

“我常常建议,等孩子们回家后,先给他们吃点东西,如果条件允许,再让他们活动一下,毕竟他们已经坐了一整天了。然后,再留出玩游戏和写作业的时间。坚持下来的话,这会成为一套固定程序,就好像一坐车就要系安全带一样。”

不过里奇博士认为,我们不应该将电子游戏作为完成家庭作业的奖励。

“如果你把电子游戏当做一种奖励或是惩罚,它会成为‘禁果’一样的东西,会驱使孩子们破坏这个体系。”他说。

里奇建议和孩子们一起制定作息计划,这样会让他们有一种掌控感。“把安排写下来,然后贴在冰箱上,这样你们以后就不会对协议内容产生争议了。”他说,“制定计划时,在游戏时间后安排一件孩子真心喜欢的事,如此一来,就不是停止做一件他们喜欢的事,而是开始做另一件他们喜欢的事。”

专家们普遍认为,关于每日游戏时间控制在多少小时才算合理,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神奇”数字,但有一些原则可供参考。

珍·特文格(Jean Twenge)着有《i世代:为何网络时代的孩子在成长中不那么叛逆、不那么较真、不那么快乐——而且完全没有准备好迎接成年》(iGen: Why Today’s Super-Connected Kids Are Growing Up Less Rebellious, More Tolerant, Less Happy—and Completely Unprepared for Adulthood)一书。她在研究美国八年级、10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时发现,每天游戏时间超过六小时的孩子,是最不快乐的。而那些自称幸福感最强的孩子,他们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更多,而且每天的游戏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

“最重要的是要考虑,游戏在孩子的生活中取代了什么?”特文格博士说,“他们睡够了吗?作业做完了吗?与朋友和家人有面对面聊天的时间吗?到户外运动了吗?有看书的时间吗?”

根据专家们的建议,我和三个孩子制定了以下计划:玩一个小时电子游戏或是接触电子屏幕一个小时之后,他们要去写作业。如果作业完成得不错,他们可以帮忙准备晚餐(我的大儿子很喜欢)、摆放餐具或是和猫咪们玩一会儿。晚饭后,我们可以全家去散步,或者去公园走走。晚上八点左右,我会给他们留出一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这期间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大部分情况下,我的大儿子很可能会跑去和朋友们玩PS5游戏机。

九点是刷牙时间,然后在床上看半小时书后,关灯睡觉。(有些专家说,儿童应该在睡前一小时远离电子屏幕,但我的孩子们通常不到半小时就会睡熟。)

随着新学年的开始,我们会看看课外活动是否会影响现有安排,但在经历过去一年半之后,我正在努力适应这些变化,尽量不把时间安排得太满。至于周末,我还没想好要采取哪些新的限制,但每个星期天,我们仍然会远离电子屏幕。

有一条新规是我的孩子们不太喜欢的:早上不许接触电子屏幕。为了玩电子游戏,我11岁的孩子一直都起得很早。对此里奇说,如果电子游戏成为孩子起床的动力,会导致孩子睡眠不足。

当我把这条新“家规”告诉儿子时,他的脸顿时扭成了一团。我说,“你瞧,和中国孩子相比,你玩游戏的时间还是要多得多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