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推美国经济的人口增长如今趋于停滞

助推美国经济的人口增长如今趋于停滞
2021年10月26日 15:31 嗷嗷财经

DOUG BARRETT AND AKASHA RABU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anet Adamy /

Anthony DeBarros

2021年10月26日08:43 CST 更新

由于生育率持续十年下滑,美国的人口增速本已缓慢,而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美国人口增速更是降至接近零的水平。

去年在美国各州中,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的州达到了一半,2019年时,出现这种情况的州仅有五个。初步估算显示,在截至2020年7月1日前的一年中,美国总人口增长率为0.35%,为有记录以来增幅最低的一年,至于今年的情况,同样可能保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

一些人口统计学家认为,美国人口出现有记录以来首次萎缩的可能性很小。一个国家的人口增长,无论是对于本国劳动力市场的规模,还是财政和经济实力,都具有重要影响。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仅一年表现不佳,并不一定会给美国未来的人口健康带来麻烦。以往经济疲软导致出生率下滑只是一种暂时现象,一旦经济开始复苏,出生率也会反弹。但人口学家担心的是反弹再现难。

2007年美国的出生率触顶后,即便随后近两年的经济衰退期已经结束,即便美国人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再次享受了一波经济增长,但出生率始终未从当初的经济低迷期中反弹。

研究人员指出,在出生率已然一路走低的情况下,新冠疫情对人口增长的影响就得到凸显,它所产生的影响或许要甚于历史上的经济动荡期,例如大萧条时代,或是上世纪70年代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的时期,因为在它的背后是生育率已逐渐降低。

“过去两个世纪以来,发达国家的经济一直建立在人口扩张的基础之上。”非营利组织、研究及教育集团——全球老龄化研究所(Global Aging Institute)主席理查德·杰克逊(Richard Jackson)说,“我们已不再拥有这种长期性的经济和地缘政治优势。”

堪萨斯州林肯县,一个男孩在等待哨声,哨声响起后,孩子们才能重新进入公共泳池。林肯县的人口下降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图片来源:Doug Barret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至于这一问题的严峻程度,则取决于一些可变因素,未来数年它们的发展方向可能发生变化。过去十年中,移民群体在美国人口增长中占到了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比重,如今这一群体将迎来新的增长,这主要得益于拜登政府放宽了特朗普时代的一些限制。经济复苏也吸引了求职者。这股强劲的移民潮若是能持续数年,或许有助于抵消出生率下滑的影响。

保守派机构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员尼古拉斯·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指出,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国家的生育率低于人口更替水平的时间要比美国长得多——总体来说它们的人口年龄更大。

“美国的人口形势相对有利。”他谈到,“最大的未知因素将是移民问题。”

根据经济学家梅丽莎·S·科尔尼(Melissa S. Kearney)和菲利普·莱文(Phillip Levine)的预测,由于经济充满不确定性以及疫情影响,女性的生育意愿降低,这使得美国今年的出生人口至少将减少30万。政府初步数据已显示,2021年前三个月的新生儿数量较上年同期下降。

人口可能长期下跌的趋势在于“千禧一代”的生育率下滑。许多人口学家都表示,年轻人的财务安全感降低以及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这些因素与新冠疫情的健康和经济影响叠加在一起,对人口增长造成了双重冲击。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人口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说,他认为美国人口总量不会下降,原因之一在于移民会带动人口增长。他谈到,如果经济好转促使“千禧一代”和“Z世代”(1997年及之后出生的人)的生育意愿增强,那么新冠疫情对生育率的影响就不会持续太久。

新冠死亡率的降低也将缓解这方面的担忧,不过在降低死亡率的问题上,美国仍面临着其他压力。药物过量引发的死亡人数急剧上升,死于凶杀及一些慢性病的人数也在增加,这些都助推了美国去年人均寿命缩短1.5年的结果,创下至少自二战以来的最大降幅。

过去十年间,越来越多的美国地区开始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年轻人数量不足的问题。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当年,美国大约有55%的县,其死亡人数超过了出生人数,而在2010年至2020年初期,该比例仅为37%左右。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按照人口普查的估算数据,若是将2010年至2020年划分成前五年和后五年两段,无论哪种类型的县,从几乎都是都市区的,到几乎都属于乡村地区的,平均来看,后五年间美国所有县出生人数与死亡人数之比都比前五年低。

这一现象在美国乡村地区最为严重,那里的小镇和人口稀疏的县既缺少就业机会,也没有太多的住房和儿童托管资源,而这些都是年轻夫妇看重的。一边是居民老龄化,一边是年轻人不断减少,在双重因素的作用下,据估计,在过去八年间,这类县的平均死亡人数要高于平均出生人数。

再来看都市区,这里的整体人口年龄更年轻,每例死亡对应的出生人数也要高于乡村地区。尽管如此,在位于美国前几大都市区(人口在100万及以上)市郊的368个县当中,约有20%的县过去十年间的死亡人数超过了新生儿数量,其中包括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郊的罗文县(Rowan),以及奥拉多附近的莱克县(Lake County)。就这两地而言,过去十年间,大量外来人口的迁入掩盖了本地人口的自然下滑,带动整体人口实现正增长。

据人口普查估计,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当年,位于亚拉巴马州西南角城市地区的两个县莫比尔(Mobile)和鲍德温(Baldwin),新生儿数量仅比死亡人数多出156名。在该地区之外,还有八个县的情况甚至更糟。由于地处乡村,加之年龄中值在40岁及以上(全美的年龄中值为38岁),过去十年间,这些县的死亡人数每一年都超过了出生人口数。就整个亚拉巴马州而言,去年一年的死亡人数也超过了新生儿数量,这是有历史记录以来的首次。

特雷·伍尔福克牧师为了事业,迟迟没有成家。左图为他在亚拉巴马州莫比尔的艾姆维尔浸礼会外布道。中图为朋友们在活动开始前相互拥抱。右图为教区居民在聆听牧师布道。

图片来源:Akasha Rabu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莫比尔县的居民、37岁的牧师特雷·伍尔福克(Trey Woolfolk)说,“我本想安定下来,但疫情的出现让我的生活中断了12个月。”伍尔福克是艾姆维尔浸礼会(Aimwell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师,他希望最终能结婚生子,但总有一些更重要的事让他暂时无法实现这一愿望。三十多岁时,为了拿到神学硕士学位,他基本都在念书。他身边有二十几岁就结婚的朋友,最终却以离婚收场。

“我觉得这对我是一种提醒,告诉我要慢慢来。”他说,“我想先在事业上有所作为,然后再成家。”

新冠疫情之前,2019年只有少数州当年的死亡人口数超过新生儿数量:西弗吉尼亚州、缅因州、新罕布什州、罗德岛州和佛蒙特州。而今,美国疾控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下属国家卫生统计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初步数据显示,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的州已经遍及全美,从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到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再到蒙大拿州、俄勒冈州都是如此。

新罕布什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资深人口学家肯尼斯·约翰逊(Kenneth Johnson)表示,虽然疫情结束后,其中许多州的出生率或许会重新超过死亡率,但鉴于人口步入老龄化,美国很大一部分地区的死亡率仍将高于出生率。

兼具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双重身份的尼尔·豪伊(Neil Howe)指出,纵观历史,美国经济增长几乎有一半是劳动年龄人口增长的功劳,移民也是其中一部分。豪伊也是投资者导向型研究公司Hedgeye Risk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前些时候对联邦预算的预测显示,今后数年的劳动力增长率可能会一直徘徊在略高于零的水平,相比之下,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这一数字达到2.5%,2008年至去年底也保持在0.5%,均高于未来数年的预测水平。

经济学家称,这种转变将使美国更加依赖移民来增加劳动力,不过移民会带来其他的压力。墨西哥的生育率已在逐渐下降,此外,作为美国其他两个主要的移民来源国,中国和印度自身也都出现了人才短缺,更别提中国的人口增长已在趋于停滞。

豪伊表示,短期来看,鉴于疫情限制了移民增长,因此美国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公布的年度人口更新数据或许会显示,在截至2021年7月1日前的当年,美国人口总量出现小幅下降,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他指出,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在此期间美国的死亡人口总数超过出生人口数。

杰米·梅耶在堪萨斯州林肯县修理轮胎。包括该县在内,从堪萨斯州中部到内布拉斯加州边境,约有30多个地处乡村的县,其出生人数与死亡人数之比在美国各县中排名居后。

图片来源:Doug Barret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罗博·森茨(Rob Sentz)今年6月前一直担任劳动力市场数据公司Emsi首席创新官,他谈到,纵览各个行业,受影响最大的包括零售业和酒店业,因为它们倚重年轻员工,而这些人的流动率又较高。至于医疗保健、工程、信息技术等行业,随着“婴儿潮”一代中有数百万人达到退休年龄,为高管层寻找合适的替代人选也将成为一桩难事。

久而久之,在生育率降低的情况下,领取退休金的人数将相对增加,而仍需纳税的“上班族”则相对减少,如此一来,可能会加重社会保障体系和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负担。

为了支持家庭生育,拜登政府提出了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内容包括带薪产假、育儿补贴以及免费学前教育。研究人员指出,其他国家也曾试图借助类似举措来提高生育率,但效果不一。

美国乡村地区的家庭正感受到一个复杂人口问题带来的影响,已然持续了数十年的年轻人外流现象在出生率降低的影响下,后果被进一步放大。许多提供育儿帮助的家庭支持计划都与现实脱节,它们未曾考虑到女性如今在职场上的参与度已是越来越高,从而使得父母都是“上班族”的家庭难以找到合适的托管服务来照顾子女。而另一方面,需要托管服务的乡村家庭却发现,似乎周围孩子的数量都不够开一家日托中心。

和美国许多乡村地区一样,堪萨斯州林肯县的人口也一直在下滑。图为林肯县的一名男子正开着拖拉机割草,旁边一幅图中,该县一名女子正在社区花园里干活。

图片来源:Doug Barret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堪萨斯州林肯县(Lincoln County),人口为2,986人,当地的经济发展主管凯莉·戈尔利(Kelly Gourley)曾打算建造该县首家不设在居民家中的日托中心。她发现,由于缺少儿童托管服务,家长很难兼顾工作和育儿。少数开在家中的日托机构是当地唯一的选择,但这类机构往往很不稳定,容易倒闭。

戈尔利估计,建造日托中心的费用可能高达50万美元,而且在她看来,一旦需求出现波动,运营很难不受影响。“在乡村地区,即便少了一个孩子,你也可能一下子就亏损。”她说。后来她搁置了上述计划,转变思路后,开始着手增加家庭育儿人员的供应量。

32岁的艾莉森·约翰逊(Allison Johnson)从小在林肯县长大,如今是一家养老院的语言病理学家。她原本希望以后可以生三个孩子,但现在她觉得这个想法不太现实,因为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她等了一年才得到一家家庭日托中心的入托名额。她的丈夫是一家住宅建筑公司的老板,眼下夫妻二人正在想办法做好平衡,以推进二胎计划。

当日托机构无法照看孩子时,约翰逊的父亲会帮忙照顾她两岁的儿子。但她的父亲是一位农民,眼下他和约翰逊的兄弟正是农忙的时候,“他们除了把他扔在拖拉机里,别的也做不了什么。”

在堪萨斯州林肯县,可供父母选择的日托机构很少,农民艾伦·奥蒂伯基帮女儿艾莉森·约翰逊和女婿布伦南看孩子时,有时会把外孙豪斯顿放在拖拉机驾驶室里。

图片来源:Doug Barrett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林肯县人口的年龄中值比全美38岁的年龄中值高出八岁左右。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前十年,该县的出生人口与死亡人口之比在美国各县中排名垫底——出生302人,死亡376人。这一问题已延伸到35个县,其中大部分都在乡村地区,不仅是林肯县,从堪萨斯州中部到内布拉斯加州边境,类似现象屡见不鲜。过去七年,这些县的死亡人口全都超过了出生人口。

市政领导曾试图吸引更多年轻家庭来到此地,以抵消人口老龄化和人口不断外流的影响。

堪萨斯州曼卡托(Mankato)毗邻内布拉斯加州,人口仅有804人,当地的市政执行官贝瑞·帕森斯(Barry Parsons)谈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由于缺少老年公寓,老年人不愿离开他们长期居住的房子。

这使得住房市场变得十分紧俏。“如果年轻夫妻想来这儿当老师,或是去医院工作,他们很难找到房子。”当地一位名叫德布·沃恩(Deb Warne)的房产中介说。

为应对人口增长放缓的局面,包括林肯县在内的少数城镇曾实施过一项计划:只要有人愿意在空置区域上建造房屋,当地将免费提供土地。然而,这类计划未能发挥吸引力,毕竟大多数家庭还是希望找到能够拎包入住的房子。

如今,距离林肯县推出上述计划已过去15年有余,只有两处地块被人认领。剩下的19处地块依然空空如也。

包括林肯县在内,许多乡村地区的县为了吸引人们搬来居住,纷纷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有意在此安家的人可免费获得土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