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楼财经 | 周末刷屏!证券分析师怼中芯国际技术大拿:“你算老几?”

15楼财经 | 周末刷屏!证券分析师怼中芯国际技术大拿:“你算老几?”
2021年08月01日 12:25 北京青年报

“你算老几?”这个周末,半导体行业并不平静。在一个基金经理和行业大拿云集的“半导体行业交流”500人的微信群里,一个证券分析师怼了中芯国际技术大拿引爆了市场的讨论。

这个名为“半导体行业交流”的500人微信大群,汇集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精英,群成员大部分基金经理、分析师、经济学家和行业技术大拿。

7月31日,这个群里正在就半导体领域光刻胶话题一场如火如荼的讨论。

在提到国产光刻胶技术的时候,“中芯国际光刻胶负责人”的杨晓松直接在群内表示,“别扯ArF,没一家能看的,各个都不敢来见我。”

这个言论在群里引发了争论。方正证券电子首席陈航直接发话“你算老几?”。

分析师怼了技术大拿,还是中芯国际的。群里就此引发了争论,双方都有支持者。

陈航的支持者认为,中芯国际的所谓光刻胶负责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显然对国内的同行不太尊重。正应该我们技术上还不够好,才需要整个产业链共同努力合作。

广发证券电子半导体分析师耿正随后发言,“杨晓松师兄可是真正的专家”。一位杨晓松的支持者称;“资本市场的人有点自信过头了。”

后续,两者继续“交火”。陈杭继续用此前的研究报告表示“中芯国际进入实体名单后,完全基于美系设备的7nm,其现实意义远小于基于国产设备的成熟工艺,晶圆代工厂并不是半导体的最底层技术,只是芯片设备、材料、工艺的集成商。中国半导体的主要矛盾已经从缺少先进工艺调教,转移到缺少国产半导体设备、材料。”

后续,陈杭发送分享了一篇他此前写的“如何重新认知中芯国际”微信公众号文章。

对此,杨晓松继续揶揄陈杭表示“你知道太少了”,并在群内发了一个微信“奸笑”的表情。

群内备注为“华泰证券电子纪攀峰”人士则表示“先请杭所(陈杭)出去了,最近行情好,他太激动了”,随即将陈杭请出了群聊。

随后,杨晓松继续引用陈杭所言的“你算老几”回复表示“你去问问国内所有做光刻的,我敢不敢这么说。”

这场争论流传出来以后引发了市场的争论。

光刻胶又称为光致抗蚀剂,半导体材料在表面加工时,若采用适当的有选择性的光刻胶,可在表面上得到所需的图像,光刻胶在芯片制造领域被广泛运用,因此,光刻胶属于上游半导体材料细分领域。

资料显示,光刻胶行业具有极高的行业壁垒,因此呈现寡头垄断的局面,长年被日本和美国专业公司所垄断。目前前五大厂商占据了全球光刻胶市场80%以上的份额,行业集中度高。

另外,由于今年日本福岛地震导致光刻胶龙头信越化学停止供货部分晶圆厂光刻胶,产能受限的同时,全球晶圆厂新增产能较多,对光刻胶需求高涨,光刻胶供应持续紧张。

ArF光刻胶材料是集成电路制造领域的重要关键材料,被广泛应用于90nm~14nm甚至7nm的高端芯片制造(如逻辑芯片、存储芯片、AI芯片、5G芯片和云计算芯片等)。近年来,作为半导体核心耗材的光刻胶,是国内典型的“卡脖子”产品,国内需求强烈,而国内公司包括南大光电等在内正在积极突破,相关半导体板块涨幅较大。

从技术层面来看,国内半导体光刻胶同国外相比差距较大。首创证券在研报中称,当前国外已经可以量产第五代极紫外光刻机用光刻胶,而我国在这一领域尚处在实验室阶段,最新的12英寸晶圆所用的ArF光刻胶在我国还处在研发阶段,8英寸晶圆所用KrF光刻胶国产化率仅为1%。

对此,国家也出台多项政策,鼓励高端光刻胶技术攻关。2020年9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增长极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在光刻胶、高纯靶材、高温合金、高性能纤维材料、高强高导耐热材料、耐腐蚀材料、大尺寸硅片、电子封装材料等领域实现突破,以保障大飞机、微电子制造、深海采矿等重点领域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近年来,国内光刻胶关键技术不断突破。其中,南大光电的ArF光刻胶已于去年12月与今年5月31日公告通过50nm闪存平台认证和55nm逻辑电路平台认证,成为国内通过产品验证的第一只国产ArF光刻胶。公司目前已完成两条光刻胶生产线的建设,光刻胶年产能将达25吨(干式5吨、浸没式20吨)。

7月29日,南大光电宣布了一项重磅消息,该司承接国家的《集成电路成套制造装备以及工艺》光刻胶项目,已通过最后阶段的验收。验收的专家组透露,南大光电现阶段已完全掌握了Arf干式、浸没式等全谱系的光刻胶产品,包括材料配置、配胶、各种场景应用等关键技术。预计产能为每年5吨Arf光刻胶、20吨浸没式Arf光刻胶。另外,南大光电还透露,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这意味着南大光电的光刻胶的产能将会继续提高,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与日俱增的国内市场需求。

国联证券认为,南大光电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大基金二期,不仅可以扩充资金实力,也有利于增强公司与国内半导体设备、芯片制造头部企业的协同,从而加速公司光刻胶业务的发展。

除了南大光电外,据首创证券研报,晶瑞股份子公司苏州瑞红拥有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光刻胶工厂,是国内最早规模化生产光刻胶的企业之一,承担国家02专项项目,产品已经向中芯国际、扬杰科技等公司供货。目前拥有i线光刻胶100吨/年,KrF光刻胶进入中试阶段。

6月30日,上海新阳也发布公告,公司自主研发的KrF(248nm)厚膜光刻胶产品近日已通过客户认证,并成功取得第一笔订单。上海新阳预计于2022年实现KrF厚膜光刻胶的量产,并进一步研发ArF光刻胶。

在一个国内一线对冲基金经理发出的截图显示,除了光刻胶的争论,这个500人的“半导体行业交流群”还就白酒行业的情况展开了讨论。

“华泰证券前电子首席纪攀峰”在群里公开批评张坤,称其“猛烈抱团白酒,对社会价值观影响太坏了,还是要多反思反省。”,纪攀峰发文称,坤哥享受的更多的是国家高速发展的红利,拿了公众的钱,作为公众人物,更应该多考虑社会责任感。猛烈的抱团白酒,对社会价值观影响太坏了……还是要多反思反省。这几年国内硬科技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以国内没有真正科技企业为自己抱团找借口,也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数据显示,当前张坤在管基金有四只,分别为易方达蓝筹精选(899亿元)、易方达中小盘(287亿元)、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117亿元)和易方达亚洲精选(42亿元),截止2021年上半年末,合计总规模1345亿元。

张坤旗下的几只基金,今年以来都出现了较大的回撤,多的跌幅大于20%,最近还被公开批评其价值观。甚至在有个“最强科技”500人的微信群里,一名大学教训公开建议清华将其除名。

“回首自己以往的判断,发现有不少错误。”张坤在二季报中坦承。他表示,疫情后,随着全球流动性的放松,全球股市都有了显著上涨。对于一些市场公认长期有成长空间行业(科技、医药、消费、新能源)中的优质公司,除了业绩增长的驱动,估值也得到了显著的提升。面对越来越高的市盈率水平,对企业的估值方法也越来越多采用远期(如2025年甚至2030年)市值贴现回当年,似乎只有这样,投资者才能获得一个可以接受的回报率水平。

“无疑,这样的环境对投资人判断正确率的要求是很高的。我们发现,对于一些公司,在各种假设都兑现的情况下,可能未来5年能赚取贴现率或者比贴现率略高的收益率水平,但是一旦错误,可能就要面临30%甚至50%的股价下跌。”张坤说。

张坤表示,在一个流动性宽裕、资本焦虑地寻找高回报率领域的环境下,未来几年,不少行业面临的竞争程度恐怕比过去5年更为激烈。“回首自己以往的判断,发现有不少错误。我认为,对于未来5年行业竞争格局的判断难度恐怕只增不减。综合来看,如果正确,可能只获得一个平庸的回报率,但一旦错误,却面临不小的损失。在这样的赔率分布下,对于投资来说显然是高难度动作。 ”

张坤的结论是,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在热门行业进行深入研究,试图获得更高的概率确信度,要么在不那么拥挤的行业,稍微牺牲一些概率,承担多一点不确定性,获得更佳的赔率回报。我经常这样审视组合,如果股市暂停,5年后恢复交易,每个企业能带来多少的预期复合收益率,从目前的判断来看,未来几年预期回报率下降可能是难以避免的。

周末,一位资深的证券业认识表示,周末“半导体行业交流”500人群的争论犹如一面镜子,光影流转,找出了市场的风格轮换和偏好变化以及市场参与者的众生相。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朱开云

编辑/田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