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巨无霸频现危情:负债2300亿,号称中国版摩根士丹利

3000亿巨无霸频现危情:负债2300亿,号称中国版摩根士丹利
2019年02月13日 14:41 朱邦凌

春节过后,被称为国内最大民营投资集团的中民投违约风波再起。2月12日,中民投申请在上交所上市的三只公司债券暂停竞价系统交易。发行量44.8亿的17中民G1在过去10个交易日已腰斩,此前公司还有30亿元债券技术性违约。在债务压力巨大的同时,近期中民投旗下最赚钱的房地产公司中民嘉业的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作为几千亿的投资巨无霸,中民投的债券为何大跌?中民投违约风波再起的原因,固然离不开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但主要还是自己的原因。中民投一进入投资,就进入产能过剩行业,很可能是其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同时,在“产融结合”模式下,集团负债率高,高负债运行。近几年不少企业存在的“借新债还旧债”、短债长投等问题,在中民投身上也有体现。实际上,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投资集团,以中短期债权募集资金转而进行较长期的股权投资,这种投资模式也有待商榷。

其一,进入产能过剩行业,很可能是中民投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成立于2014年8月的中民投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组织、59家知名民营企业发起设立,去年资产就达到了3000多亿,是名副其实的投资巨无霸,被称为“中国版的摩根士丹利”、“民间版的中投公司”。

中民投的理念是“产融结合”,这种业务模式是一种新型的投资理念,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也是十分必要的。但中民投一进入投资,就进入了产能过剩行业。中民投最初的设想是,将业务集中于光伏、钢铁、船舶等产能过剩、国资又不太“待见”的行业,通过整合重组谋得主导权,进而重新定价、分享红利。光伏行业是中民投最先“落子”的领域,并且投下了重金。去年6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光伏新政出台,暂不安排普通光伏电站指标、分布式光伏指标为10GW、新投运的部分光伏发电项目补贴下调等政策,令业内感觉到阵阵寒意。也就是说,中民投参与了大量光伏、航空等领域的投资,但效果不如预期。

其二,负债率高,高负债运行。中民投近几年来的发展像是走上了一条快车道。2014年,中民投的总资产为564.44亿元,而到2018年上半年,中民投的总资产已激增至3096.51亿元,增幅超4倍。但在资产快速增长的同时,公司负债率也快速攀升。2015年以来中民投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截至2018年9月末达到74.89%,负债总额约为2328亿元。在去年7月的一份信用评级报告中,评级机构新世纪资信指出,“中民投利用资本及债务杠杆不断推进战略投资及产业整合,负债水平快速攀升,目前已积累了较大规模的刚性债务”。

其三,“借新债还旧债”模式面临考验。公司2328亿元负债中,流动负债占62%,短期借款398亿元,其他应付款2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30亿元,面临较大短期偿债压力。2019年,中民投还将面临198.05亿元的境内债券到期。去年,债券到期高峰到来,中民投基本采取了借新还旧模式。2018年中民投注册了10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额度,基本全部用来偿还金融机构借款、到期超短融。其公司债的募集资金也基本用于偿还公司到期债务。

发行文件显示,由于中民投部分存量债务到期后不再续借,导致其筹资活动现金流净流出145.13亿元。中民投表示,金融机构投放市场资金有一定程度收缩,使得整个市场资金成本提高,这将间接增加其融资压力,进而有可能对其业务开展造成影响。

前期,一些民营企业依赖短债为主,不停滚动发行短债来支持长期投资,一旦停止滚动,其流动性压力更加凸显。以前信用市场资金充裕时,企业会觉得短债的成本更低,也因此忽略了负债结构的安全性,依赖短债的结构更容易受到市场变化影响。当企业融资链收紧,对于过度依靠外部融资借新还旧的低资质企业而言,信用风险压力或正积聚。

在全市场去杠杆的背景下,过去那种借新债还旧债的做法已经很难持续下去了,10个缸子9个盖的问题迟早要暴露。过去那种过多依赖发行短债、借新债还旧债的经营模式风险正在暴露。因此,监管层需要严格把关企业债券发行的期限问题,不能允许企业发行的短债投到长期项目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