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高校教授联署公开信抨击特朗普 称其威胁着国家的生存

美国精英高校教授联署公开信抨击特朗普 称其威胁着国家的生存
2020年10月28日 17:49 福布斯中文网

美国各地高校工商类学科教授联署公开信,题为“美国工商业领袖要发声反对特朗普对我们合众国构成的威胁”。该公开信以激烈的措辞呼吁企业高管采取行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各位教授声称,“我们合众国的生存面临着威胁”;他们指出,已经有“大量退伍军人、现役将军、士兵、政治家、科学家、医生、大使、公务员、律师、记者等人士”站出来反对特朗普总统。

联署公开信的教育工作者来自美国著名高校。他们指出,特朗普“贬低科学、兜售谎言、煽动暴力、试图剥夺媒体合法性,将一切事物政治化,司法部、疾控中心、邮政局都不能幸免,他还试图破坏美国选举的诚信。”

各位教授敦促企业高管称:“到时候了,工商业领袖要站出来发声反对特朗普对我们国家构成的威胁。”各位教授进一步指出:“到时候了,工商业领袖要公开表达很多人一直私下表达的态度:特朗普总统不适合当领导者,对合众国构成了威胁。到时候了,记者要向美国的企业高管发问,问问他们是不是相信如果特朗普再干四年,对国家真的有好处。”

各位美国顶尖大学的教授尖锐批评现任总统,对其大加指责。此事闻所未闻,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那可堪称奇事。遗憾的是,当前的局面前所未有,美国众多传统和价值观被忽视。以往,教育工作者尽量不公开发表政治观点,为的是避免冒犯学生,避免向学生灌输思想。

现在的情况很值得关注,教育工作者正在向企业领导者施压。我们已经看到,政治已开始影响企业,其结果有好有坏。显然,很多人观点坚决。有些人并不容忍别人观点与自己相左,还对后者发起侵害。有些人很好斗,他们的行为具有危害性,也说过很恶劣的话,做过很可怕的事。我们看着,一家人吃着饭就吵起了架;好友之间、陌生人之间还在社交媒体上,在网上对骂。如今,大企业里常有人激烈辩论,甚至相互敌视。

硅谷企业基本都愿意讨论政治、社会、种族、性别和贫富差距问题。当前,各企业施行居家办公,Facebook谷歌的员工开始在内网留言板上讨论上述问题。有关讨论后来激化,结果管理层只得介入并采取行动。

Facebook发言人Joe Osborne谈到了该公司员工间激烈讨论的问题。他说:“我们听到员工表示,希望能够加入到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辩论中去,而不是在工作上遇到有关问题而措手不及。”他们表示:“我们正在更新员工政策和办公工具,保持尊重、包容的文化。Facebook正在加强应对骚扰问题的政策,确保来自代表不足群体的员工不必身处有敌意的劳动环境。”

谷歌也在采取类似措施。该公司的内网留言板有越来越多的帖子被标记有种族主义或者侵害性内容。该公司已经要求员工在内网留言板发言时注意态度温和。谷歌的规章指出:“与同事分享信息和想法有助于社区发展,但是干扰日常工作,就政治或新闻时间进行激烈辩论则无益于社区发展。”该公司的指南还指出:“我们的首要责任就是聘用我们做什么工作,就去做什么工作,不是把上班的时间花在辩论与工作无关的话题上。”

上述两家科技巨头正在努力实现一种微妙的平衡,一方面允许员工表达想法,另一方面努力确保员工的言论不会构成冒犯,也不会分散大家的工作注意力。

Brian Armstrong是硅谷加密货币交易经纪平台Coinbase的首席执行官。他对员工表示,自己不会在办公室里表达政治观点或者宣传社会问题。他明白地表示,如果有员工不喜欢公司新颁布的办公室“政治中立“政策,他很愿意向员工提供离职补偿。

Armstrong在致员工信中表示:“人生短暂,不该到一家引不起自己兴趣的公司工作,希望离职补偿能够为那些选择离开的人带来双赢。” Armstrong 宣布一项很有争议性的新政策,遏制公司内部有人活跃涉足政治的情况。此后,Coinbase已经有大约60位员工接受了岗位买断(离职)协议。

金融科技初创企业Ripple首席执行官Brad Garlinghouse公开反对不谈政治的职场文化。他相信,科技企业具有重大义务,应该参与政治讨论,协助解决社会问题。尤其是,他认为科技企业本身已经对人与人的分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Garlinghouse说:“作为长期在硅谷工作的老手,我认为现实中有这样一个令人遗憾的问题——科技平台自己至少加剧了部分(社会)问题。”

微软亚马逊美国银行迪士尼耐克优步摩根大通等一流企业的员工已经团结起来,反对公司违反员工社会良知的行为。社交媒体放大了员工的反对之声,导致上述企业的产品受到抵制。这就进一步促使管理层进行改革,应对反对和施压。

家具等家用品网上零售商Wayfair的员工就对公司的商业决策予以反对。该公司曾向一家政府合同商出售了价值20万美元的家具,而后者在美墨边境运行移民拘留中心。Wayfair员工就此事投诉管理层。员工要求停止销售这批商品,Wayfair首席执行官Niraj Shah拒绝就范,员工便组织了罢工。公司员工Madeline Howard的话体现了人们的愤怒和沮丧:“我们不希望公司靠着关在集中营里的孩子们赚钱。”

如果企业允许员工在办公室讨论、辩论政治问题,或者在广告营销活动中囊括政治问题,就会面对巨大风险。美国已经分裂成为两大阵营。企业如果在政治上选边站,就有疏远一般员工和客户的危险。这个风险着实很大。一些公司出于产品和服务的性质原因,参与了社会事业。其他一切企业如果牵扯时事,则可能显得很做作、愚蠢、有意在作秀。

除此以外,另一个问题也很重要。前述联名公开信有一条声明,指出“以下签名的600多位教授及员工及其言论并不代表所在学院或大学。”这种做法很不合理。各位教授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有一些问题必须解决。大学教授一方面教导我们不要让政治干预商业,却起草上述公开信,号召企业领导者采取行动,恳求记者对其问责。这样一来,教授们就算是两只脚都踏进了政治之中。前后观点比较来看,令人感到他们有些不真诚。

教授们的调子倒是占据了道德高地。这种态度高傲而片面,基本上是在说数百万美国人都“很令人不齿”,说他们支持的人简直是人间恶魔。这些(教授)的学生及家长可能有一半支持共和党或者特朗普,(教授们)本来应该是聪明人,却没有考虑到这些学生在课堂上,在上网课时的感受。对于这部分学生及家长来说,这封信是很大的冒犯,对他们的政治观点构成了贬低和妖魔化。

各位教授们已经拿到了终身教职,算是功成名就,也无可指责。然而,他们做的事情,正是自己指责特朗普在做的事情——将与自己观点严重相左的整个人群边缘化,对其大加指责。各位教育工作者有没有想一想,那些不同意这封公开信的年轻人会怎么办?非自由派的学生和教授可能被排挤。教授本来有义务反映所有各方的观点,让人们了解情况后自己决定。教授们不应该利用自己的特权来吓唬企业管理者,逼着他们行动。

很多大学教授倾向于支持民主党,持有自由派思想。大学也基本是自由派思想的伴侣。在多数学校,保守派观点受到了厌恶、蔑视,其声音被反对之声淹没。前述公开信没有允许大家各抒己见,反而对人们施压,要求人们遵守其“正确”说法。出于顾虑,批评的声音因此被淹没。此封公开信一出,其实意味着任何不同意信中认可思想的人都会受到斥责。

人们以为,顶级大学的教授看问题的角度总会更广。然而,他们虽然痛批特朗普,却忽略了拜登方面的各种负面报道。如果有教授发表公开信,因为腐败指控呼吁解除拜登的民主党候选人身份,那会发生什么事?不过,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大多对此类消息缄默不言。

这就体现了差异。各位教授自信观点正确,没有留下任何反对空间。他们指出科学家、部队、执法部门等精英团体都想让特朗普下台,却没有研究这些群体的使命。

教授们的做法说明,他们十分天真,功课做得很差,而且很自负。此事体现了一种乌合之众的心态。他们不过是想拿起干草叉,把面色橘黄的坏蛋赶出白宫。不过,这种态度和他们口中特朗普的态度一样危险,一样可怕。

Jack Kelly为福布斯撰稿人,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个人。译 Joe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