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舶表呈现“融合的艺术”巅峰之作,宇舶表首席执行官里卡多•瓜达鲁普:创新是原动力

宇舶表呈现“融合的艺术”巅峰之作,宇舶表首席执行官里卡多•瓜达鲁普:创新是原动力
2021年04月12日 21:58 福布斯中文网

众所周知,瑞士是整个制表行业的核心所在。而随着全球疫情的爆发,中国消费者从海外迅速回流,在国内购买奢侈品的比重不断扩大。2020年,中国内地首次成为瑞士钟表全球最大市场。

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FH)数据显示,去年瑞士钟表对全球各地出口均在下滑,对中国内地出口则强劲增长。2020年下半年,瑞士钟表对中国内地出口增长高达58.2%。据瑞士联邦管理局数据,2020年瑞士手表对中国内地出口额达23.94亿瑞士法郎(约合25.77亿美元),中国内地首次成为瑞士手表出口额的最高地区。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瑞士手表市场中,一匹“黑马”突破重围,仅用了短短40多年的时间,便脱颖而出。它便是成立于1980年、秉承“敢为先锋,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品牌理念的HUBLOT宇舶表。多年来,品牌遵循“融合的艺术”的制表哲学——意想不到的跨界、前所未见的新材质、突破常规的新技术,让每一次宇舶表的新作问世,都碰撞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火花。

“融合的艺术”除了是一种以技术研究为基础的材质创新方式外,还体现在品牌自主研发机芯的过程中,无论是最简单或是最复杂的机芯,都汇集了功能、创意和设计。1980年初版经典腕表在腕表设计中创新性的将贵金属黄金与现代材质橡胶搭配使用,开创了制表界先河。一经推出,便迅速俘获了那些追求与众不同高档腕表人士的芳心。凭借这枚腕表从制表材料到设计所诠释的独特美学,宇舶表在当时的钟表界掀起了一场制表新革命。

纵观整个钟表业,相较于那些拥有200-300多年历史、国际知名的传统腕表品牌,诞生至今40多年的宇舶,显得十分“年轻”。但在宇舶表首席执行官里卡多-瓜达鲁普(Ricardo Guadalupe)看来,“年轻”并不影响宇舶表赢得市场,“与众不同”是宇舶快速成长的秘诀,“我们拥有一群天才的创造者,他们让宇舶表变得与众不同。当这些人才聚集在一起时,他们讨论材料的研究和发展、机芯和腕表设计的创新,讨论市场营销和工艺制造……探索一切富有创造力的解决方案。创造使我们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新款惊艳亮相

目前,2021瑞士钟表与奇迹展(Watches & Wonders)正在日内瓦举办数字秀。此次线上展,宇舶带来了四款全新计时表款,其中一枚于官方微信小程序线上发售,中国地区上线仅7分钟,便告售罄。

第一款创新腕表是Big Bang Integral一体式陀飞轮高级珠宝腕表,其将标志性设计与精湛工艺于一身:完全自主设计制造的陀飞轮自动上链机芯、总重达31克拉,由484颗长方形切割钻石构建出令人惊叹的设计架构、从表壳延续到表带的一体式美学设计,以及令内部精密机械构造一览无遗的蓝宝石表盘。瓜达鲁普透露,从2007年开始,宇舶表陆续推出了几款高珠系列腕表,售价均不菲,有的甚至达到了百万美元的价格。今年这款配以品牌自主研发的自动上链陀飞轮的全新高级珠宝腕表,售价将会达到500万人民币。

一直以来,色彩是宇舶表不可或缺的重要设计元素。在继2006年使用了全黑色的陶瓷材料,宇舶表便开始投入彩色陶瓷的研发当中。2018年品牌推出旗下首个亮红色陶瓷新材质,并获得专利认可。黄色作为2021潘通色调,也被加入到宇舶表的色卡之中。黄色相当常见,但为陶瓷等材质注入这种色调却绝非易事,甚至可以说几乎无法实现。宇舶表制表厂历时四年潜心研发,采用高温烧结技术,成功打造出品牌的首款亮黄色陶瓷腕表——Big Bang Unico黄色魔力腕表,以实际行动化不可能为可能。

跨界合作也是宇舶表的强项。刺青图腾与腕表经由宇舶表精湛技艺,也碰撞出不一般的迷人魅力。Sang Blue刺青工作室是宇舶表在艺术领域的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宇舶表2016携手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创始人——刺青艺术家马克西姆,以达•芬奇的名画《维特鲁威人》为灵感打造出第一款Big Bang Sang Bleu刺青腕表,在时间的维度中讲述了几何形状的奥秘。随后亦陆续推出极具人气的钛金腕表、王金腕表、黑色陶瓷腕表。而今年,全新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腕表,以灰色、蓝色和白色三款全新色彩及陶瓷材质登场,再续该系列个性十足的几何美学新篇。

“Less is More”,是极简美学的精髓。化繁为简有时能成就惊艳的美学设计。Big Bang Integral一体式陀飞轮全透明蓝宝石腕表,成就宇舶表“融合的艺术”的巅峰之作。新款腕表采用一体式表链设计,表壳及表链均采用全蓝宝石材质打造,再次彰显了宇舶表在蓝宝石加工领域的精湛技艺与非凡造诣。据瓜达鲁普介绍,今年宇舶表对于蓝宝石材料的使用不再局限于表壳,还衍生到了表链。“通过长期的研究,我们在表链的制作中使用了22个完全由蓝宝石制造而成的组件,这是一项复杂的挑战。”他坦言,现如今只有一两个品牌能够拥有此项高难度的技艺。新款腕表搭载陀飞轮自动上链机芯,限量发售仅30枚。

宇舶表力求每次都为消费者们带来最与众不同的腕表。“我们一直致力于将传统与创新相结合,因此一直在研发不同于其他传统腕表品牌的产品。就像今年发布的亮黄色陶瓷腕表,未曾在其他的品牌中出现过。而Big Bang Sang Blue II刺青腕表就是宇舶表将艺术理解融于腕表制作的无二之作。所以对于宇舶表来说。“与众不同”这点是至关重要的,也正是让宇舶表成功的秘诀之一。”瓜达鲁普说。

多维灵感,赋能“融合的艺术”

2020年是宇舶表创立40周年,除了在瑞士工厂举办了一次回顾展外,宇舶表又以“时间即证明”为主题在中国开启了40周年巡展。宇舶表的成就,离不开那些具有远见卓识与无畏精神的先锋人物——1980 年创立宇舶表的意大利企业家卡罗•克罗克(Carlo Crocco),自2004年起担任宇舶表董事会主席、Big Bang系列腕表的推动者及“融合的艺术”理念的发起人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以及自2004年起推动宇舶表开疆拓土、并于2012年起担任宇舶表首席执行官的瓜达鲁普,他们都为宇舶表的成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瓜达鲁普是土生土长的瑞士人,从事腕表行业的相关工作至今已有30年,而加入宇舶表则和他的一段个人经历有关。来到宇舶表之前,他曾和一位朋友在一家非常传统的品牌工作,但两人都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多加元化、更具创造力、并愿意不断革新的品牌,直到他们发现了如“睡美人”般的宇舶表。那一年,是2004年,当时宇舶表还是一个声量较小的腕表品牌,但瓜达鲁普却非常愿意留在这里工作,“宇舶表满足我对创意的需求,让我的想法能够完全全全地体现在产品中。于我而言,宇舶表给了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棒的工作经验,即使是在经历了十几年后的今天,它依然是我最宝贵的工作经验。”

寻求创新与突破,是宇舶表一以贯之的制表精神。“创新是宇舶表的不竭动力,没有创新的宇舶表就没有生命力。宇舶表每年都会推出极具革新的腕表,期待通过这些创意将品牌的革新展示给大众。”瓜达鲁普说,“这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需要不断的改良以及研发新的东西。”

在竞争激烈的钟表行业,想要与其他竞争对手抗衡,宇舶就必须做出不一样的举动。当其他顶级腕表品牌与网球、马术等活动结盟时,“年轻”的宇舶充分意识到足球这项人气运动的巨大潜力,做出了一个大胆且极具前瞻性的决定:选择与足球合作。2006年,宇舶表与瑞士国家队达成合作,由此,宇舶开始深耕足球市场,并成为尝试与足球领域进行合作的奢侈品牌先行者。

作为一个普罗大众都关注和热爱的运动项目,牵手足球无疑给宇舶带来了非凡的成绩。品牌以“宇舶爱足球”这句铿锵有力的口号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宇舶表与足球运动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现在,宇舶表与欧洲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欧洲杯(UEFA EURO)及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正式开展合作,还为著名足球俱乐部的合作伙伴(比如切尔西、尤文图斯、阿贾克斯俱乐部),以及世界上收看人数最多的职业联赛——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提供赞助与支持  。

同时,宇舶表携手一众冠军及知名运动员担任品牌大使,以充分诠释了品牌精神。在这数十年间,多位体坛传奇人物纷纷为宇舶站台发声,其中包括“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尤塞恩•博尔特,于1958年获得国际足联世界杯冠军的史上最年轻球员、唯一一位三夺世界杯冠军(随巴西队出战)的球王贝利,以及19岁获得世界杯冠军、两次获得法甲联赛冠军的基利安•姆巴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宇舶表裁判计时牌在2015-2018年度欧冠所有赛事中出现——当第四裁判需要显示比赛加时以及球员替补时间时,这块带有醒目的“HUBLOT”标志的裁判计时牌将被高高举起。通过赛事转播,宇舶表被全球各种屏幕前的数亿观众所看到。这无疑是瓜达鲁普眼中最重要、也是最成功的品牌视觉创新。“之前所推出裁判计时牌让我们体会到了其对于品牌影响力的加持。”瓜达鲁普说,“除了长期合作的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我们还赞助了法国欧洲杯。当然,英超联赛对于宇舶表也十分重要,无论是在英国和中国都有数以万计的粉丝,这对提升品牌知名度有很大的帮助。”

在品牌引以为豪的“融合艺术”中,除了足球之外,宇舶表还借助艺术与音乐领域的合作伙伴,以助力品牌打造非凡的腕表杰作,讲述引人入胜的品牌故事。其中包括传奇乐队Depeche Mode,钢琴大师郎朗,当代雕塑家理查德•奥林斯基(RichardOrlinski),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创始人,刺青艺术家马克西姆•普莱西娅-布奇( Maxime Plescia-Büchi),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谢帕德·费尔雷(Shepard Fairey),日本著名潮流艺术大师村上隆,以及独立意大利创始人、意大利企业家拉普·艾尔坎恩(Lapo Elkann)。这些知名人物均以自己的方式,在各自擅长的领域,鼎力支持宇舶表的蓬勃发展,助力宇舶表在短短40年间发展成为制表业典范。

“这些年我们始终致力于探索将艺术元素转化到腕表上的可能性,”瓜达鲁普解释道,“对于宇舶表而言,相较于出自于名家之手(毕加索或梵高等艺术大师)的作品,当代艺术更容易被呈现在腕表上,因此,其被宇舶表视作最重要的设计元素之一。比如刺青艺术,我们可以直观地将刺青图案还原并融于腕表设计之中,Big Bang Sang Blue II 就是刺青艺术的优质体现。这是一款设计精美、辨识度高且与众不同的时计佳作,所以它在销售上的成功也是意料之中。而基于建筑艺术,我们则能将建筑中所蕴涵的结构美学幻化为腕表设计。这些当代艺术均为我们的腕表设计提供了多维度思考。”

不拘泥过去,只着眼未来

当Z世代的“后浪”成为时下消费市场的主力军,新一代的年轻消费者们,他们更希望传递一种自我价值的表达和个性展现。从制表传统、体育运动精神、赛车、艺术、音乐等不同领域寻求创新灵感,足球的激情,艺术家们的天马行空……宇舶表创造出的独特表款,无疑成为特立独行、标榜自我的年轻群体的最佳选择之一。

瓜达鲁普告诉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宇舶表的客户中年轻人比例非常高。因此,宇舶表非常重视与年轻一代的沟通,并与他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不同于制表行业所坚持的传统制表技艺,宇舶表一直致力于将艺术与制表相融合,将不同材质创新融合,例如碳纤维、陶瓷、蓝宝石等不同材料应用在腕表的制造上。同时,不断推出新款配色来吸引年轻一代的消费者,给他们带去不同于传统腕表的魅力。”

而在与知名艺术家的合作款中,有一款由宇舶表与村上隆联合打造的黑色陶瓷腕表款被年轻一代们津津乐道。这款限量发售200只、名为经典融合系列村上隆腕表,以艺术家标志性的艺术图腾“太阳花”为主题,搭载自制UNICO机芯,并运用独家研发滚珠轴承系统,使得花朵得以旋转,营造特殊立体效果。近600颗黑钻镶嵌于花瓣和花蕊,以精湛制表技艺演绎当代潮流艺术美学,将品牌“融合艺术”的精神诠释得淋漓尽致。

一直以来,瑞士腕表市场均以男表平分天下,而近几年,钟表行业渐渐开始向女性消费者靠拢,宇舶表自然也不例外。在今年1月举办的LVMH钟表周上,宇舶表推出了全新BIG BANG ONE CLICK “一键式”33毫米腕表,为女性准备了多选择性的彩色表带,将晚礼服黑、航海风低调黑、纯白色、亮粉色、天蓝色、红色、宝蓝色、绿色、橙色等缤纷色彩运用其中。该表款更配备了宇舶表专利“一键式”快速更换表带系统,佩戴者只需轻触按键,便可快速更换表带,搭配不同风格的潮流服饰游刃有余。“这款表款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市场的不俗反响,其中将近25%的购买顾客为女性。我们希望能提供更多女性腕表来增加女性市场的占比份额,这也是为什么每年我们都会研发和推出几款女性腕表。”瓜达鲁普希望这一尺寸能够满足更多女性对宇舶表的需求,特别是手腕偏细的亚洲女性,“未来,宇舶表将继续不断地努力创造和女性消费者之间的沟通及合作。”

近两年,数字化从根本上改变着全球经济、金融以及社会的运作。而全球疫情的大爆发加速了消费者线上购物的演进,大部分高端腕表品牌都相信,未来与腕表消费者直接互动变得尤为重要,布局线上和线下直营店的全渠道发展成为未来品牌赢得市场的关键所在。宇舶表同样深谙此道,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宇舶表开始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让其成为宇舶表和年轻一代之间的沟通桥梁。

宇舶表在中国于2020年已借助数字化平台完成了腕表发售及会员服务模式上的屡次创新,譬如通过官方微信发售早于全球其他市场的限量腕表,且仅供微信会员在线购买。这一系列极符合中国独特数字环境的线上推广举措,不仅彰显了宇舶表在数字化进程中,致力于为中国腕表爱好者提供更为便捷、深度和人性化的购物体验;更证明宇舶表在数字领域的不懈创新精神,与对市场的灵活应对能力。

无论是从几个月前开始运营的微信小程序,还是之前在线上平台上限量发售28枚的Big Bang 灵魂系列红色碳纤维腕表,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年轻一代获取资讯以及网络活跃渠道空前丰富,这一举动无疑成功拉近了与Z世代距离,建立良好的品牌归属感和忠诚度。

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与众不同”是瓜达鲁普反复强调的一个词,这也是他希望宇舶表区别于其他传统腕表品牌留给消费者们的印象。未来,宇舶表将继续基于融合艺术的品牌特点,以精湛的制表工艺,通过使用不同材质、设计、机械构造等进行制造和发展。而在其中,瓜达鲁普更希望向全球消费者传递一个重要信息:不拘泥于过去,而是着眼于未来。

声明:品牌之声相关资讯均属创意内容,非福布斯新闻内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