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25亿美元,Uber创始人套现离场,留给孙正义一个烂摊子

超25亿美元,Uber创始人套现离场,留给孙正义一个烂摊子
2019年12月23日 15:08 投资界

作者 | 杨莉

报道 | 投资界PEdaily

没想到,超级独角兽Uber上市后会落到如此下场。

12月23日,根据外媒最新消息,Uber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将出售所持的Uber全部股份,完全退出。事实上自11月6日以来,卡兰尼克已经抛售了绝大多数的公司持股,套现超过25亿美元。

而创始人疯狂套现,只是Uber这半年不愉快经历的冰山一角:上市首日破发,市值跌破700亿美元,目前市值仅有519亿美元;截至9月30日,归属公司的净亏损为11.62亿美元,意味着Uber已经连续6个季度亏损;上市5个月,裁员近1200人。

恐怕连孙正义也不会想到,自己曾经最得意的独角兽,如今会如此惨淡。前有WeWork,后有Uber,这两个超级独角兽神话破灭,对孙正义执掌的软银集团打击不小——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亏损金额约65亿美元。对此,这位声名显赫的大佬罕见地认错,“我在投资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地反省自己。”

罕见的一幕:

创始人疯狂卖股票,套现超25亿美元

2019年11月6日,Uber对内部投资者和早期投资者实施的180天禁售期结束。

据外媒最新报道,Uber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将出售所持的Uber全部股份,完全退出Uber。事实上,禁售期到期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卡兰尼克已经抛售了绝大多数的公司持股,套现超过25亿美元,仅11月就套现近17亿美元。

卡兰尼克“清仓式”减持将Uber的股票价格拉至谷底。11月6日,禁售期正式结束当天,Uber股价遭遇一记重拳,盘中一度跌至25.58美元,较4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超43%,这也是Uber上市以来的股价最低点。

无独有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Uber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也出售了价值约2000万美元的股票。

创始人大肆甩卖股票疯狂套现,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据外媒报道,伦敦城市大学卡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西亚·拉瑟夫表示,无论是曾经任职,还是正在任职,一旦企业的内部人士开始抛售持股,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此外,他还预测市场可能会追随卡兰尼克的脚步。

前任CEO大肆甩卖股票,疯狂套现,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坐不住了。美国东部时间11月6日,达拉·科斯罗萨西在出席活动时表示,Uber与WeWork很不一样。从根本上说,共享出行市场是成规模的,是全球性的,是一门有吸引力的生意,它只会在有竞争的市场中变得更好。

不过,达拉·科斯罗萨西承认,Uber感受到投资者猜测的影响,投资者对未知的高风险的兴趣已经减少。或许正是出于以上担忧,Uber禁售期解禁当月,达拉·科斯罗萨西以每股26.75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5万股Uber股票,价值约670万美元。

“禁售期结束后,股东减持是正常操作,无可厚非。”一位不具名的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更何况,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已经离开Uber。”

但是,该投资人也坦言,股东大量抛售股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Uber的惨淡现状,“虽然不知道创始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大量抛售股票,但是此举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减投资人的信心和热情。”

Uber上市这半年:

裁员1200人,市值不到最高估值的一半

独角兽Uber,堪称共享经济缔造者。2009年,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辍学生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与好友加勒特·坎普,共同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P2P搜索引擎,成立了一家线上打车公司,也就是如今名声大噪的Uber。

自诞生起,Uber就一路高歌猛进,攻城掠地。据企查查数据,投资界记者不完全统计,Uber一共进行了至少15轮融资,背后云集顶级VC/PE机构,累计金额超过150亿元,蔚为壮观。

孙正义率领千亿美元巨无霸“愿景基金”强势入股,更是佐证了Uber的江湖地位。2017年,孙正义正在疯狂扫货,意图将各个赛道的领头羊全部收入囊中。毋庸置疑,作为共享出行巨头,Uber榜上有名。入股遭拒后,孙正义公开警告,如果不接受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就会转投其竞争对手Lyft。最终,Uber迫于形势接受了软银的投资。

这只独角兽迅速壮大,IPO前估值甚至一度超过1200亿美元,仅次于全球最大独角兽蚂蚁金服,风光无限。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Uber上市首日就跌破发行价,报收41.57美元,较IPO发行价45美元下跌约7.6%。截止到12月23日,Uber市值仅为519亿美元,相对比此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腰斩了。

Uber一直自带烧钱属性。自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Uber就身陷亏损泥潭,上市也难解其无法盈利的痛点。根据11月5日Uber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截至9月30日,Uber营收为38.13亿美元,同比增长30%;归属公司的净亏损为11.6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82亿元),同比扩大18%。至此,Uber已经连续6个季度亏损。

Uber内部也开始节衣缩食,控制支出。今年7月,Uber宣布在全球裁员约400人,主要集中在营销团队;9月,Uber又宣布裁员435人,主要针对产品及工程团队;10月,Uber再次宣布裁员350人,主要涉及外卖及自动驾驶汽车部门。这也就意味着,上市5个月,Uber已经裁员近1200人。

流血上市后,Uber的当务之急是实现盈利并重振投资者的信心。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Uber将继续做出取舍,一旦无法在所处市场占据优势地位,就会考虑或出售业务,退出市场。

印度外卖业务UberEats首当其冲。据外媒报道,Uber准备将在印度的外卖业务UberEats出售给Zomato,估值约为4亿美元。疯狂烧钱补贴的模式,使得外卖业务入不敷出。据公司估算,2019年8月至12月,UberEats在印度的业务收入亏损将超1亿美元,迫使Uber急于划上句号。

曾经有多辉煌,如今就有多暗淡。回想上市当日,众多机构对Uber的预测和估算都被现实泼了一盆冷水。如今,表现平平的Uber,股价一直萎靡不振,俨然不再是曾经众人眼中金光闪闪的超级独角兽。

超级独角兽神话破灭

值得所有VC警惕,孙正义罕见地反省

Uber折戟,意味着孙正义最得意的独角兽之一,泡汤了。

11月6日,日本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二季度财报:7月至9月,软银旗下千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的运营亏损达89亿美元;受此影响,软银集团更是遭遇14年以来第一次季度亏损,亏损金额为7040亿日元(约65亿美元)。

矛头直指两笔曾被软银寄予厚望的投资——Uber和WeWork。由于对Uber和WeWork持股价值的降低,导致愿景基金的运营亏损,并且拖累了软银集团。

如今看来,这一笔投资充满着戏剧性。2018年初,Uber身陷泥潭,孙正义率领千亿美元巨无霸愿景基金强势入股,以77亿美元收购了Uber 16.3%的股权。彼时,Uber估值一路飘高,孙正义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曾经激动地表示,又找到了当年投资阿里的感觉。然而如今,Uber市值仅剩下519亿美元,与此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相去甚远,更别说阿里了。

WeWork对于孙正义来说,更是焦头烂额。2019年以来,WeWork估值持续缩水,从年初约470亿美元的估值,悬崖式下降至如今的78亿美元,孙正义及软银集团饱受争议。令人咋舌的是,即便WeWork是“扶不起的阿斗”,孙正义仍旧选择继续接盘。换句话说,软银花了150亿美元,买了一个估值不足80亿美元的公司不到80%的股份。

Uber和WeWork接连遇挫,令愿景基金二期募资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7月,软银宣布推出愿景基金二期,募集金额为1080亿美元。然而,据外媒报道,软银近期完成愿景基金二期初始募资活动,筹集约20亿美元,甚至不及募集目标的零头。

即便是“宇宙终极操盘手”孙正义,也将这一次亏损形容为:“就像台风过境一样,这是我创业以来从没有过的亏损。”

这样的教训,何尝不值得所有VC警惕?面对眼下颇为糟糕的局面,62岁的孙正义,这位极度强势、声名显赫的大佬罕见地在财报发布会上低头了,“我在投资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地反省自己。”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