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明的IP效应

曲艳丽 | 文

睿远基金再度疯狂吸金,一石激起千层浪。

同业颇受刺激,公募基金第一梯队的偏股型规模,也就在两三千亿的水平,睿远一下子就1200亿。

睿远基金经理赵枫,47岁,一路以来的履历:上海中技投资顾问公司任分析师,并先后任鹏华基金研究员,融通基金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投资副总监、专户投资总监。

2014年,与原兴全投资总监王晓明合伙创办私募机构兴聚投资。

2019年10月回归公募,加盟睿远基金公司。

梳理一下赵枫一路以来的业绩表现,真的是tier 1水平的基金经理吗?

1

业绩记录

在所有可考的记录中,赵枫在交银施罗德基金期间的业绩是最辉煌的。

赵枫在十几年前,曾经管理着全市场规模最大的基金:交银精选。

在轰轰烈烈的07/08大牛熊转换中,业绩确实卓然。但是请注意,这已经是2008年的事情了。

当年的交银施罗德,风光无两的是李旭利。李旭利是投资总监,赵枫是投资副总监。

而李旭利最负盛名的、最天才的一面,就是自上而下的判断趋势。

当年,李旭利凭借在宏观研判上的超级敏感度,带领交银施罗德在2008年大熊市中取得了出色的业绩,而今天的市场已非当年的市场了。

近期,赵枫在一次访谈中称,“交银施罗德的风格跟我是不match(匹配)的”。赵枫喜欢的是自下而上的选股。

2014年,赵枫与当年的老同事、原兴全基金的投资总监王晓明一起,创办了兴聚投资。兴聚投资有点吃亏,多只产品成立在2015年的高点。

根据私募排排网数据,赵枫管理的多只产品,像兴聚财富1号就很好,年化收益率有18.24%,也有比较惨淡的像兴福1期,年化收益率1.3%。

这几只产品在去年的业绩都有点普通,不知道还是不是他在管。

我看过赵枫的各类访谈,客观而言,投资理念非常成熟,进退有据。

这个年龄段的基金经理大多如此,注重安全边际,注重现金流,注重企业真实的成长性而不是看趋势。

私募的业绩和持仓轨迹并不透明。与处于同一年龄段的,富国基金朱少醒、中欧基金曹名长、国海富兰克林基金赵晓东等相比,赵枫最大的劣势是缺乏持续完整清晰的业绩记录。

如果这些年他还在公募,他的选股偏好变化的路径是什么?他是否适应当下的市场风格?不知道,还有待观察。应该说,这只产品,也是赵枫重回公募证明自己的起点。

2

基金业顶流

兴聚投资的规模只有数十亿,为什么赵枫到了睿远基金却可以一日吸金1200亿呢?

在海报上打着的“陈光明的睿远基金”,已经是一块金字招牌。

互联网时代,品牌/营销是无比重要的,强者恒强,马太效应。如果基金圈也有流量的概念,那么,陈光明和睿远,已经是基金业顶流。

此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大家都知道,买顶流基金如今是要“限购”的。

募集了1200亿的资金,最终限额60亿,据悉,配售比例是4.9%。佛山一名大户一笔下单了9个亿,认购成功后仅4400万。

配售,确实造成了一定的抢购效果,所有人都知道要配售,所以资金就是不断的加码。

再者,陈光明/东方红/睿远在渠道的口碑很好,渠道是有巨大的辐射力量的。

回到赵枫,虽然他的业绩表现还有待观察,但有陈光明和睿远的背书,就已足够。

把口碑做到极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在投资圈,诱惑太多了,上规模收管理费割韭菜追涨杀跌,有太多的可以堕落的时刻。人要束缚住自己的欲望,是很难的。延迟满足的人,往往会得到更大的奖赏。

行业在洗牌,也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每一个公司、每一个个人都要在意自己的IP/人设。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